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那些腥风血雨百花缭乱的WGP日常-交换队员篇-5(中-2)

章1 章2 章3 章4 章5上 章5中1 CP观

05.友谊比赛(中-2)

卢奇其实是个好孩子,真的,尽管他总是咒自家队长去死,也针对卡罗在BOSS那里告过状,但他在大战役上还是个听从指挥服从命令的好孩子。RS平日里不需要什么部署,直接提刀上阵抓住一个杀一个,其技术含量和动作利落程度就像宰鱼,一刀子不是剖肚子就是剁头,又爽又简单。可这友情赛的赛道复杂,参赛车辆众多,该说说的还是得简单说说。比如鱼太多了宰哪条啊,大家是一块宰还是分着宰啊。在大型比赛的时候,卡罗偶尔就会提两句,顺便跟手下们斗斗嘴。卢奇对卡罗的态度一直不好,每次听着部署这孩子都会先往地上啐口吐沫再向对方表达不礼貌的问候,问候完了该干嘛也还是干嘛。令人意外的,卡罗其实非常理解这种过嘴瘾的行为,因此除非卢奇骂得太狠,他教育队员时一般都不会把装备栏里的小刀换成板砖——虽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高杀伤力的武器有些掉时髦值。

然而这次却有一些突发事件——在和卡罗的那一次围绕着美国队那点破事儿的简单通讯之后,卢奇的无线电就报销了似的,打开开关只能听见刺啦啦的电流声音。把无线电送去FIMA维修也是无济于事,主办方的检查结果愣是一切安好,搞得卢奇一脸懵逼。

“这我们没办法啊。”FIMA的大叔认认真真地把无线电摆弄了两遍,特别严肃地推回来,“看不出什么问题。”

那是,你们给老子做车检的时候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卢奇把无线电接过来,一边在心里骂一边装得倍儿天真可爱地冲对方喊:“那就没办法了,谢谢叔叔。”这让FIMA的大叔还挺高兴的,一边揉着卢奇猫耳发型中间凹槽的那块一边塞给这黑手党预备役两块浓香丝滑巧克力夹心奶糖。

意大利队狂霸拽的二把手此时那心情是十分微妙!他郁闷中带点兴奋,慌乱中透出些愉悦,虽然单打独斗危险性有些大,但是脱离卡罗自己干一番大事业这事儿他早就想做了。这可再也不用听那个白毛的话缩手缩脚,想宰哪位就宰哪位。比如那个WGP1时害自己插里拔不出来的鹰羽龙,又或者是看上去就很有钱非常让人不爽的德国队小队长——小棕毛站在ARB准备区狂乱的大风中露出一丝微笑,和那边捧着御守一脸惆怅的吉姆形成了鲜明对比。

抱着“那就先会会我们聪明又可爱的小艾吉吧”的心态,到了赛场上以后小卢奇跟着那抹红就往技术赛道走。他的思路很清晰:鹰羽龙,跑太快,ZMC太硬,再说了这团队跑估计里欧这孩子得掺和一脚,稍后再宰;米海尔,跑太快,那车子结构太诡异,再说了这团队跑估计休米叶利阿道夫黑斯拉这护卫团能护一圈,这鱼宰得太艰难,回头再说。那跟他有过明显冲突的除了不用考虑根本宰不赢的星马豪以外,就是美国队那位二把手。关键卢奇也有宰过艾吉这条鱼的经验,这一发他是胜券在握。

可他妈谁知道那联系不上的白毛队长和这小混蛋结组了。

卢奇瞪着眼睛看着艾吉刚上赛道就一加速跟电池不要钱似的往前冲,一点犹豫都没有干脆利落,那轮滑鞋的轱辘滚得再快点能溜出火花。阿东这瞅着倍儿想笑,杵杵身边的立直往那边指了指:“诶你说,这穿少点再加个飘带像不像小哪吒嘿——”

于是他眼睁睁看着艾吉捎带着卡罗这俩人比翼双飞,在技术赛道上用二愣子的直线冲刺和撞墙式转弯打出一片天下,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两个好像是结盟了吧,不过即使RS和NA联手,我们也不会输的。”

小棕毛转头,看着自己旁边曾经new ARB的好队友藤田J,不知道该说什么。那边倒是很从容,对着他露出个温柔体贴的笑,和之前那赛道毁灭者的架势完全不同——J在用自己的方式表示着对被改进版鲨鱼系统惊吓到的小卢奇表示友好。

我们知道,人总是容易对一件事物留下固有印象,并且喜欢用自己的印象去模板化身边的事物。要听说哪个队长干脆利落地把二把手换成自己宿命的对手赛后的朋友那一起跨栏杆喝饮料的小帅哥,顺便把自家赛道资料全部都招呼出去,那这一般不是搞上了就是搞上了,很少有人会去在意这是因为这个队长情商低想来个自我测试啊还是挚友之间的交流调侃;要看着卡罗和艾吉这俩人一前一后往前冲,即使俩人一脸严肃正直,这一般也会理解成是意大利的黑手党拿着刀追杀正义使者可怜兮兮美国少年,不知道点内情的人宁肯理解成这俩在短短的一星期内迅速看对眼成为心之友也不会将其往结盟组队那边靠拢。也许有人说这信服力不强啊,自我观念太重了啊,事态那么具体哪能体现广泛性,那就再说几个:上场就出车祸这是藤吉吉姆还是烈豪兄弟;做菜小能手这是龙哥何望还是欧尼艾吉;EW粉丝多的是叶利休米还是阿道夫黑斯拉。别说事实如此,豪上场也是出过车祸的,再说小艾吉天才少年,学学做菜问题可不大啊——

卢奇就对J有着深刻的固有印象,短时期的友好相处难以扭转他的思维。小棕毛对这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的理解还停留在那屠龙刀似的鲨鱼屏障上,几乎是反射性的,他顿着动作,宁可慢下来也离J远了一段距离。

“卢奇,你干嘛慢下来!吃澳大利亚化肥吃多了吗?”欧尼握着无线电冲卢奇喊,小棕毛这时候在他的左后方,很显眼的位置,足够注意到速度的变化,“你对付不了他吗!”

“卧槽,不知道内情别瞎哔哔行吗!离EVO太近会被腰斩的!腰斩啊——!”卢奇差点没把无线电拽下来,“或者从中间劈开,像汉堡上下两层的面包!”

“……你说什么呢?还想不想赢啊,赛前不来报讯不说现在还发神经。你魔怔了?”

“魔怔什么?我不来讯是因为这玩意儿……”卢奇张张嘴,突然发现自己的无线电能用了,并且质量非常好,甚至能听到欧尼急促的呼吸声。他有些呆愣,握着话筒不知道该说些啥。J看到他这样子笑了下,思考了一下便跟卢奇说明自己的想法。

“……吉姆在最偏的那个赛道。”他冲着卢奇笑了下,“之前我的鲨鱼系统,也一直停不了。”

RS的二把手听着这话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直到风从右边狠戾地吹过,他才想起临离开时握着御守祈祷的吉姆的表情。

那是如同习惯了一般的平和。

***

其实要让Buck Blader降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把电脑分析扔掉推进关掉,不一会儿就能掉到后面去。布雷特脑袋当机以后就没重启过,他路上就那么匀速跑着,和星马烈打招呼,和卢奇打招呼,和藤田J打招呼,和后面的休米叶利打招呼,摆着张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和蔼脸,拍下照片描个线就能放到初中一年级政治课本“我们要团结合作”那一章的正文配图里。

他的排位其实还好,虽然由于赛道的限制不算特别靠前,但也没有落到后面去。小队长眼睛看着车子前面,根据赛道细小的波折谨慎地向卫星传递着信息,耳机里丹尼斯教练声音悠然却又是絮絮叨叨。布雷特知道他是在尽力接受这次比赛注定输掉的事实,可仍然觉得有些烦躁。

为什么无线电就不能设置个忙碌中自动回复呢?布雷特心想,我就设置个“哦”,教练喊过来一句,就自动回复个“哦”过去,最好还有离线自动回复功能,这样我单向掐掉无线电,可那边还不知道,丹尼斯教练训着,电脑哦着,我自由地干自己的事情……

真棒,有利于世界和平。

这份造福人类的想法让老布头儿沉浸于其中难以自拔,这让他坏了很多事儿。比如艾吉暗搓搓退到他身边来,问他话,他就真的整个儿一自动回复了,说啥就一个字儿:“哦”,“哦”,“哦”——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脑袋里已经编好了一串代码,刚给卫星传送完回头就看到小红毛的一张臭脸。

布雷特干脆利落黑掉在他身后大概没多远也就几秒距离的休米的无线电:“嘿,我可爱的休米,他刚都跟我说了什么?”

“队长你好;你跑这里来了啊;好冷淡啊我跟卡罗结盟了你无所谓哦。”休米复述了一遍,顿了顿棒读道,“布雷特,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我作为挚友,一直都不懂。”

老布心说我现在就能告诉你我在想啥,那数据全在我脑子里现在就能背,到时候黑掉EW的电脑,米海尔叫你一次就自动回个哦,叫你一次就自动回个哦,不管他是要和卡罗开趴踢叫你买礼物还是出去玩小虫喂小鸟叫你当梯子,总之都是哦哦哦哦哦哦,从此成就全能管家舒马赫先生,看你还有时间和叶利约会……

“艾吉,你来了啊,我刚刚在做一项有利于人类和平的工作。”布雷特英姿飒爽地跟艾吉解释,摊手,小腰一扭,格外帅气,“等下我把代码发给你吗?作为久别重逢的礼物。”

艾吉摘下墨镜,用难能一见的平淡眼神看了他一眼:“哦。”

***

各个分赛道出口都通往一条宽阔的总跑道,从这里开始便是考研车子冲刺性能的选拔赛,由大型弯道,超长陡坡与最后的直道共同组成这个比赛中最让人振奋的一段路程。卡罗最先从技术赛道的赛道口跑出,一个人带着两台车,红色与黑色组成了短小的车队,如风般向前掠去。

星马豪,米海尔,鹰羽龙是第二梯队,跟卡罗之间也不过几十秒的距离。小王子看到前面跑着的那个小伙子以后拍了拍手,笑得像是要去哪个杂志拍封面。豪正全神贯注地盯着magnum,就被这拍手声猛的吓了一哆嗦。他看看旁边跑着的米海尔,嘿然了一声:“拍什么手,你们eisen wolf又有什么计谋了吗?”

跑在一旁的龙没说话,他脑子里还是刚刚里欧和乔两个人的争夺战,在纷乱中保持着平和的他根本是祛除了杂念,除了往前跑以外什么想法都没了。

米海尔瞥了星马豪一眼,又瞥了一眼跑在前方的卡罗,抬头望望天:“我是有什么计谋呢?”低头看看豪:“你说我有什么计谋呢?”
“……我哪知道?现在只有你一人,连你们最擅长的私奔跑法都没办法用出来。但你要相信,这次的冠军肯定是我们victorys的!第一名也绝对是我星马豪!”
“哦,是这样啊,我明白啦。”米海尔笑得很灿烂,“那eisen wolf就当一回第二名吧,反正我们也没什么想跟主办方要求的。毕竟钱我们也有,闲我们也有,颜我们也有,已经没什么过多的奢望了。”
“这大实话怎么就那么可气呢……”
“那么豪君,请尽情冲刺吧,毕竟你们TRF想要得第一,而我想要你冲刺时的数据。”
“……你说这话我是冲啊是不冲啊……”
“冲吧,很划算了哦,你有想跟主办方提的要求吧,你跟那个铁心老师。”
米海尔声音放低,带着笑意跟那边道:“我作为队长还要组织队伍,于是不能追上你了,放你一马——这可是福利哦。”
“哈?真是抱歉啊米海尔,我不稀罕你的放水,这可有损赛车手的尊严……!”
“安啦,我只是不追你了啊,不管怎样我这边都是这个速度了,你愿意冲就冲,不愿意冲跟我在这里聊天就好。”
“……”
豪看他一眼,舔了舔嘴唇思索了一下,扭头开始加速。
米海尔把手做成C型放在嘴边:“加油哦——”

天空中燕子在飞翔,这春天是要来了。米海尔招了招手后回过神来,挡住了从他车后逼近的那一抹红色。

“让我们来战一场吧!”
“你到底让不让TRF赢!”

从豪的无线电里听了全场实况的烈有些无措:“刚刚给豪的福利呢?”
“福利不给你。”
“到底要干啥啊你!”

红色的sonic左右晃动着,黑色的berg kaiser也左右晃动着,生硬却有效的把一切出路全部封锁。米海尔朝身后一笑:“你们TRF,可以说是我们的宿敌……”
烈看看最前方的卡罗,又看看笑得很诡秘的米海尔,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冲着无线电那头大喊。

“回来!豪!作为亲哥!我要你回来!”

***

“啊,辛苦了。”
“辛苦了,难得你追的那么紧啊,小野狗。今天不做你们TRF的侧翼了?我还以为追上来的会是那个magnum笨蛋,没想到是你啊。”
“……我也是很强的啊。”龙冲着卡罗一笑,“这次的tridagger可是状态大好,给我小心一点吧,卡罗。”
“哼,野狗而已,不足为惧。”

龙和卡罗往前跑着,不过十几秒过后,两人又冲对方同时开口——

“你这怎么带着两辆车?”
“你脸上的口红印子是怎么回事?”

““啊……””

“艾吉?”
“乔?”

“……布雷特?”
“……里欧?”

两人看看对方,又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同时沉默,龙有点不好意思地撇过头,卡罗捣腾了几下无线电,得到的回应是一句哦。

“……”
“……”

“去啊!Tridagger ZMC!”
“上吧!让他们看看我们意大利的跑法,Diospada!如果不想让我鄙视的话就尽情展现你们美国小子的实力吧,Buck Blader!”

两个人,三辆车,齐刷刷的向前跑去,然后齐刷刷的直线冲刺外带撞墙式转弯。

大赛方的评审喝了杯茶:“我觉得。”他扬了扬手,“这回的比赛,技术弯道也许就是个摆设。”

***

TBC.

并没有完结……(。
但是我终于不是半年更了哦!!
虽然字数比以往少又没梗www(你
学会了超链接……最近会慢慢弄比较方便……
大家考试加油啊www下篇估计会真的完结的吧!!!(估计

评论(21)
热度(25)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