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窪海】明天

·八百年不写文应该会有OOC,文笔差劲
·所有不良的相关知识,全都是我胡诌,一点都没有考据
·有好多自己瞎几把编,比如亚莲的过去啥的……
·HAPPY ENDING!!!
·可以的话向下↓

【齐灾 窪海】明天

海藤瞬听到窪谷须跟他告白的时候,脑袋里一片空白。像是电脑直接死机,倒没有显出太多慌乱,届时候他刚刚拒绝了梦原的告白,对面小姑娘不知情绪地哈哈干笑了两声便看不清表情地离开。自动门打开的时候梦原知予和窪谷须亚莲擦身而过,一个出去,一个进来。

被好哥们告白该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亚莲不知道瞬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个不良精神的真男人很难得地感到退缩,说完寥寥几句话以后自动地往外走。一边走他一边骂自己——

妈的,没出息。

窪谷须曾经以为他不会有未来,可能普通的混混还能有所救赎,但他不会。被红白相间的花纹和钢铁装饰得十足夸张的摩托车在大桥上驶过的声音他还记得,国三的时候跟县西部高中的一群下三滥比试飙车,在穿越电车轨道的时候撞毁了防护栏,后车轮落在平整的土地上的时候,发出轰隆隆声响的电车差点绞掉他的头发。

所以从小开始他就当老大,气魄与其说是普通的暴走族,不如说更加贴近于黑道人士。就像照桥心美会被涉谷街上的星探搭肩一样,窪谷须在高一挑了当地大学里的混混团体之后也被人以“加入我们”为名挖掘才能。在那个民风淳朴的县城,有个男人在自己挑赢大学生的当晚就直接敲了家门——配枪、疤痕、黑色的西装,和他老爹认识,最后一点是他拥有了其他选择的唯一缘由。对方走了以后窪谷须亚莲在床上躺着看了一晚上天花板,决定还是离开吧。

真正地跟海藤瞬相识是进入PK学园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放学的路上他看到那个小矮子被一群人架着,倒是熟悉的景象,就是那群架着人的混混段位比自己以前不知道低了多少。其实他也可以就这么走开,或者让站在当口的齐木去帮忙,可是听见那句快点跑的时候,窪谷须还是决定出手。

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海藤已经明白了他的不良少年身份,所以他出手是抱着觉悟的——即使回到从前,没有未来……他这样想。一般人谁会接受不良?接下来就是躲避,孤立,然后自己咬着牙度过这几年,或者就这么回到从前也有可能。但是自己有力量,眼前的同学正在被欺负,他要怎么做!

这时候窪谷须只当海藤瞬是正常朋友,在听到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后充满了感动。不良的世界里老大是一个象征,他不能逃,没有人让他逃,站立在最前线的他是保持士气的关键,知道他实力的人都让他就这么上前,没有人在乎他会不会受伤。他不是不会痛,而是不能痛。

但是海藤瞬知道他的身份,还是让他逃。

但是海藤瞬之后跟他说:“过去怎么样都好。”

但是海藤瞬伸出了他之前还无力地想要保护自己的手:“重要的是现在,还有未来不是吗?”

未来这个词第一次进入窪谷须的理解范围之内,对前方的茫然和不断的隐瞒都变成流逝的云烟就这样散去。比起以前的小弟们,海藤瞬好像更强一点,虽然他刚刚就像个弱鸡,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喜欢和强者相交往的自己似乎还对其挺有好感。

于是窪谷须跟海藤瞬握手的时候用了力,握得对方生疼。这时候刚进入学校,他承认了对方,对方也承认了他。

一开始一切都没有不对劲,窪谷须就只是跟着海藤瞬一起上下学,到了要转弯的十字路口后说再见。瞬是个中二病,他天天念叨着的黑暗组织并不存在,亚莲看着好玩却也不道破,只是在心里自动把对方的话翻译成人话——比如“盟友”就是“挚友”的关系,对吧?

“以后多指教啊,瞬。”

第一次叫对方名字的时候海藤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是肉眼可见的喜悦绽放。他开始握住手臂进一步念叨不明所以的词汇,嘴角上翘里都带着一股子洋洋得意,好像交个朋友对他来说是堪比申报奥运成功的重大喜讯。那时候燃堂没在他俩身边,走在最前面的是齐木,窪谷须不过是盯着海藤这喜悦样儿新鲜地看了一会儿,齐木就走没了踪影。

“齐木怎么不见了?”

“啊齐木!被Dark Reunion掳走了吗!可恶!亚莲,我命你为Rebel counsellor,跟我漆黑之翼一起寻找齐木的踪——”

“喂瞬,看路。”

一辆卡车从拐角处快速驶过去,硬生生切断了声音的海藤被亚莲拎着后领子往后拽,肩膀的骨头直接撞上了对方的胸口。劫后余生的海藤张着嘴也不管Dark Reunion了,窪谷须倒是自在,毕竟比这更惊险刺激的他也经历过。这时候他还不会安慰人,看着坐在地上大喘气的瞬笑了一下。

“你肩膀也太薄了吧,体重多少?”

“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吧!”

齐木在不远的地方自己走回家,他当然知道刚刚差点酿成的事故,但他还莫名挺放松的。远程听着两人的谈话,一直到惯常的路口处才由再见作结——小妖精-1,他琢磨,以后大概能有个人帮他一块照顾海藤了。

等窪谷须知道自己喜欢海藤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年,他不知道瞬在那时候是怎么想的,但他觉得那确实可以被称之为暧昧。

暑假的时候两个人都考了车本,一起上过驾照班的交情莫名的比一起打架的交情来的更深。海藤买了辆轻型的摩托,总之两个人能一起在山路上驰骋飞奔,窪谷须放慢速度骑着,他想把安全帽脱了,因为迎面而来的风吹到脖子上很舒服,他也想让它吹到脸上去。

结果稍微卡壳的动作让在前面领路的窪谷须拐的稍稍有点急,虽然是正常人应该能反映得到的程度,但依旧无法把握重物平衡的瞬一不小心直接冲进了旁边的山林。已经拐到一边去的窪谷须赶紧逆行回到原地推着车下来,然而却意外地发现海藤瞬并没有哭。

“不,草坪很软,摔下来也不……我是说!因为Black·Beat的隐藏力量刚刚稍微解放了一点,所以我能屏蔽关于痛觉的一切信息!”海藤瞬站起来拍拍身上沾着的草叶子,一回头发现自己的车也倒了,后视镜碎了一块,突然又慌得声音都快变了调。

“别大惊小怪嘛瞬,人没事就好。”

窪谷须低下身子来摸了摸手下的土,看向林子的尽远处,这里的路很平整,不知道通向哪里。

他问要不要再往里走一点。

所以一开始提出要再深入一点,再往里面走一点的是他自己。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源于继续走这个提议。窪谷须觉得当时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犯了什么抽风病,相卜命却觉得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的契机。

如果没有这个提议,海藤瞬就不会发现最深处的那片空地。他知道来的路上经过的一家人正在搬家,还算完好的沙发地毯就当废品扔到了一边。谁知道为什么他还保留着小学生孩子的品性,童年时光被他活生生应用到了高中生涯——海藤瞬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他张开双臂,说要做一个对抗Dark Reunion的秘密基地。

窪谷须没有反对——他什么时候对瞬有过反对?除了那个拍的像g///v素///人开头画面一样的youtube小视频——虽然他也觉得这有些无聊,但看着海藤亮晶晶的眼睛还是说了好。这时候海藤瞬的神情就和叫他亚莲的时候一样,得意洋洋的,左脸写着期右脸写着待,这让人要怎么去说出口:呦,别做了,太幼稚了。窪谷须觉得自己暑假也没事情做,不如帮他一个忙,反正瞬自己肯定抬不回厚重的地毯和皮质的沙发,反正自己跟瞬在一起呆着也不会烦躁。

海藤在这时候第一次骗了家长。他拿着手机反复转了好几圈,然后给妈妈打电话说今天要住在朋友家——朋友是好的,成绩还可以的,妈妈您放心吧,我跟他一个补习班的……他打完电话以后看着手机半晌,寻摸刚刚自己的发言有没有漏洞,毕竟自己一说谎就说得磕磕绊绊,十个人里有八个能听得出来。他身后窪谷须又抱回了一个柜子,夕阳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撒下一层金,他就这么流着汗看着海藤乐。窪谷须把眼镜一只腿放在胸口扣子的缝隙里,放好东西后摆手让海藤过来喝饮料:他刚买的,请客!

一天做不好一个秘密基地,但能够做个大致的样子出来。亚莲还想再做个树屋,到时候天热了,他们可以去上头学习,顺便看下面的景色,会特别好看。海藤瞬当时就又一脸灿烂了:“浪漫!——呃,我是说,有树屋这个地方,Dark Reunion在进入我们的秘密基地的时候也会有所混淆……然后我们可以,我们可以用出roman trick……不是浪漫,是roman trick……”

现在天已经黑了,星星三三两两的布在天上,可是他俩看不到。秘密基地有点小,亚莲从便利店买来了毯子,地方却将将只够两人睡。毕竟这里有沙发,有桌子,还有没摆好的柜子和木箱,两个男人要睡觉无法有太大的移动,除非海藤瞬把自己塞进窪谷须亚莲的怀里。但窪谷须却觉得这样不大好——他可以跟齐木睡,可以跟灰吕睡,燃堂也行,都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跟海藤睡觉有些怪,尤其是揉进怀里这种姿势。他觉得海藤太娇小了,自己也许不喜欢潜意识的把他当成弱者,不喜欢潜意识的保护。并且他觉得如果有人来看到的话会误会——他介意和海藤瞬被误会,他不知道为什么。

“我坐在木箱旁边靠着睡就好。”他提议,“瞬休息吧。”

“诶?亚莲辛苦很长时间了吧,躺下睡啊!”

这种回应在窪谷须的预测范围之内,但他无法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他有点担心海藤会介意自己的娇小,也担心海藤会甩着手说:啊被误会啊,确实不大好。

所以他提出了几条不同的建议,比如让对方回家,或者比如自己回家,结果都被反驳了回来。海藤瞬想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在外面骑摩托,造秘密基地,夜宿——不是跟齐木他们,那种是聚会,就我跟你,海藤瞬比划,“击败Dark Reunion的核心力量里联系最为紧密的team。”

窪谷须沉默了一会儿,他心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感觉好像快要萌生出来了,但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这萌生出来的东西像是突然在身体里出现并循环的凉水,在这个夏天里让手指到后颈的感官都变得紧张而鲜明,自己好像很紧张,大脑感觉有些发紧。他有不良少年的本能,他本能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东西,需要压制住,必须压制住。

“地方不够,你可能转个身就直接撞到我肩膀这里。”窪谷须换了种说法,“我今天一身汗味,并且被别人看到应该也不大好。”

海藤瞬琢磨了一会儿,他虽然除了学习以外都不大灵光,但他也知道窪谷须说的撞到肩膀是什么意思,所以他琢磨了一会儿,说拉个警报吧!让Dark Reunion不会入侵到这里!

窪谷须明白他说的话翻译过来是个什么理,抿了抿嘴,抬头笑着说了一声好就开始铺毯子。他觉得快要萌发出来的东西越长越烈了,这东西明明是让一切都变得紧张的凉水,但却撺掇得心里发热。瞬出去买了点易拉罐饮料,打算喝光了用来做警报用,回来的时候敲了敲秘密基地那个有等于没有的帘子门,用低音喊了声“暗号”。

“啊?”

“暗号——”

“不,我们还没对过……”

“lotus——!”

窪谷须觉得自己完了。

那东西压不住了,他想叫海藤瞬别说了,但实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借口,并且阻拦别人做事太过没出息,即使这个人做的事情会让人心跳一百八十迈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作为不良的头头,他从来没害怕过,跟电车擦身而过的时候没有怕,第一次被同学发现身份的时候没有怕,瞬快被卡车撞到的时候,没有……他当时没有怕吗?窪谷须觉得自己想不起来了,他就是感觉自己要完了,满脑子都是这么个念头。不良头子第一次有了弱点,愣是就摊在了这里。他知道这软肋根本不正常也根本不应该存在,不然他会毁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也许以后又会回到没有未来的生活,也许生活会比加入黑道更糟糕,也许毁的不只是他自己,连他的这根软肋也一起被挫骨扬灰——

“亚莲,lotus——”

“……”

“lotus……亚莲,亚莲你懂的吧,诶!那个,就是那个,这个是……”

“ocean!瞬,进来!”

窪谷须还是认了,他第一次跟自己服输,并且只挣扎了仅仅三个英文单词的时间。瞬进来后一脸雀跃地说着他们的同步,以后秘密基地的暗号就定位ocean和lotus了。蓝发的少年一边说着秘密基地的发展一边把上身的衬衫脱掉,用闲置在一旁的矿泉水沾湿了外套干净的部分。

亚莲还处在自我矛盾的状态当中,他问瞬在干什么,洗滑下来的时候被土脏了的衬衫吗?那为什么要只用水沾湿干净的那一部分。他这时候已经把床铺好,比划了一下将将还是能平铺下两人,他觉得自己的睡相还可以,就希望瞬的也还可以,这样一大清早起来不会看到对方的脸窝在自己怀里。海藤这时身上只穿着个黑色小背心,清凉倒是够清凉,并且因为没有干太多体力活,他出人意外的基本没沾什么汗。于是他回应——“亚莲,我帮你擦一下。”

亚莲什么都没说,他就盯着瞬的手。海藤的绷带被沾湿了,但他看起来并不很介意,接着刚刚的话继续往下:“你身上都是汗吧?睡觉这样不舒服。”

窪谷须觉得自己输得彻底,他想直接倒头就睡,也想直接把心掏给海藤瞬让他吓到离开这里就算了,但嘴巴说出的话还是不争气。

“先说我身上很多疤,你不要吓到。”

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骂自己:

妈的,逊爆了。

就像今天骂自己没出息。

现在告白完了,也出了餐厅了。可窪谷须不想回家里,他跟他老爹老妈都摊过了牌,家里人倒是还算开明,但跟小时候不打赢别回来一样,他们叫他回家就必须得是两个人。亚莲其实挺矛盾的,他想把告白藏在肚子里,让它烂掉臭掉也不愿意把它拿出来,但他看到海藤瞬把梦原约到家庭餐厅之后就忍不住,齐木那几年都没有压制住的火山一样的情感濒临爆发,严格想来他其实已经喜欢上了海藤瞬好几年;他想做,想做就希望成功,窪谷须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断往前走的,他应该不会惧怕任何东西,但他现在倒也是有点怕了,自己无所谓,那瞬怎么办,瞬的家里怎么办,他难道还能说自己不怕任何东西吗?

他就在街上游荡,看见有欺负人的人就上去几下收拾掉。他避开燃堂,避开高桥,看见才虎的车熟视无睹地走过,直到齐木来找他,给他带了部手机。他这回是真的看清楚了,齐木用的的确是瞬间移动,他就是超能力者。

“窪谷须。”

齐木带来的手机是黑色的底子配红色火焰的装漆,看上去低调的壳子上有被洗涮过的痕迹。这是亚莲自己的手机,忘在了家庭餐厅,照理说是海藤瞬拿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齐木手里。他接过来打开——反正怎么躲也躲不过超能力者——里面的短信就一个英文单词,看到的时候他心里一紧,对于这封挑战信是迎敌还是遁走仿佛成为他这一生最大的决定。他想问问齐木,但一抬头的时候,对方就消失了。

秘密基地照理说应该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可现在缝缝补补地却还是在那边可怜兮兮地立着,像是流浪汉用报纸和破布搭筑出来的小屋。海藤瞬是站在小屋前头的,不知道是站了多久,他显得好像有些累。窪谷须看到对方的时候还是下意识一愣,这场仗让他难得的紧张,经历了好几次的高二循环他都没有让这种紧张消失。但还是要迎战,不能走了。他对自己念叨,不能走了。

海藤看到窪谷须的时候也很紧张,而且是肉眼可见的紧张,全身都绷紧,像是只受惊的兔子一样鼓着脸,要是有长耳朵非得立起来不可。但他很认真,他是迎面上前的,虽然脸通红,嘴巴也抿得紧紧的,可是他主动往窪谷须这边走了几步——“你好!”

“……瞬。”

窪谷须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但他的身体莫名地开始燥热兴奋,感觉好像是某种目标将近。摩托车不只是越过了电车的轨道,现在好像已经快到了终点线。他觉得自己失望的是不是太早,又发现之前的自己根本不像自己。海藤瞬咬着牙还在自己面前磕磕绊绊,窪谷须感觉对方这种反应是自己所熟悉的,跟面对梦原时不同的。

他上牙碰下牙,左话对不上右话,瞬的语言组织能力一直都可以说很强,这从他的国语成绩和Dark Reunion的设定上就可以看得清楚,但现在却好像没了章法,落得是让人不知该如何理解。“就这种,这种事情很简单,就虽然想了,想了下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但我觉得,我我我我我觉得——”

等到说到可以和喜欢两个词的时候,窪谷须突然一把把对方抱住。海藤瞬今天是最强的了,他发现他当初没有看错,这个用拳头打小混混会发出嘎巴声响的人其实能收服一个不良头子,他抱着对方的身体,愣是有种想哭的感觉。一切的一切终于结束,摩托车也冲向了终点,他想笑,不经意间把海藤瞬抱得紧紧的,直到勒出了叫声。

他就说抱歉,然后把对方的头放在自己颈窝那里,就像是第一次在秘密基地留宿后过后的早上两个人的姿势一样。窪谷须突然想起了很多,从最一开始刚来到PK学园,到认识了海藤瞬,再直到现在——中间发生了很多没想到的事情,比如谁都不知道齐木是个超能力者,谁都不知道齐木他老哥是那么牛逼的存在,也谁都不知道海藤瞬到最后能答应了自己。他把对方的头扣在怀里,因为欣喜而不愿放手,也没太管对方乐意不乐意了。就保持着这么个姿势喃喃,话一句不漏地传到了海藤耳朵里。

“放心吧,有的。”

这话说出来倒是十足的底气,海藤瞬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紧张了,这跟他回应告白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瞬一边说着一边呼噜对方的后背,耳根子却还是红的。

“会有明天的。”

然后我们还会就这样,一直一起。

-END-

作者后记:

要什么后记!!窪海有大组织吗!!啊!!!我快没粮吃饿死啦!!写的超级OOC梦原那么好一妹子还被我炮灰了但是真的!我好饿呀!!只能自己挖肉吃!有没人还萌这西皮啊!lofter私信聊天交换脑洞也好呀!!
结尾收的有点急,凑乎看吧其实在中间就很着急地想要收尾了所以后头写的都有点(……)

评论(10)
热度(42)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