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新的小区里的所有邻居貌似都是熟人-同居伙伴-B

叶休是第一次写,OOC大发。
前三千字里都没有叶利出现()
WGP2就没玩到卡罗出场于是这里不知道设定干脆设成是所有人都对卡罗充满了不相信和嫌弃,除了豪和小王子(快看最终赛他俩对卡罗充满了信任与释然
轻松日常向文的练手。
我这跟另外一个乱七八糟的长篇一样是写着玩的()所以全部都是乱七八糟。
梗有承接前文


同居伙伴(叶休/海卡海/小剧场布艾)

休米是被米海尔一通电话叫到这个充满奇幻神秘色彩的小区来的,跟卡罗卢奇他们不一样,要是说住所的话,他可去的地方多的是。休米·方德尔豪森·冯·舒马赫,从这看起来很方便凑字数的长条名字大概就可以看出来其家族的家大业大金碧辉煌。身处于这个家族中的休米也是一样的高大上充斥着精英贵族的气质,然而再精英贵族豪帅总裁也无法摆脱米海尔这个神奇的魔咒。小王子这个人,有毒,难以抗拒,让人本能地就想去照顾照顾,你看叶利,你看休米,你看卡罗,这群让少女们前仆后继苏苏苏的少年们,都陷入在其泥沼中无法自拔。

米海尔给休米打电话的时候休米正在德国的大宅子里享受难得的假期,具体行为是蹲在草皮上看自己的Berg kaiser顺着车道一圈圈地跑,眼神里充满了惬意与愉悦。然而米海尔的一通电话改变了他悠闲的生活。小王子比休米小两岁,今年十八,在卡罗的地盘——也就是看起来似乎很水深火热的意大利留学。人家其实也没说啥,打电话的时候开开心心的:“休米!”他说,“我现在和卡罗在一个社区住,环境非常不错,要不要过来玩两天?”

休米什么都没get到,他光get到卡罗了——那位WGP里经常拿着个小刀甩啊甩的那位,看起来危险系数很高的,衬衫从来不把肚脐眼以上的扣子系好的淡蓝发色少年。他用带着点不安的语气问那边:“……哦卡罗?那不错。嗯……你——把赖床的毛病改掉了吗?”

“咦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如果起晚卡罗大概会叫我。”

“虽然是一个社区,但是他从另外一户跑过来叫你——私闯民宅?”休米一愣,吓得当时就把Berg kaiser停了提在手里,脑子里环绕着他能帮得上忙的熟悉的人的各种信息,我这么举例您就懂了——听说瓦尔有在做国际警察,能不能请他过来帮个忙。

那边的米海尔显然对休米的疑虑以及不信任有些不满,他的语气瘪了下来,带着点无奈:“卡罗跟我一个房……嗯,其实卡罗人也挺好的,饭菜也是他负责。做的相当好。”他明朗而毫不顾忌对面心情地又补了一句,“我感觉比你好。”

“……我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卡罗现在做什么工作——哦不,上哪个大学?”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上我的学他干他的活儿。实际上人家也挺正经,黑西装打领带,还有一堆好像很服他的下属。”

休米一听这话是一愣,然后就开始发挥德国人的固有思维结合着卡罗这个人的整体印象进行愉悦的联想。您就说这几个关键词:卡罗,黑西装,意大利,一堆下属……这很显然就充斥着危险而让人丝毫无法信任的味道,组合起来在任何国家任何时间地点都有那么股子可怖的味儿。这要搁美国就是戴着黑墨镜身前摆个电脑的反政府黑客——哦不对这更像是布雷特——这要搁德国就是一身军装偏浅发色一脸严肃看起来危险而认真过分到能轻易就触及危险领域——哦不对这更像是叶利……

总之听着就不像是好人!

瞎想着的休米都快磨牙了,米海尔再怎么说也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这出一趟国再丢了伤了哪儿没了,那可怎么办。他把Berg kaiser往盒子里一塞,当时就快步走回屋,把手里头的文件都回传到分公司那儿;明明挺有秩序的人,随手挑了几件衣服也不顾整齐地往行李箱里塞。他右手电话还没挂,就着话筒休米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坚定:“我这就过去,你放心,我这就过去。”他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沉着,显然很是严肃,“你别老跟不了解的人合住,不安全。”

“……休米啊,你是我妈吗。”

“你不是邀我来玩吗?我马上就能到的,你放心好了,我也就是来放松放松,不会多管些别的。”休米也不回应米海尔那茬,在认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接下来的行动后便随手整理整理衣服,嘟一声挂了电话。

那边头儿小王子正趴沙发上看电视呢,听见休米撂电话的声儿一脸的都是微妙与无奈。这时候卡罗正好回来,黑西服打领带,手里提着两提咯油菜。他把塑料袋往厨房一扔,倍儿生气地砸桌子。米海尔愣了下,从沙发背儿探过去盯着厨房里的卡罗看。

“妈的。”小刀哥骂了句,显然很是气愤。他回过身看看似乎有点好奇的米海尔一摊手:“超市又他妈涨价了!”

“你好歹也是个黑手党的consigliere,能不能别老那么居家。”米海尔趴趴着个脸。

“这跟身份有什么关系,节俭是美德,再说那个超市根本就是虚假销售。哼,貌似董事还是个法国佬,在一捆普通的菜上加上高级两个字就变宝贝了,无聊的劣根性。要不是为了大局考虑,我真想让几个人往他的车子上抹黑手印……”

米海尔看着愤愤地还跺着脚爆着粗口的卡罗,倍儿想拉他们那儿的什么boss什么Underboss的过来看看自家选定的参谋。虽然他也知道刀哥这兴许着就是童年阴影过剩使其对现在的美好生活还无法有彻底的适应,但有的时候从另个场面来看也的确是带着点没出息。小王子想了想休米马上也得来,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出现的场景就是厨房占领权大战,他丝毫想象不出一个贵族总裁和一个黑手党参谋的激情碰撞,于是便无趣地叹了口气。

“唉,休米一来,我得有俩妈。”

“你别他妈抱怨了!要不是你我还买什么菜,早聚餐去了。”卡罗把外套一脱,门儿清地洗了洗手把外套系的正正好好。他一挥手,跟掌管江山似的,动作利落又流畅,顺便开了一柜子的刀具,“今儿吃牛肘肉和菜汁面条。”

小王子欢呼:“好!卡罗我喜欢你!会做饭的男人最帅了!”

“是谁刚还抱怨要来俩妈的——”卡罗咬着牙嘟囔着,从下层的冰柜里拿出一大块生肉来。

另外一边,休米在寻找卡罗米海尔之旅上遭遇了重重困难。这位小伙儿来的时候并没有很快的在小区里找到米海尔那栋楼,于是他虽然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优雅,但却在细微的地方绷紧了肌肉,额头上也往外开始冒汗——那是,走了俩小时找不到地方,这是活活迷路了,这能不急吗。孩子正对着手机上的地图呢,就听后头有人叫他。

“休米?好久不见了啊。”

他回头看,一金发蓝眼大小伙子正拎着包杵在那儿,看起来似乎是跟自己很熟的样子。这脸看上去貌似是在哪儿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他张张口,想叫人又叫不出来,想从兜儿里掏名片,但又不合适:人家小伙儿大概就是下楼来遛个弯,还踩着趿拉板儿呐,自己陪着身西装给人家递名片,这场面怎么想怎么诡异。

那趿拉板儿小伙儿看着他这不知所措的样儿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墨镜来,一撸头发一戴上往旁边墙一倚,这全套动作刚做着一半休米就认出来是谁了。他一拍手:“布雷特!你也在这儿?”

“怎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样,自从来了这小区见一个人我得做一套动作,要不然没人认出我。”老布头儿把眼镜收起来,表情看起来很是郁闷。他看看在那儿还站着有点尴尬的休米歪了下头:“来找米海尔?”

“你怎么知道?”

“前两天我去他们家……吃饭的时候听到他们说你最近要来。”布雷特笑了一下,好像是想把这个话题跳过去。但也让人诧异的,老布头儿似乎知道休米找不到路的事情,他很自然地往一个奇怪的方向指了指:“我跟你说,他们家就住那里:A楼3-2。你往那边的假山走,过了两个洞以后左拐进镜子屋,里面有好心人做的标记,沿着地上的绿色荧光走出去以后往右走小道然后再往左再往前一直走过两个岔口然后过桥,之后你会看到一个花草苑,花草苑门口有玫瑰和月季,你分辨一下就好了,认准月季那头儿往另一边跑你能看到有个便利店,之后再去店后头看就能找到米海尔那栋楼。”

休米听完这大长段,跟扣扣自动回复似的面无表情地蹦出一串字儿来,速度简直就是秒回。

“对不起了,麻烦带个路。”

“好,这很正常。”布雷特亮出帅气的笑容,像是赢了一局似的打了个响指,“以后习惯就好。”

实际上休米并没有和卡罗起什么争执。找到楼的时候给他开门的就是面无表情的刀哥——围裙系的非常正统,后面的蝴蝶结对称又整齐,上面还绣着猫呐——登时休米就明白了卡罗这个人的无害性,甚至对于似乎处于同一位置的自己和对方有一种共患难或者说是类似于妈妈和班主任见面的感觉。这位贵族公子哥在探明真相后很有礼貌的向卡罗道歉表示了自己的失礼,并对卡罗对小王子的全天候照顾表示了极大的感谢,拍个板在人家楼上买了个房,就这么住下来了。算是在这里安居的舒马赫总裁过得快快乐乐,顺带又配置了个笔记本儿,在这儿办上公来,想玩就到楼下去找布雷特跑车,饿了去卡罗或龙家蹭饭,日子过得比之前在德国那个空荡荡的大宅子里可是舒服的多。但休米也念叨了,说自己明明挺开心,跟谁玩的都不错,怎么就还是觉得哪儿空的慌呢。

然而这亏空马上就补回来了,其实就是差着一个人。那时节再捯几个小时艾吉就得敲布雷特的屋门儿,白日阳光照得紧,休米正在家听音乐呢叶利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声音里急促着,都没了平常的稳当和温和。

“听说米海尔和卡罗住在一起?”

休米一听就乐了,他的好搭档真的是颇有他当年的风范。他简单和那边交代了一下这个小区住民神奇的分布,米海尔的安全情况以及卡罗的无害性,正觉得没准叶利就这么得回去了,心里还有点落寞着点,结果听着那儿支吾几声——叶利显然是为自己的不冷静有些糯糯,他在嗓子眼里呼噜着声音:“我快到了……”

“到哪儿?”

“……社区。”那边的语调带着点懊悔,休米都能想象到叶利的稍微抿着嘴趴趴着眼睛的表情,“我刚听说事儿就过来了……”

“快到了你就过来一起住吧。”休米声音里带着点笑,然后又稍微挑上去,跟以前和叶利说话的时候一个风格,稍微带着点欺负人却又不似是那么回事,“你来,然后可以跟我住。”

“也可……咦?”

“好久不见了,也好久没一起看过电视了。这里的环境意外的轻松舒适,如若是来这里呆段时间还是能放松一下,我们也许还可以聊聊以前的事儿……”休米一边对电话那头儿带着点缓的说着,一边用空闲的手指腹在Berg kaiser上小小的摩擦,眼睛下垂,在窗帘的背幕里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柔和。

叶利可能是愣了一下,在回答之前有那么十几秒的空隙。回答的时候他的音儿也带着平缓,似乎是诧异后的平复。

“我等下就过去。”

“祝早到。”休米眨眨眼,“不过对你,我这儿就一间房。”

Eisen Wolf这俩,其实情况有点特殊。俩人都是含着金勺儿的少爷,属于上层阶级那一块的,家族又比较近,于是便竹马竹马长起来。当年一起受礼仪训练,然后是一起上学,一起入队,在米海尔没来那时候,这俩就成天腻歪在一块,连带着车都能合个体。别的少爷们玩,都是歌会,舞会,红地毯,去听个音乐,个别作风不是很好的参加个暗趴,挑几个姑娘。米海尔已经算是比较特立独行了,好(四声)个小动物,还待见野生的,没事去森林里带着个口琴招小鸟。叶利和休米这两位更奇特,不干别的,没事光压马路,还并排走,聊天聊得开开心心,一走这就是一天。舒马赫家还想过,要自己家这是个姑娘,干脆许给叶利得了。

事实证明不是姑娘也能许给叶利,听说这告白还是休米先的,搞得叶利红着个脸,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怎么着。他们这什么时候开始的,谁都不知道,等到感觉比较敏锐的布雷特发现的时候,俩人估计都手牵手个一年半了。米海尔明白的更晚,上了中学以后去前辈自租的小房里玩,看着一个房间干净的都像是没人使,而另一个房间摆着个双人床,这当时一下子感觉自己的精神受到了冲击,脑袋当时就迷糊得发了消息开了队内紧急会议。

得,不开没事,这一开是个人都知道这俩怎么着了。休米很坦然,当时就一摊手:“我也没有瞒着你们的意思啊,出去吃饭也好看电影也好合宿也好都跟你们说过,和叶利的亲密举止也从没背地里做过。”铁狼队众人当时都闷着个脸:你们俩打小就手拉手看电影,可我们也不知道你俩啥时候闹一块儿了啊。米海尔想得更多,小王子有点后悔开了会,但似乎叶利休米也不很生气的样子,道个歉也许也行了。他托着自己婴儿肥还没下去的腮,皱着眉头子——这保密工作可得做好——他念叨,队内人知道了没啥,让叔叔他们听说这事儿可就糟糕了。

当然现在舒马赫家和卢登杜夫家都还没发觉这档子事儿,还放开双手让孩子找女朋友去呐!他俩依旧成双入对地到处秀恩爱闪瞎人眼,以前喜欢找他们玩儿的,米海尔也好布雷特也好,都学着读空气,该离得远远的就离得远远的,顺便再把墨镜戴上。

于是休米本来有的那股子空的慌的感觉大概就是被叶利闹得。傍晚去门口迎叶利的时候他就看见这么个人穿着小风衣呆愣愣地往小区里看,怎么还是个以前那副样子,眉眼不用动就是透着严肃,但细看还能找出点子柔和。

“休米。”

发现正慢慢走来的休米,叶利就这么着招了招手,笑得特别好看。

“我来了。”

休米一愣,然后就是回笑,是带着点子皱眉的那种,在逐渐深沉下去的暮光之中显得出一些无奈,或者说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就像是他们一直所拥有的,却又多了些什么。

“你能来,我很开心……”

“是吗。”叶利低下头用脚蹭了蹭地,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带点红,可嘴角还是上翘着的。

“我也是。”

-TBC-(叶休篇完)



附带小剧场(联动布艾篇)

“是这样,我已经找到新房客了,是叶利。虽然他一直在家里闷着,却也没白多少,还是那个样儿应该很好认,回头互相打个招呼。不过啊,说实在的,天也快晚了,也许你过来和我们吃饭估计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去卡罗或者龙家蹭饭吧,不必捎着我们。”

布雷特看到短信的时候,一下子整个人都复杂了,届时他刚跟艾吉出家门,告诉他休米去接新房客这件事儿。

“别这样啊。我这儿新人是艾吉,你认识他,而他也十分想念大家,见个面聊聊天也是好的。我尽量不让他打扰到你们。并且天有点晚,我上来就带着人去蹭饭不合适……个人对这附近餐馆不熟,你可以带我们找个还算可以的餐厅,我们吃我们的你们吃你们的,不影响。”

他发过去以后就发现艾吉正扒在他肩头看短信了,立马把手机关掉放进兜里,跟被女朋友瞧见电话记录的小伙子似的——虽然那个小红毛貌似并不很在意。

没错,艾吉还不知道叶休这档子事儿,要不然能撺掇着去接叶利?这也显得太没眼力见了——他还惦念着给叶利休米介绍点女朋友呐。

布雷特从小就惯着这二把手,顶天了说两句训两句,有什么不过分的要求还是会尽量去帮忙而不去阻拦。比如那个什么私斗啦,比如那个什么跟RS比赛冲动了也不拉着啦——这次也一样,人家不就是想见个朋友嘛,那就见呗。再说了平常跟休米也相处的不错(这俩可是结伴去蹭饭的交情),一些要求对方也能应许着。于是他带着点碰运气似的心理往小区门口那儿走着,直到兜里手机又开始震动开来。他往那儿看一眼,当时就要吐血。

“我们俩先去餐厅了,岔道口的那家法国料理,很不错的选择。氛围舒适环境优美,每桌上都有玫瑰,不顾念情侣的性向问题,只要成双成对的不解释上来就送奶冻,服务也不错。如果没问题的话你和艾吉来吧,我们等待着你。”

“……回去吃牛肉吗?”他一边编着理由一边回头问着自家小红毛,顺带琢磨着要是带人家出去吃麦当劳对方会不会介意——毕竟自己平时不蹭饭就啃的那个。


“休米?”

休米把手机关掉,冲着叶利笑了下:“我们等会儿去吃意大利菜。”

——看这笑,估计是又算计谁了。叶利在心里默念着,然而他并不敢说。



太长了该断则断(你)

可能会有京津口儿方言……
休米大OOC…叶利因为出场没多少所以没怎么偏差我觉得(。
承接上一章,设定里叶休这块知道他们事儿的有烈豪,布雷特,EW全队,以及卡罗;别人都是习惯了他们平时闪瞎人的样儿了……(。
虽然我估计没人看,但总之不要拆逆CPwww
叶休以后还会写,大概就出柜这里会有一条大长线。


下一章篇幅不会再那么长了我也累大家看着也累(你)

评论(12)
热度(18)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