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那些腥风血雨百花缭乱的WGP日常-交换队员篇-5(中)

这想起来就抽空写两段的EG,算了算写了小三年了。

写不完了(

顺便这中篇的主旨是:职场恋爱要不得(你住口

最近搞笑力有点弱,可能中篇不是很好玩^p^希望大家吃的开心。


内有CP布艾,且成分非常大,里欧龙乔修罗场有←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05.友谊比赛(中)

 

这次虽说是友谊赛,但赛况依旧是十分的激烈,再加上参加的队伍比较多,起跑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混乱了起来,有几辆稳定性不是很好的车子直接就出了局。这开场看起来确实是有点糟糕,但在最一开始的S型跑道结束后会出现几个岔口,所以也并不很拥挤。从岔口分出来的各个赛道的风格和侧重点都不相同,可长度都是一样,到了最后的交口处一汇合,也没什么公平性上的问题。

 

TRF一如往常,他们选赛道纯粹是凭借车子的特性,这种自由也是他们特有的风格了。龙和豪一马当先直接选了看起来较为平坦且多下坡路的直线型跑道,烈和J则是选择较为考研综合性能的山路,藤吉一个人在技术弯道那里孤零零地跑,而其他有队形侧重的队伍便多是整队一起进入到一个赛道里。

 

布雷特还是想用个队形刷刷时髦值——虽然他也知道这些队形基本都让休米摸透了吧——首先这人得凑齐。他测量着距离,打开无线电挨个儿喊NA的老队员们。

 

“哈玛,第二赛道。”

“乔,走第二赛道——你别盯着鹰羽龙看了,你想跟他打招呼的话可以跑快点追上他到时候随便你们俩聊,我跑完比赛给你去要他电话。”

“米勒……我不怪你你不用道歉,总之等会儿跟着乔走吧——不了我先不跟你说,你嘴太快容易把话秃噜出去。”

“艾吉,目标是第二赛道。你听话,好好听话……咱们这次要拿下一战。我相信你没什么问题。听话啊。”

 

布雷特跟艾吉那儿喊了好几句听话。无线电那边小红毛难得的没有插嘴打诨,似乎很是认真严肃。这认真严肃放在别人身上是好的,可放在艾吉身上就是不正常。布雷特张张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能跟计算机死机了似的迟缓着,往那边喊——

 

 

听话啊。

 

 

老布这样紧张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我们要知道这俩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不可挽回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误会总之很让人尴尬的事情,而那之后他们便再没通信过。布雷特一向完美又冷静,自信和稳重在他身上糅合成别样的魅力,然而即使是他,在这时也不禁有些心慌。

 

他嘱咐完路线后没有挂掉无线电,可等了小五分钟艾吉那儿还是没有回音,整一个儿单线通讯。布雷特又往那边喂了几声,连“命令”这种平时肯定不会出口的词儿都说了,那边却还是十分的任性——我就是不搭理你,怎么着吧,瞬间移动来打我来啊。

 

老布头儿心越来越悬,他暗搓搓想是不是无线电坏了,要不要换线问问其他人。那时候米勒正十分抱有罪恶感地往前愣愣地跑,尤里就在他的前方,带着信任他的队友们和整齐的银狐队队形,即将突入第五赛道。小孩儿心里正郁闷着呢,布雷特突然就接了他的线。

 

“米勒。”

“嗯。”

 

小米勒心情有点不好,声音比平常小了很多,在风里听得不很真切。

 

布雷特着急:“……米勒?”

“啊。”

“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哈?”

“你要是听得到我说话你回应一下,你说点让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的内容的。米勒,你能听得清楚这里吗?”

“队长。”米勒特别认真地回话,“你没犯病吧。”

“……谢谢。”

 

布雷特长舒一口气,把无线电切回艾吉那边儿。

 

他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来让那边放松一下,或者学学休米他们,诱导着小红毛说句话让自己安安心。老布头儿张张嘴,又闭上,显然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能撂下那几个字果断决然脑子放空地关掉了无线电——

 

——你听话啊。

 

这次部署貌似并不成功,如果艾吉不好好服从自己的命令,那胜率会大大降低。

布雷特心里念叨着算计着,想着友谊赛的奖励对NA来说并没什么作用,输了倒也没什么太大损失,最重要的还是交换队员的过程中得到的情报。但他嘴里还是有点犯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难沉静下来。这不符合他的角色设定。

 

他一边跑一边想,稍稍有点发呆。

 

Buck Blader的性能优秀,在这段时间里把后头的人甩了挺远,眼看就要进岔道口儿。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几十秒,也许是一两分钟,老布头儿是觉得自己终于明白这难受劲儿是怎么回事了——他重新接通米勒的无线电。

 

“米勒,你刚刚跟队长说话是什么态度。”

 

这就是他认真思考了两分钟的成果。

 

米勒没回应他,反倒是有些慌乱地冲那边喊:“你先别说这个问题!”

 

“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说的。”

“队长,你有没发现你跑得太快了没省马力?虽然这个问题跟我要说的比起来也不算问题。”

“……你到底要说什么。”

 

那边米勒好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从无线电里能听到他毛衣与外套的摩擦声,感觉上似乎是扭头看向哪里时衣服之间发出的声响。然后便是沉默袭来,大概又是几十秒的寂静无音。米勒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有点抖,他颤悠悠地说:

 

“队长,你抬眼看一下你拐到哪里了。”

 

布雷特这时候走进岔道口儿有一阵了。他抬眼看了一下,卡罗正在自己前方跑着,外套随风一飘还挺好看的。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烈和欧尼正在纠葛,紧后头有个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技·术·赛·道

 

主办方真贴心,说好的直线呢。

 

老布头儿愣了一会儿,老老实实跟米勒低头道歉。

 

“对不起,我走了弯路。”

“你弯的都没边了!不是说一起走直线吗?”

“对不起。”布雷特咬了咬牙,“我的责任。”

 

赛场外丹尼斯教练气得使劲捶了捶桌子,布雷特自当队长就没犯过这种错误。老布看着前面的跑道叹口气——现在也只能这样一直往前跑,到交汇口处再做部署——然而他心里还是有点发苦,不知道是因为走错了路,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

 

休米跟在布雷特后头,心情不是很冷静。他以为自己摸透了NA的所有作战策略,结果布雷特这一步走得却有点超乎他的想象。

“大家小心。”休米开开队内频道,“我不知道布雷特到底要干些什么,他走了条不符合他风格的路……NA可能已经布好了新的局,没准会成为我们最难办的敌人。”

 

他皱着眉头盯着布雷特,想着要不要去套个话。然而这时候那人却又有了新的举动。

布雷特又打开了耳边那个小小的黑色开关。

 

——亚苏特亚又开无线电了,他到底要干什么?从刚才起就一直在部署,这次的局到底有多复杂?

 

休米长呼一口气,挑起一边的嘴角:也许这一次,是一场硬战。

 

***

 

“具体的到交汇口再说吧。在这之前大家先随便跑,实行S计划。”

“……速度至上计划哦。”

“嗯,你们跑快点。”

 

米勒感觉自家队长没救了。

 

***

 

瓦尔不知道自己对里欧是个什么样的感情——当然,不是那种意味上的感情。瓦尔作为Odins的队长,可以说是这一届WGP各队队长中最直的一位。他对队中性感迷人的银发美女珍娜和可爱纯真的小妹玛格丽特都十分的喜欢,在一些不得已的亲密接触,比如说手把手教学之类的时候,也会有脸红,害羞,等一系列纯情男子小学生应该有的反应。他从没想过要把玛格丽特和珍娜性个转什么的——队伍里有个女孩子多好,中和阴阳,养眼养神,跑车的时候也许会遇上什么危险,可爱的女孩子即将掉下山崖,这时候帅气的队长出面,一把把人抱在怀里,然后女孩哭泣,然后感动,然后牵手,然后接吻,然后男女主角就这样堕入情路深渊甜蜜陷阱爱爱爱爱河河河河……

 

瓦尔选择性忽视着玛格丽特和珍娜跟他相差不多的体力值,以及两位小姑娘灵活的身手,在脑内编织着这个年龄段很爱看的言情偶像剧。

 

其实队内的两个女孩子对他并不很感兴趣,感情只停留在队友的层面,于是慢慢的连想象的舞台都开始脆弱起来。Odins就像是另一个TRF,大家都吵吵闹闹,混乱中透着团结。类似于损友的关系让瓦尔实际上很少被夸奖,如同星马烈一样,Odins的小队长在爽朗的笑容背后有着一层淡淡的紧张。不管是在队伍上的,还是在其他条件上的。

 

然而这次的交换队员活动带来了一批新人,里欧就在其中。

这位漂亮的男孩跟瓦尔慢慢的变得很要好,他在夸奖人上十分的擅长,那嘴就像是抹了蜜糖,适当的撒娇也让帅气的队长非常受用。瓦尔,现年十一岁。本来应该是全WGP最直的男性啊——就这么一点点走向了罪恶的深渊。

 

其实直得不能再直的瓦尔平常是不会去主动招惹这一类人的,但里欧一开场就夸他帅气——其实冷静得不能再冷静的瓦尔也不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动摇,但关键里欧不断夸他帅气——其实跟烈属于同一类型的瓦尔对于迷妹很有抵抗力,但关键里欧长得又比绝大部分迷妹都好看——瞧瞧那眼睛鼻子嘴,外搭脸型哦天——曾经对RS内成员的厌恶与对里欧越发高昂的好感纠结在一起,直与弯的道路交替错综,瓦尔这几天活得非常的过山车。

 

这次比赛的时候,里欧就在瓦尔的身旁,毫不掩饰地麻烦新队长带他一程。用气流相互连接着的车子甩也甩不掉,这技巧显然是那个浅蓝发色的帅气少年告诉他的。卡罗——瓦尔心想着——卡罗。

 

“你是没办法搅乱我的哦。”里欧冲有点心烦的瓦尔笑笑,“小帅哥,虽然你已经很酷了。但比较一下,卡罗似乎更加帅气一点——虽然很抱歉,我是外貌协会的,所以我打算听他的了。并且RS,那个属于我的地方,被投入进的情感肯定要比Odins多的多。”

 

“是吗。”瓦尔看着他笑了一下,“那还真是遗憾,我本来还蛮喜欢你的。”

 

“可惜人家不哈你这个类型。”

 

“啊,这都无所谓了,痛痛快快地来跑一场吧。”

 

瓦尔盯着前方的岔道口,脑内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直冲进了第三赛道——这个赛道多是坡路,携着特殊的跑道边沿,易于搅乱气流,破坏车辆的链锁。

他牵动着面部肌肉笑了一下,眼睛向后方看去——

 

 

 

——等等,人呢。

 

***

 

里欧在第二赛道的中路跑着,左边是乔啊右边是龙。他一边笑一边用手指捻了下龙的头发,倒是愉悦的很。

“我果然很喜欢你这个类型的呢。”里欧轻轻地说,他这时候离龙很近,稍稍用手指尖划了下对方的手背,“啊,反正卡罗那边也不是死命令。于是看到你,我就立刻来了呀,东洋的小帅哥。”

“你干什么啊!”乔有点炸,指挥着车子把里欧的神剑号撞到了一边,也不怕被刀子割到。

“哦?女朋友?你那么护着TRF,你们教练知道吗。”

“什么女——我是不是女朋友跟这个又没有关系。再说了你一个男人这样子,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啊,讨厌。这种凶脾气的女孩子没人要哦,与其花费时间在这里跟我发火,还不如把腰上的赘肉减掉去,然后换一个有品位一点的发圈。”

“……可恶,我可不胖啊!龙,你是怎么想的?发圈有很难看吗?”

 

龙抿了半天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修罗场我不要。

 

“……比赛吧。”

他闷头向前冲去。

 

***

 

“喂,玛格丽特,你觉得鹰羽龙和我哪个比较帅。”

“……你怎么了啊,瓦尔。”

“没什么。”Odins的队长忧愁地低下头,“还是你们最好了。”

 

播一条喜报。

跟布雷特正相反的,Odins队长瓦尔从弯道的边沿拐回了正路,他很直,他直得不能再直——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比赛在开场之后便是五条不同的赛道,而基本每一部分赛道都有强队或者让人看好的选手。大赛的转播屏有点不知道该放什么内容,选了一条路线就忽视了其他路线,而全部都缩小窗口放在一起又有些挤。斗士也很头疼,这个场面就和五六个小型比赛全部都同时放送一样,他只能一边翻找着资料,一边随着镜头的变化改变播报的内容。

 

在比赛开始十分钟后,技术赛道区无疑成为了最大的看点。卡罗,布雷特以及烈三队队长都在这个赛道上,而在他们之后则是Eisen Wolf的休米和叶利,Berg Kaiser呈Z字排列,表现出不小的气势,他们似乎还隐藏着实力,也许是在锁定狙击的目标。在这之后的实力型队员也有许多,技术赛道相对稳定的综合性能让大多数万能型以及擅长过弯的车子选择了这条路线。但让人有点出乎意料的,在众强之中,居于第一位是NA Astrorangers的艾吉——他指挥着自己的车子,一脸难得的认真,就这么向交汇口跑去。

 

这出乎意料并不是说他有多弱,只是综合之前的赛绩,很明显的,艾吉·布雷苏比起休米布雷特他们在实力上还有一段难以忽视的差距,而NA Astrorangers的战术也一贯是开头保留马力结尾组团冲刺的模式,像小红毛这样直冲出去的情况基本没有,于是大会给他的镜头也稍稍多了些。丹尼斯教练计算着Buck Blader 2残存的动力,一拍手靠在椅子上,许是干脆把这场胜负放弃了。

 

艾吉其实心里也没底,这开场就使出七八成力道向前冲的愣小伙儿做派是卡罗给他出的招。那白毛在比赛之前一边护养着车子一边就和他说了,直接冲,走综合道,不要顾忌团队,殿后由卡罗来做。

 

“我以前没有那么跑过。”艾吉干脆地回话,“Buck Blader并不很适合冲刺,这次赛程又那么长,最后动力根本就不够……”

“你别开你们那个推进炮不就好了,那破炮能用了你们百分之二十的能量。”卡罗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看他。

“是powerbooster——我们牺牲了百分之二十的动力换来的速度是正常状态下直线状态的2.5倍差不多,一下子就能追上来不小的距离,这不亏。”

“危险度也高吧,你们打个炮也不怕别人搭顺风车。”

“……是powerbooster。”

“总之你听我的。”卡罗坐过身子,直直地看着他,用耳朵靠了下右耳,示意无线电的那件事情,“如果你真的想复仇,那就不要打炮。”

 

要不是被刀戳了千百次有点心理阴影了我早就吐槽你了——艾吉皱着眉头看卡罗。自己以后也没什么嘲笑Eisen Wolf的资格:那边私奔组,这边打炮组,好像是没什么根本上的差异。

 

现在跑着,艾吉也有些心怵,私人恩怨带到赛场上来是一种极不冷静的行为,更何况这样子的做法已经可以说是背叛。布雷特赛前的再三嘱咐他也不是没听见,只是有点不明白该怎么回复,这几天的苦说白了也有自己作的成分,再说了,有事没事踢自己两脚的是卡罗。就算布雷特的无线电作为一个导火索出现,那也改变不了卡罗的主犯地位。队长没什么好怪的,可能是又犯病了。自己却是帮着卡罗打布雷特,静下心来想想,这也真是神逻辑,没治了。

 

但一切都想通了还是槽心,该难受的地方就是难受。找其他理由去搪塞应付也应付不了什么,最终也只能用偏激的手段来发泄。焦躁不安的感觉真的不好受,但小红毛找不到原因在哪里,最后只能随着别人的步伐嘶吼,安静下来想想,自己是被利用的那把枪罢了。

 

啊,再背叛一次呗。

 

听到布雷特的指挥时艾吉没有回应,现在再说些什么不是让那边误会就是让卡罗明晓到自己的反水。聪明的小孩儿有自己的打算,等到汇合口之后还有一条超长的下坡路,在那里他会和队友会合,解释境况,然后像平常一样地开玩笑,接着就是向前。走第二赛道的话——他想,大概是R计划吧。

 

于是他向前跑着,结合着两边的策略——虽然内心还是纠结得像麻团,且毫无头绪。

 

 

 

“……喂,红毛小子。”

“啊?你突然叫我干嘛啊,让我等你吗。”

 

卡罗的声音响得太突然,让艾吉有点犯愣。他之前给卡罗破解了自己无线电的私人频道,这使他们之间的交流更加方便。

意大利的少年好像有点乱,他似乎是咬着后牙,发出牙与牙之间的摩挲声,然后便是一声笑。

 

“你们那个队长想做什么,你们的新战略吗,哼。”

 

艾吉愣了下,指挥卫星给他传输了影像:布雷特刚刚进入综合赛道,在一阵对话过后便有些紧张地向后看看,然后长叹一口气——

 

“NAAstrorangers的战略还真是,你们是又有什么新的武器了吧。无谓的挣扎——选择不擅长的赛道估计也是策略的一部分?”卡罗在那边嗤笑,“看来休米教了他很多啊,我的二把手。”

“不,这和休米没嘛关系。我估计队长走错了。”

“……”

“……他有的时候会犯病。WGP刚开始的时候也去和TRF挑衅,非常的卡罗。”

“小子,别把老子当形容词用。”

“my leader呦,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戴墨镜的leader,到后来都变成TRF boys fan了,整一个儿五叶草,天天往人家队里蹿,跟是别人家的队长一样,搞得我们都很想黑他。你说他这么一个人居然会有一脸卡罗地对豪的时候,这显然就是病状——我们管这叫利达综合症。”

“都说了别拿老子当形容词用。”

“这个不要提,我接着跟你说。利达综合症就是指leader突然做出不谨慎的行为,使其行为超过众人意料。于是leader就不是leader,他变成了利达。”艾吉的声音很严肃,他又重复了一遍:“利达,不是leader。”

 

卡罗觉得自己的智商应该不低,但他还是不很懂。蓝白发色的小酷哥想了想,干干脆脆忽视了这段话,跟艾吉那儿部署着:“你去看看布雷特,有什么情况报回来。咱俩顺位换一下,你殿后,要出岔口的时候我拉你走。”

“诶?我去吗?”艾吉有点慌乱,“你去吧!你长得好看!”

“老子叫你去你就去!这跟长得好看有什么关系!”

“你没发现利达只招惹长得好看的吗?豪啊休米啊叶利啊尤里啊——这他一遇上就浪的没边的这些人啊——”

“快去,再扯皮我就上刀子。”卡罗的声音突然低下来,“你们leader到底怎么回事老子不管,好好把他的情报套过来给我。”

 

“……好吧。”艾吉叹口气,控制着车子减速,慢慢地跟后面的人缩短了距离。

 

“诶对了,是利达,不是leader。”

“不是很懂你们美国人。”卡罗径直吐槽,“一个音节不一样罢了。”

“不一样的东西多了……”

“闭嘴!快去!!”

 

艾吉觉得自己在RS受那么多苦好像真的不能赖布雷特。

 

*TBC*

 

……大家还记得这篇文吗!新年快乐!

我自己都要忘掉了!!(你

以后可能还会开大乱斗的文(微笑)(然后又是三年(。

高三之前会赶紧写完的←

 


评论(17)
热度(21)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