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烈豪】三国藤吉感到了一丝孤独

#本来是豪的生日贺文,但这篇文基本豪就没怎么出现(住口)#
#回归本业##语言粗俗##po主脑子有病#
#有玩弄角色!把他们弄怂或弄哭!受不了的厨可以绕道#
#有恶搞外加烈豪处女作所以大概还是大OOC#(。

到了后来小猴子的口癖去掉了()跟整体风格有点不大对()大家也可以理解成这是藤吉的深沉(

标题简单粗暴↓副CP是龙乔和令J(


【烈豪】三国藤吉感到了一丝孤独



藤吉又被他妹妹嘲讽了,而且这嘲讽不似平常,透着一股子对独身主义者的深切关怀——还不如没有的关怀。

说实话,三国企业的小老板早就已经彻底接受自家妹妹是星马烈脑残粉的事实,有时候还会自暴自弃似的管烈哥要点签名或是戴过的帽子之类的纪念品回去送给千子。这里面原因很多,其中一条也是因为自己对星马烈也服气的很,尤其是WGP开赛后,烈的领导气质简直让人跪下唱征服,在一些决策上果断英明得藤吉都想跟小豪一块深情而真挚地管他叫一声哥。于是千子要是嘲讽他的方式跟往常一样,说“你真是不如小烈哥哥”之类的话,他也就点点头嗯啊是的过去了。

但这回似乎不大一样,这是个家庭聚餐,他妹穿着粉嘟嘟的小裙子上了席。家里人聊天,甭管身份多高,其实就是扯天扯地扯自己。千子作为一个合格的粉丝很快就扯到了烈哥头上,不过这次她也没把自家哥哥跟烈做实力对比。那时介她的脸上是善解人意的担心:“哥哥。”她细细地说,“你跟烈殿和豪殿,是不是关系不那么紧密了?”

藤吉当时没多想,还认为妹妹没嘲讽自己实力挺难得了,后来细一想越想越窝心——最近星马兄弟吃烤鱼不带自己,看电视不带自己,聊天不带自己——貌似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疏远了一些。小猴子心眼有点小,想着想着就想偏了。大夏天的在被窝里窝着哭,第二天醒来床单上的水渍让彦佐差点以为是尿了床。



于是藤吉就想去试探一下,看看千子到底是不是空口瞎说。TRF在每周三和周五的下午训练,中间有两到三次的休息时间。藤吉刚停下Spin Cobra就看到烈豪兄弟携手往土屋研究所的小角落走,看上去亲密无间的样子,于是他摆摆手追上去。

“啊你们要干什么啊?要是上厕所吗gesu?可以加我一个呀!”

“藤,藤吉……!上,上厕所你跟过来干嘛啦!”豪似乎有点吓到似的摆摆手,歪着脑袋乱拒绝着,眼睛往边上飘,像是在想个好理由,“你不要跟过来啦,不要跟过来啦。土屋博士这里的厕所简直脏乱差,不适合你的,还有蟑螂在马桶盖上爬——会飞的那种哦!”

“ge……蟑螂gesu——!哼,你看我是会害怕蟑螂的那种人吗?哼哼,我去和你们一起上厕所吧,我可不想临阵脱逃gesu”藤吉义正言辞。

最后烈豪兄弟还是没有让滕吉陪他们一起上厕所,烈哥摆着张温和的脸拒绝了藤吉的要求,并简单叙述了现在对于他们来说练习才是第一位这是多么重要,最后表明自己和豪只是兄弟亲密实际上并不喜欢成群结队地上厕所这件事情,有论点有论证有论据,光明正大理由充足。豪在旁边听得有点傻,砸吧着嘴还琢磨着就被烈带走了。藤吉也是,听完后晕晕乎乎的去土屋那里打保证,等到再开始训练的时候反应过来星马兄弟貌似没有回来。

“上厕所这时间也太长了吧……”

“诶?厕所?刚才我没看到他们在那里啊。”

坐在一旁的J有点吃惊地说着,这时候藤吉想起来刚才的事儿,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忽悠了。过了大概五分多钟才看到那俩人跑着过来。不知道是从哪儿跑的,可能还离这儿挺远,等到他们跟前儿的时候身上都是汗,豪平常那么好的体力,这会儿脸红的还挺厉害。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刚想起来东西忘拿了回家了一趟!”

虽然烈这么解释了,但藤吉觉得还是有哪儿让人伤感——他们回家一趟可以找自己借车子啊,借直升飞机啊,五分钟往返完全够的!果然是心里没有我了……小猴子暗搓搓地进入了悲情状态。



第一次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是在一个让人有些烦躁的午后,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星马兄弟手拉手拿着钓鱼竿和捕虫盒奔着小池塘边就去了——依旧是谁也没叫,就只他们俩。近几天来这两人的独处行为让每夜都哭晕在被窝的藤吉非常幽怨,干干脆脆地让彦佐扮树扮灯扮太阳地跟踪,全程监控录像转播,转播工具依旧是那个小型飞机上面绑着个摄像头。

藤吉坐在自己家里喝着饮料,旁边的姑娘们露着大白腿为他在室内烧包地撑着伞,前方的三四个大屏幕360°地放着烈豪兄弟一路上来的状况,连头发丝儿上掉了个虫都得特写一下,整个儿就一痴汉斯托卡。第一个屏幕是看烈,第二个屏幕看豪,第三个屏幕看前脸,第四个屏幕看后脸……一墙的屏让人看着就爽快,比看电影还爽快。滕吉很快就忘记自己为嘛要监视他们,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烈帮豪穿鱼饵呢,俩人身形一动突然就进树丛里,连个影儿都没了。

这就好像是看电影正到高潮突然电影院没电一样扫兴,自己都快冲线了赛方宣布比赛暂停一样让人郁闷,花重金定了零件喜气洋洋却被自己父亲扣押下去一样让人不甘。藤吉拍着桌子往那边喊:“彦佐!彦佐呢!”

“我在这里看着,星马兄弟到树丛里去了,是的。”

“我们三国集团的摄像机难道连个小树丛都钻不进去吗!再说你还有小型的装备在身上!进去看看嘛!”

彦佐愣了一下,往小树丛那儿瞥了一眼又马上回头:“藤吉少爷,我想我不能那么做,是的。”

“……为什么不能那么做,连你也不愿意跟我好了吗?”藤吉的声音有点落寞。

彦佐听着少爷这样有点心疼,但又不能真给小猴子实况转播了。再怎么样滕吉今年也还小学没毕业呢,直接给他放基片看貌似不是一个合格的管家该干的事儿。



于是藤吉就这么知道星马兄弟的事儿了,他嘴里一直包不住秘密,但直接去问那俩似乎又不大好。不过现在知道他们俩离得莫名亲近不是因为对自己疏远,心里也放心了很多。小两口的事儿自己多掺和啥嘛,对吧!——藤吉完全没发现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似乎在不知不觉间从直落落的那一长条掰成了比sonic的过弯还圆滑的一个弧。

但毕竟还是有哪里怪怪的,毕竟兄弟,还只差一年……很微妙,真的很微妙。藤吉忍不住唠嗑的嘴,想了想找上了队里看起来最直的男人鹰羽龙。他站在龙后头的时候龙正和乔聊着推特呢,俩人相互秒回简直跟比速度一样互不相让,为此龙哥还特意让J和海教了自己半天怎么快速地使用智能手机以达到迅速回复的目的——这事先放一边不谈——藤吉悠悠地带着点笑得声儿喊龙君的时候着实让认真的龙吓了一大跳,手一抖发过去一长串“あああああ”,看上去效果很是惊人。

“藤吉?你有什么事吗?”龙回头的时候虽然还是平常那个表情,但看起来似乎也还是有些郁闷,藤吉悄悄看了看他手机上乔的回复:快速而准确地回推果然还是我更擅长。——合着还真是比速度。滕吉心说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能把恋爱谈成这样这孩子也是有点可怕。

他咳了一声:“龙君你不要那么严肃,我只是问一个并不紧张而带有虚幻性的问题gesu……你说你会不会跟你弟弟谈恋爱呢?二郎丸那样的。”

“……你是想问烈和豪的事情吗。”龙有点泄劲儿,他这人其实挺敏锐的,但藤吉这个比喻实在是做的不大好,“下回问你就直接问吧,拿二郎丸做比我真的很别扭。”

“诶对对就是烈和豪的事儿——说来龙君你早就知道了啊!”藤吉暗搓搓凑过去,“那你认为,兄弟之间……没问题吗?”

“只要他们愿意就没什么大问题吧,再说烈那种个性应该各方面都会考虑周全,不用太为他们在意其他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们的时候,那我们再出手就可以了。”龙扬扬手,看起来很潇洒的样子,他拿着手机往上滑着看消息记录,“其实以前豪也过来问过我,我也有觉得不妥。那段时间可能我表现的比较明显,烈发觉了过来跟我说明他的想法我才感觉到,这其实没什么问题,是我们太大惊小怪了。”

藤吉半朦胧着点头,感觉全队最年长最稳重的男人的话果然听起来很是有道理而成熟,然而他并没发现龙君似乎已经被烈说服了的事实。小猴子往回溜的时候还在琢磨着这档子事儿,悄悄然间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被他一直认为看起来队内最直的男人再掰弯了一点。



其实知道了也没嘛事儿,看着看着就习惯了,日子也还是一天天在过,生活也一点点在改变。并且藤吉发现,其实在星马兄弟交往之后自己和他们的相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要给人家留点空间——这很容易嘛不是?但是太平淡了也没什么好口味,太久的和平容易让人陷入怠惰之中。不过还好,TRF没有这种情况,豪本身就熊孩子一个,天天出去找外国队的队长们玩,尤其是那个私服开口从二百里外能看到胸部的卡罗,这让烈很是焦躁。然而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概就是因为铁心老师,这个看起来古怪的不行的怪老头,不知是抱着怎么样的心理,又要开试胆大会了。

诶,说错了,不是试胆大会,是高山特别版试胆大会。

这个场地选址好,真的好,在一片巍峨而又荒芜的深山之上,夜里找大道走看见有人出来问路都有种碰见狐仙的玄幻浪漫感觉。龙其实胆子比烈还小点,晚上出来看到场地的时候烈飚着眼泪,而龙是直接腿一软两眼发黑,要不是有弟弟撑着估计当场得晕那儿。

哦对了还有豪,他是白天就晕那儿了。

总之再怎么说试胆还是要进行,五个人外搭二郎丸,分两组,藤吉就分到烈豪兄弟那组去了。小猴子看着他们俩感到一阵痛苦,简直想捂住胸口咳咳两声——你说,人家鹰羽龙那边害怕,有个弟弟在,场子撑起来了自己也就会努努力,再有个J在,适当安抚两句指指路,这试胆也就没那么恐怖了。自己这儿呢,照顾俩病号,还得看他俩秀恩爱,再说这黑漆漆的,他自己也害怕啊。小猴子用他一米一的身高一左一右撑起红蓝两人,顺带听着他俩吵嘴打情骂俏,心里就想了:我这辈子,是离不了这幸运E的属性了。

“豪,你害怕吧…要不要我帮忙支撑一下啊……”

“哼,烈兄贵,我怎么可能……那么软弱……倒是烈兄贵你,一圈都撑不下来…”

藤吉左边挎着不敢往吊桥赛道上看的豪,右边夹着干脆连眼睛都不睁的烈,一边艰难地往前滑行一边安抚路旁的妖魔鬼怪——“本田啊,辛苦你了;宫本啊,回去记得领红包呦”——他就这么一路往前走着。顺带听着兄弟俩互相嘲讽,豪有时候被烈说的急了还会临时忘掉恐高的属性挣扎着往那边凑过去张牙舞爪地要揍烈哥哥,这就使藤吉的前进变得更加艰难。

这还不是最让藤吉郁闷的。让他万般伤感沉默不语的是在一个拐弯处,上面有个破落的山神庙,左右判官开了自在两边,中间的土地神灵半是严肃半是慈祥地微闭着眼睛。他们要在这里放一根蜡烛,以表示自己来过。小猴子端端正正地给土地爷行过礼,正要拖着星马兄弟回去了,山的紧那头就传来一声叫喊很是凄厉,带着点中性的沙哑声音更显悲凉——其实就是龙君。

他这一嗓子喊的藤吉当时也愣了一下,而这时候在门外等着的烈和豪——烈死活都不愿意进那个庙,该认怂时就认怂坚定果断——便是理所当然的被吓得很惨,烈干干脆脆地把豪护在怀里眼角带泪儿地到处瞎瞅,蹲在那儿看着估计是腿软了。他后头是个崖——千米高万米深的那种,正好被抱怀里的豪看了个正着。弟弟爱哭啊,当时也不管面子不面子了,拽着烈哥衣角蹭着眼泪儿,腿一下子也耷拉了,连带着耷拉的还有整个人,干脆软成泥了。

俩人就这样抱那儿哭。烈估计是想起来自己是个哥哥,要为自己的弟弟做出表率,于是他一边呼噜着弟弟后背一边嘟囔着:“我不怕我不怕……我们风雨无阻相互扶持过来……豪也不要怕……我们相互扶持了一路……”

“……呜烈兄贵你放开我……又高又黑的要了命了,烈哥你往前挪点好不好……”

烈不知道是故意啊还是在自己的世界没有听到豪可怜的哀求,他依旧抚摸着豪的后背,丝毫不动窝:“我们能行的。”他像是给自己说也像是给豪说,眼神发空,“我们一路来克服了多少,总不能在这种地方吃鳖。我是哥哥,我要做出表率;在感情方面,我也要护住自己喜欢的人,所以我需要拿出勇气……”

“哇啊啊啊烈兄贵坏掉了……不要箍着我啊这高度好可怕啊……!”

从庙里出来的藤吉就那样和夜色融为一体地看着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星马兄弟,手里握着的蜡烛飘扬着火苗沧桑而悲凉。他一方面对烈如此坦诚地说明自己的感情而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也在思索着等会儿到底要怎么把星马兄弟拖走,毕竟那俩现在正在那儿山无棱天地合呢,找个合适的机会插手进去,也是门技术活。

“再说了,一路上扶持你们的好像是我吧。”藤吉心里暗暗地说着,在一边掰着手指头等着把他们俩拉起来的时机。



现在的烈豪兄弟已经不怎么避讳了,出来进去都拉着小手,除了拥有墨镜的美国队谁都不愿意接近他们。如果有不明真相的车友会或者其他人提出疑问,就以兄弟为借口回答。藤吉现在也很机灵的,只要星马兄弟不叫上他,就不去插手他们之间的事儿。烤鱼——自己烤去吧!聊天——自己聊去吧!打扰情侣被马踢还活该闪的一脸瞎,这自找苦闷的活儿他可不乐意干。

于是今天来到土屋研究所的时候藤吉发现他还是孤单单一个人,整个研究所里除了他就剩下穿着白大褂看着电脑的土屋博士。今儿个不是训练天儿,只是个普通的假日,而那群没有赛车手精神的家伙已经抛弃了训练陷入了甜蜜的陷阱情感的漩涡。烈和豪安定地去看电影,也不知道是什么场次,要是鬼片那就有乐趣了;龙被乔拽去美国队玩BBQ,从早上一直玩到下午,他出色的烹饪手艺估计折服了美国队的所有人,下一次WGP就能不战而胜;而J,这个看上去又清纯又漂亮的孩子跟以前的朋友去逛小花园了,就那个神出鬼没的土方令。

想起土方令藤吉就瘪嘴,不是他心眼小记仇记得牢,关键这土方令跟那次试胆大会也有点关系。龙其实本来还撑的好好的,虽然同手同脚浑身都僵着话也没法说了吧,但那么不顾形象地乱喊这事儿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干的出来的。他们往指定的那片坟头儿走的时候,J听到悠悠的好像有人在叫自己,仨人抬头一看——好么,月亮之上那长发白衣的,土方令在一坟头的树上一呆,显得就那么的带有虚幻的味儿——虚的不像是人间实在的。据知情人士鹰羽二郎丸透露,他哥当时就哭了,愣是被J和令俩人连劝哄带嘲讽了半天才消停。藤吉心说是吗,我在小破庙那儿看了三集情深深雨蒙蒙,乱劲儿其实也差不多。

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带着他们TRF的小天使,就这么去了不知名的小花园了——藤吉心里绕合着不安与寂寞。于是他跟土屋博士问个好就把Spin Cobra放在跑道上看它跑,一脸严肃,看上去苦大仇深,极为认真,竟是透露出点将来社长的高富帅沉稳气质。

“现在藤吉君还能想起来训练,真是太努力了。”土屋看着藤吉,显然很是欣慰,他稍偏着头笑了笑,眼里带着点理解又透着些无可奈何,仿佛是在感叹什么一样的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孩子们还小,喜欢玩玩闹闹,WGP也结束了,他们需要更多点放松。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多来这个研究所跑跑车,练习练习,毕竟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比赛,平常多来也是好的啊。”

藤吉看着他,等着他再说些什么。

果不其然,土屋又接着说了:“现在龙君用的主要都是自己的跑道,烈和豪也总是在大街上就展开比赛了,除了J还有你以外,大家就算是平日练习,也很少再来我这里。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想起以前你们一起在我这儿看着车子绕着轨道一圈圈跑的那个场景,我还真有点怀念。”

藤吉点点头,努力回忆着当年那个烈和豪还是纯洁的兄弟友谊的画面。然而很带有悲情色彩的,他回忆的几个场景里星马兄弟貌似都有点不大对劲——我都被他们带污了。小猴子悲戚戚地叹了口气。

“唉……烈和豪也是……以前只是常在一起开小会,后来兄弟情谊深了其实我挺开心的,但最近他们之间似乎越来越没有我插嘴的地方。并且大家,为什么都是出去,而不是带朋友来土屋研究所这里玩呢?”

我明白,我全都明白啊。

小猴子悲凉地看着土屋,在受到友军的误伤之后,他内心的孤独感更盛了。


-end-


全程有病外加OOC,写完后不敢打上生贺俩字(
结尾非常突兀,因为我不会写了(住口
友军是孤独的土屋和藤吉君

第一次写烈豪请多多关照QWQ大家当恶搞看吧正剧的那个烈哥我完全琢磨不来()为了突出孤独感而强调了下龙乔和令J,结果结尾结的乱七八糟(ry

评论(10)
热度(57)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