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土方令】你的黑夜是我的白天

()练笔作

lof快长草了放点这两天写的练笔……随便写点东西练练手,练好了就回去更喜剧。

使用着我完全不擅长的正剧口吻(住口
毕竟是练手嘛233333


其实我想的情节还蛮好的,可惜貌似无法驾驭(你

开心的话,就会有系列(你住口


===============================


你的黑夜是我的白天


令喝了一口咖啡,用手指沾着窗沿上的雪水在满是灰尘的桌上写了几个字又擦去。他狭长的眼睛望着自己手指尖,发呆的当儿口钟表的秒针已经滴滴答答地响了七十多个来回。如果说那钟还能走的话,现在时针和分针应该会摆到六点四十的位置,正合天要黑的时节,太阳即从镇外的山头落下。也许只是个习惯性的动作,土方令抬起头后,便敲着指节直接朝那面钟看去,却见繁复的花纹装饰下那表针左右摇摆着发出声音,但是一步都不肯前进了。

这是被荒弃的世界,被上帝沉坠在了人世之外。一年前的夜晚,令如同往常一样从睡梦中醒来,然后这个世界就只余下孤单单的他自己。曾经繁杂的镇子已经不复存在,于短短一夜之间原因不明地消失于沉默之中,没有给人予一丝预兆。不见鲜活生命的世界对于吸血鬼来说大概是致命的,毕竟人们并不知晓这高贵的种族到底愿不愿意随人类的脚步食用土地里还没来得及收成的玉米。但令的的确确就在这个空荡的环境里生活了整一年的时间,而这期间陪伴他的只有教堂后面那一丛漂亮得有点惨淡的白玫瑰。

于是褐色皮肤的夜精灵睁着蓝色的眼睛问令:“你要不要和我去镇子外面的世界生活?”

令摊开双手:“这里是我选择的地方,倒是你又为什么不愿意回来?”

夜精灵是从外面的镇子里跑进这片荒废的世界的,一片树林里他和他曾经共住过的吸血鬼再次相见。土方令在阴森森的教堂后面守着一片花田,顺着J的眼神看到林子外面那世界的灯火阑珊,便提起嘴角笑了下。

“不去。”他把挂在墙后的箭头磨利了,放到了夜精灵的手里,“你回来吧?我不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土方令会那么坚持,毕竟曾经是他选择从黑暗的谷底爬上陆地走进灰色地带的镇子,而现在却又不乐意再往外面前进了。或许他自己还有自己的想法,谁都没办法左右,不管是他曾经的好友,前辈,对手——

土方令是个执拗的吸血鬼。

他在没有人的小镇里漫步着,左脚踩上了积雪右脚踩上了冰,刚刚的那杯咖啡用完了那家咖啡店里最后的一点咖啡豆,于是他也往桌上放了那么几张纸币,虽然已经没有人收。在远处开始微微泛白的时候,令在冬日的寒气里走到了小镇的另一头。他用了整个夜晚的时间从西边走到东边,然后赶着太阳升起的时候,张开翅膀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又飞回了东边的玫瑰园。对于他来说,白天就是黑夜,而黑夜即白天,从窗宣泄而下的日光只能照射在棺材厚重的木板上,就如同月光照在孩童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然后他甩去一身的落雪,闭眼安眠。

单调的日子在没有人的世界里显得愈发无聊,积极向上的人们自我杜撰着无人的镇子里淡淡然的吸血鬼的心情。令盖上棺材板,长发散落在底部一层厚实的玫瑰里,然后他开始迎接梦境。

执拗的吸血鬼连做梦都很执拗。

甫一进梦他便迎来白天,梦里的世界他身上穿着的是银白色的立领制服。铺满敞亮的学园的是那个世界他没办法接触的阳光,但相对的黑暗却也依旧没有散去。自一年前一切都失去的时候他开始做一切都重新启动的梦,梦里的他依旧处于一片灰色之中不受任何人左右。

当清晨的阳光洒入校园,土方令从宿舍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冲田海,那个小个子拿着个四驱车,微笑着冲这边招了招手。令走过去盯着他瞅了一阵,似乎是很不屑似的挑起一边的嘴角笑了笑:“这就是你的新车?”

“它的名字叫Beak Spider,还没有经过测试。”海并不很介意令的笑,闭着眼睛一偏头,依旧保持着有礼的高傲。他挥挥手,漫不经心地提起最近的训练,J的情况,大神博士的疯狂,还有令和源没有成型的车。不经意的毒舌有时候能扎到人心里去,搞得令又有点不甘心了。

现在还不是我出场的时候——他暗暗地想,稍稍皱着眉头——还要再等等,我的车一定是最好的。等它露面便是轰动,给其他并行者留下深刻的齿印,就那样把犬齿插进去……

一天的训练与学习过后他再次睡去,看着灰色的宿舍天花板恍恍惚惚地进了梦境。

然后他便又回到了这个世界。

吸血鬼从玫瑰花瓣中醒来,牙齿微微发酸,像是在叫嚣着要咬些什么。眼皮涩涩的吸血鬼有点模糊:到底哪边是梦呢?

左边的世界里J跳入河中输掉了比赛走入了白色的世界,冲田海把握着蜘蛛王眼睛里隐藏不住那抹子兴奋的光;右边的世界里吸血鬼的牙齿开始生涩,夜精灵看着磨利的箭头暗暗咬着牙。两个世界之间只隔着一层梦境一个眼皮,最后连梦境的界限都模糊不清。土方令把棺材板挪开,看到这个世界的冲田海看着他,脸上的笑比过去的要随和的多。

“我来看看老朋友。”

“再见。”

令重新躺了回去,临闭上眼皮前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骑士过去的刺枪。

不知道我的车会是什么样的。

土方令在大神学园的宿舍里睁开眼。

该催催博士了。

*END*


===================================



*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感觉来……
就是吸血鬼令一做梦就会进入到本篇令的世界作为本篇令生活,但他反正最后都是得选择一个去过
实际上他更喜欢本篇那里,因为大概那里还比较符合他现在中二的个性。然而他不知道后来打完比赛步入WGP大家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其实他也会变回到吸血鬼令这么一个境遇里。
也就是说是
吸血鬼令→做梦→本篇令→做梦→吸血鬼令
这么个奇怪的轮回(

不过最后吸血鬼令没吃的永眠了就会彻底在本篇的世界里生活,作为吸血鬼的这段日子也会被本篇令当成是梦(好乱

评论(4)
热度(14)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