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海龙】只是一次普通的相遇

四刷GJC完结庆文()虽然现在WGP都快重刷完了(
正剧向吧,虽然我根本不会写正剧
失踪人口回归预报(住口)
海和龙这个性和心理太难抓了绝对有OOC!认真钻了好几天了我发现我不大懂他俩的想法,尤其是海()

大多数都是原动画场景+脑补
主友情向+箭头向,因为是冷CP推广所以大概哪儿都会发一帖()

其实龙的CP我现在大概变成了海龙和龙乔都能聊一发的那种(。)兄弟也行,各路都可以来和我聊天啊我会小心避开雷点哒!(你




【海龙】只是一次普通的相遇




**只是一个普通的开始**


“您就请放心交给我吧。”
这是冲田海对大神博士说的第一句话,虽然大神这个时候根本什么都没想让他做。


大概是在J倒戈之后的那段日子,大神每天干着测试车子和毁掉车子的无聊循环来打发时间顺带发泄。学校那里他也不多管,只是每天过去看两眼,说说口号,看看之前选出来的孩子们的状态。大神学院内部也有选拔赛,学生们或男或女,穿着那身银灰色的西装制服在体育馆的赛道边上绕着圈跑着。对于这些“输了就是失败”的精英来说,每天除了学习,唯一的快乐大概就是理事长推荐的迷你赛车竞赛,只是跟外界的比赛有点不一样——他们的比赛一直都是战斗性的,比起速度来说,战斗力和韧性更为重要。

冲田海,土方令还有近藤源都是大神早早就看好的孩子,在几次选拔赛之后他就把这三个人叫了出来,许诺给他们人手配备一辆车,并且都是最高级的配置,最先进的技术,攻击力和速度也都会是最棒的。他就像个傻爸爸似的素着脸绕着屋子转着圈,眼里却显然很是开心——“我会给你们最好的。”他说,“我会给你们最好的……然后给土屋那个家伙一个教训!”

冲田海是最早得到车子的一个,为此近藤源和土方令都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然而好东西总要雪藏,在J还是大神主力的时候,海只是在后方战场看着Beak Spider围着赛道绕圈子,然后便是永无止境的测试。倒也不是说对此有不满,但海还是觉得这有些墨迹了。于是滕吉赛失利之时,看着回到实验室气得砸墙毁车跺脚骂土屋的大神博士,他淡定自如地走了过去。

“您就请放心交给我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和善的微笑,语气温和有礼,就像是哪家的少爷,“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虽然还不想那么快就让海出场,可现在能用的人手也没多少了,Beak Spider调整的也不错,也许能给土屋一个下马威呢?大神这么想着,手一挥便同意了海的提议。

“这次J是栽在这两个人手上……星马烈和星马豪。”

还是那个大屏幕,稳当当地摆在实验室的正中央,两边的科研人员调出来烈和豪的头像以及他们的车子,中间放着过往的比赛视频。大神似乎是又想起那天J摔坏遥控器倒戈到土屋那边的事情,狠狠地啧了一声:“我记得你们几个还跟J交往挺深?希望可别像他一样,意志薄弱,奔着敌人的大本营就去了。”

“这我倒是不会,那种肉麻兮兮的友情没办法感染到我。胜利就是一切——这不是您讲的吗?”

“真不愧是我挑出来的孩子!说得好!”大神很是开心,对于他来说海这句话无疑是不会进入对方阵营的一个保证,培养多年的人才流入土屋方的事情也不会再发生——此时他的心情十分愉悦,和海此时的契合使得之后的破裂与对峙都变得像是不存在的妄想。他调出之前的录像,语气舒缓轻快:“你看,这是之前的几次预赛以及选拔赛,星马兄弟都是在前几位,可以说是最棘手的存在。在滕吉赛里,他们换了新开发的双V赛车,速度上了一个档,单纯的气流攻击也很难对他们有影响了……”

“多谢您用心了,可是这些录像我都看过,不劳过多分析。”海瞟了一眼大神,从容地笑着,“并且比起星马豪和星马烈,您可能忽视了更多可能性,这太死板了不是?我就觉得另一个人更加有趣。”

“……有趣不有趣的随你吧,玩的开心就好,但关键的地方还是听我的——先把这烈豪兄弟给做掉,尽量低调些,为后面令和源留出点余地。毕竟对土屋这个人,我还想好好玩玩。”

“是吗?”海拿出自己的Beak Spider,看着上面的花纹,也不往屏幕那里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时候他说话的声音意外的小,像是故意不想让人听到似的,尾音也弱了下来,是特意把那股子气势给退了。他又看了眼大神,笑了下:“我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啊。”

大神什么也没听到,看着屏幕上他视为眼中钉的红蓝二人露出疯狂的笑容。



**只是一个普通的传闻**


“你知道开膛手杰克吗?”
风轮镇的孩子们都互相疑问着,大街小巷里传承着的歌谣像是唱着谁的传说。


鹰羽龙虽然一直在山里跟弟弟过日子,但平常也是会来镇子上买东西上学的。龙在学校里很老实,许多人对他的印象主要都停留在电视或转播或直播的四驱竞赛上。他无冕之王的称号在大家心里烙得极为深刻,于是有什么赛车上的疑惑学生们便会去找他来解答。这次也一样,大家还以为他会对开膛手杰克有比常人更多的了解,结果却发现对方难得的一脸迷茫。

“战斗性赛车吗……伤给我看一下。”

鹰羽龙接过被割伤的车子,刀痕从外壳一直深入到底盘的边沿,短时间内看是维修不好的了。他取过自己的工具箱,一边尝试着修复一边皱眉。给他车子的那个孩子看起来比龙稍高一点,但仍是一脸稚气,他敏锐地发现了龙的表情,急切了起来:“还能修好吗?”他盯着自己的车,眼泪儿都快掉出来了,“那个开膛手杰克……已经让很多人的车彻底坏掉了!”

“还可以修好,但是最好去专业的器材店修,底盘被平削掉一块,一时半会儿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龙冲那边安抚性地挑了挑嘴角,一边看向被弄坏的车子一边接着说下去,“普通的锯齿轮和刀片是没有办法切那么深的……这是什么武器?我之前从来还没有见过。”

“开膛手杰克——风轮镇里都传开了,基本上没几个人的车子是安然无恙的,那辆黑车我们看不到武器在哪里……又神秘又酷,如果它切的不是我的车子就更酷了。”同学摊着单手倚靠着桌子跟龙说着,满脸郁闷,“呐我说龙,你怎么看?”

“很有趣。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他见一面,然后光明正大地打败他。”

“你有这个信心?”

“啊,面对越强的对手Tridagger就越厉害。”龙拿出自己的车放在课桌上,在背景一片赞叹与羡慕声中像是看搭档一样温柔地看着它,“它始终是英雄。”

话不能乱说,词不能乱用,要知道英雄总要有宿敌的。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开膛手杰克正在工厂里肆意地毁坏着公共设施以及星马兄弟的车子,黑泽愤怒地要和他对肛时他愉悦地答应着并按下了工厂压物机的开关。冲田海这个人,仿佛是对胜利毫无挂念而只是执意地要把所有人的车子都开个洞一样的疯狂,然而当他们回头看的时候,又发现这孩子摆着一张温和雅致的笑脸,无辜地带着敬语跟你聊天,有时候又好像是设身处地地为你好似的问一句“那么你要放弃吗?”

这是个疯子啊……烈皱皱眉头。


龙和海第一次正式相遇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谁也不知道海是怎么找到那片轨道,又是怎么找到龙身处的那片地域的,总之他们俩相遇了。

相遇的过程很单调,没什么好说的,就像是惯常的出场一样,最先引人注目的是那架黑乎乎的蜘蛛王,然后才是奔跑着凑过来的冲田海。当时月光很亮,借着银辉能看到车子需要调整的小缺陷,也能看到对方赛车的特点。龙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一层空气的薄膜,又似乎没有,车子上也不见刀,之于仍未和冲田海战斗过的他来说其实并不是很了解Beak Spider的攻击方式。但总之这是出现了,开膛手杰克——就这么出现了。

“你就是传说中的开膛手杰克。”

“明天的比赛,我等着和你较量。”

两人之间的交流并不能说得上友好,只能说是一次决战前的问话。那时刻的氛围实在是有些紧张,龙甚至都稍稍弯身做出了个方便防御的动作,等到安静下来仔细想想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



**只是一次普通的交战**


“夏季赛真无聊,真的,无聊的要命。”
冲田海这么跟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们说着,周围爆发出一阵赞叹与崇拜的喊声——海并不满足。


大神在把海放出去大概一个礼拜差不多的时候就后悔了,之前跟他说的低调行事他完全没当回事,不到几天开膛手杰克的称号就传遍整个镇子;让他给令和源留些余地他也完全没有那个意思,该去找星马兄弟去找星马兄弟,该大闹游乐城大闹游乐城;让他带着点自己的后辈进行比赛他也依旧是我行我素,把同伴的车割了个半残,烧掉整艘船后淡然地要求实况转播,整个就像是个破坏狂一样的扭曲着。对于夏季赛,大神也不是很明白——前期跑的不是安安稳稳挺不错,抽空划两辆车其他时间展现威力给土屋带来了十足的震撼,怎么到了最后就调转回头大开杀戒了呢?

于是他把海带到实验室里开始不知道第多少次的训话,看着眼前小朋友的脸心累的要命。海似乎对他并不很在意,安静静地听他说着,眼神和心神却在其他的地方乱转,猛一下就看到了大神后面的屏幕。

被人找上门来寻仇这种事情,海其实并不惊奇,甚至早做好了心理准备——谁车子被切瓣儿了不难受啊,冤有头债有主,来算账呗。他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那几个人:三国家的少爷,星马兄弟,鹰羽龙……手下败将一堆堆都来了。他想起了本满怀期待却是无聊透顶的夏季赛,不屑地抬了抬嘴角就走了出去,本来对龙的期待算是彻底完了——报仇的事情自己干,别找别人出头。正直的无冕之王?海第一感觉龙是去找了星马兄弟来跟自己跑车,而这种掉价的作风简直有辱他之前的名号。

的确是有辱名号,龙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次来约战的还是他。

海内心出演了一出欲扬先抑的戏码,看着那辆黑漆漆还没来得及涂漆的新车,之前已经有点消逝的对鹰羽龙的兴趣又兴了起来。

“这倒是有意思。”海笑得开开心心,正好顺着大神的说法再和龙较量一次,顺便再毁一次他的新车。不过也是有点可惜了,多好的车啊,还没涂装呢,就又要被毁一次了。海带着点笑,在起跑线那块盯着龙看了看,不过对方似乎也没什么害怕慌张的样子。真可惜啊……海听见自己心里这么说,也不知道是可惜新车还是可惜自己没办法劝降了。

可是到了后来,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用为对方可惜些什么。

如果说夏季赛无聊又没劲,那这次比赛就太有劲了。

海看着自己的Beak Spider的攻击三番五次的落空,或者干脆就像是之前对上Spin Cobra一样根本没有效果,心里很是不好受。一次次强攻想顶开这辆诡异的新车的防护,却只在固执的碰撞中落下几点火星来,甚至比速度都比不过了。随着比赛的进程,两辆车如同黑鹰般相互交织着。冲田海一路赢过来,并没有过处于这等劣势的情况,于是小孩急得连命令式都用上,高喊着自己的野望,狰狞得也像是个人了。

太难看了。

他自己也知道这个事实,然而却停不下来。就像是灵魂脱壳一般,他只能看着从未如此狰狞地笑着的自己不断执着地撞击着,割裂了油桶燃起了火。何止车子,连人都不管不顾了。直到最后龙说了他一句没出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他都没有停下来,赛车是为了破坏还是为了胜利?他自己也小小地疑问着按下了遥控的按钮,看着铲车的出现心里有一阵暴走似的舒畅,可在深处却还有人在低声说着。

太难看了。

但这种难看有让人疯狂的价值,就像是一直站在高处的王者终于看到可相匹的对手,如果没有毁灭就想和对方分个高下。这种激动的心情是冲田海最缺少也最想要的,而这份心情大概也是四驱赛给人带来的最大快乐。过于简单的比赛最终也只是无聊,若是没有加戏便也没有观赏的价值。能让人彻底调动起灵魂的才是最愉悦的赛事,即使是阴谋险略也能做得出来,就算将被指责惩罚也都能放在脑后的这份激情,是最让人兴奋不已的。

然而这份激越在遥控器失手滑落坏掉的时候戛然而止,心情由愉悦的冲动飞升上另一个方向,他之前硬不要大神掺手的Beak Spider正稳稳当当地向铲车跑去,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会粉身碎骨,比曾经的Tridagger还碎裂几分,车壳犹如蜘蛛网一样的破裂,营造出奇怪的美感——他以前希望别人能体会到的美感。之前太难看了一类的话在心里开始盘旋加升,慢慢扯回自己的理智,直到Neo Tridagger撞开Beak Spider的时候,他仍心有余悸地在那里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切。

愉悦。

把不甘与激情混杂在一起,大概就能显现出这个词。冲田海把目光从Beak Spider上移开,转到那辆火纹的新车上,最后看向递给自己车子的人。

“你为什么要救我。”

鹰羽龙。



**只是一次普通的会面**


“请你不要忘记了,能打败Neo Tridagger的,只有Beak Spider。”
“我会记住的。”


夏季赛的预赛还没有让龙感受到那过分的紧张,对于海这个人也是猜疑好奇多于可怕与提防,即使知道了Beak Spider的破坏力,龙也依旧对自己很是自信。他并没有直观地感受到空气刀的伤害,更多的对冲田海的理解还是停留在“像黑泽一样的战斗型赛车手”身上,对待他就用跟豪一样的看法——只要快过对方不被追上就行了。于是他没有像烈一样在车上装一圈甲胄,也没有跟滕吉一样用高纤维新材料重新渡了一个车壳,安安稳稳地跑自己道儿,也算是平安度过了预赛。

虽然也有好胜的心情,但龙并不像别人那么拼命。这次不成就下次再努力,只要对得起自己就足够,也因如此,之前他才干了许多让人看着像是有些犯傻的事儿——只求公平公正然后自己心甘情愿地拿第二名?当个无冕之王?大神那边的人对龙这种行为颇为不解。不过也正是因此,大神并没有对他太多在意,而冲田海则像是执着似的探着他的深浅。在夏季赛的决赛后半场龙还是没有太察觉到海的破坏欲与攻击力,直到对方把车子停下来回转着开始疯狂地屠戮才意识到了不妙。

自己并不是没有提防,只是不知道海会采取这样的行动。最一开始的伤算不了什么,导轮与车壳的一小块被削掉,努努力还是能修好继续跑。于是他蹲下来埋头修车,后头一连串的撞击与哀嚎声形成了背景音,直到冲田海又跑完一大段路,与V-magnum打上了照面,龙才像是要把浑身的力都泄出来一样狠劲地打开开关,顺着海之前的路径直追过去。

夏季赛之前自己与星马兄弟到底算不算朋友,其实龙也说不很清楚。一次又一次的交锋和比赛使他们比起朋友关系更像是对手,较于友情更追逐胜利的荣誉。这也是为什么在他以为车子被偷时对寻求了星马兄弟帮助的二郎丸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满,但如果不是朋友,自己在他们身边却也感受到了太多快乐与温柔——这是友谊的力量吧。然而自己也不能总受着他们的照顾了,再搭上对冲田海的怒火已经燎到了头,干脆就跟Beak Spider硬拼一回。结果就是鹰羽龙终于彻彻底底地领略了Beak Spider的威力,捧着半儿了的车子暗暗难受。

后来的事情慢慢发展着,得到了更强的Neo Tridagger,也跟冲田海报过仇了,与星马兄弟他们,也算是成了挚交。在山上钓鱼做饭管弟弟,平常DIY个赛道,偶尔下山买点东西,龙的生活过的安逸又舒心。闲暇时候他也会去可惜可惜冲田海的才华——这人如果不玩战斗赛车,凭他的本事,龙是真的很想和他做个朋友的——然而更多的时间他还是用在观察新车以及做最后的调整上。

他跟海再见面就是在一次车检过后,他跟朋友们走着回家,经过一个天桥的时候看到倚在那里的冲田海。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曾经不可一世的冲田海到头来还是被大神打压被同伴排挤,只剩下个领路人的作用。鹰羽龙想了想自己要不要说两句话问问是怎么回事,但后来也还是算了——就算是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好来。冲田海就似乎是泄了气似的慢慢往前走着,眉头难得地皱的紧绷绷。对于他们这行人来说很难看到的舒缓的表情也展露在其脸上,这一刻他已经不似之前的锋芒,倒是有点落魄的感觉。

“大家,请和我来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基本就没再说些什么,面对着不冷静的二郎丸与豪的挑衅也只是抿着嘴给了几句简短的回复,口气淡然,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没错,好久不见了呐。”

“……不是Beak Spider跟你们比。”

“有人要见你们。”

这一路上的话比之前他们做敌人的时候说的还少,但那股子氛围慢慢晕散开来,倒是让大家都有些紧张。于是到了最后,他们看到了早早等在公园里的近藤源和土方令——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土方令长得比海还漂亮,又有气质,他像高傲的贵族一样轻轻笑了一下,如同女王打发卒子一般宣布着开膛手杰克的退场。

龙看着这场面,心里啧了声,他大概已经猜到海在那次失败之后的下场如何,也明白了对方现在的处境似乎尴尬又不好受。随着话音落下,冲田海转身准备离去,偶然的一抬头却还是那个表情,雾都夜晚光影刀痕般的凌厉还藏在其心底没有散去。这表情就像是一个简单的过场,谁都没有看到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更单纯地牟着新的敌人较着劲儿。龙那时还盯着近藤源看呢,耳边就传来了海的声音。

“请你不要忘记了,能打败Neo Tridagger的,只有Beak Spider。”

鹰羽龙一愣,转过头去看了看之前并没有太过注意的另一边,海正半笑着等待着他的回复。

“我会记住的。”

于是他也笑着答应了对方。



**只是一个普通的结局**


“……对我来说,意义可大了!”
没多少人能知道这话里的深意,在一片雾气中只有杀人魔明白自己已经开始慢慢把刀收回鞘中。


秋季赛和附加赛是令和源的舞台,冲田海就像是消失似的暂时脱离了观众的视线。跟龙一样,他要把晋级的机会让给己方的其他人,为此Beak Spider必须休息一阵子了。然而还有些其他的理由——跟一直听着博士的话的源不一样,之前的叛逆与反抗在自己输掉那一场私赛后好像都被放大着成为了排挤的理由。虽然同样是比赛的败者,可他的处境却比源更加为难。大神那里不说,就连同期的其他赛车手都瞥着眼睛嘲笑着他。没有参加比赛的况遇被扭曲成“注定会输掉”,也是让人郁闷的紧。

然而在扭曲中那份子渴望更容易被放大。郁郁无事的海在学校里无聊地看着课本,用手指敲着桌子,就又想起那场私赛来了。

虽然这场比赛让自己被摔落被排斥,但却也并没有让人后悔的愤怒与遗憾。现在回想过去,冲田海感觉那让自己疯狂了难看了的私赛是最让人能感受到乐趣的场次,深入于内心的那股子愉悦感也在每每回忆时膨胀又膨胀。鹰羽龙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Tridagger也是可以被视为好对手的车子——他这么想着眯着眼睛往窗户外面看,连身边同学的叫喊声都听不到了。

SGJC的决赛他们再见面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大神这儿来了个从美国回来的女赛车手,样子跟J有几分相像,全美第一的噱头让曾经的败者更便于隐藏。没有人去在意海看到选手名单时有些发亮的眼睛,就连大神也一样。博士指挥着作战,从比赛前一个星期一直到当天都不停嘱咐着,Broken G成为红色的大风车挡住出路,在自己和令奔出去后就像是守路的恶霸一样纵横在赛道上。

海跑出去后回头看看,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远远的能看清那些人无奈又焦急的表情,心里有点奇怪的涩感。土方令余光瞥到自己队友回头稍看着的动作,挑着一边的嘴角笑了一声:“你也这么认为吧。”

“……认为什么?”

“只是这样太没劲了,就这么两个人跑,赢取注定能取得的胜利——没劲的要命。”土方令挑了下眉毛,随着他手臂的动作激光束稍微回收,连带着RayStinger的速度也降了下来。他低下声音向那边问一句:“要等等他们吗?”

“不用等了,他们还没你想的这么弱。”海扬起头回复着,满意地看到了令那张漂亮的脸上带着的明显的诧异。这时候他们已经领先了近百米的距离,连后面人说话的声音都听不到什么了。他回完这一句后就接着跑,怀着期待感,直到听到仿佛紧后方已经咬上来的马达声。

等到你了。

决赛的三幕场次就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舞台,那股子奇怪的愉悦在遇上鹰羽龙以后扩大再扩大,甚至都压过了那份曾经难以放手的破坏欲。团队合作愈发只是像个借口,至少在海这里是这样。土方令是个聪明人,发觉到什么的他并不去过分地强求冲田海——毕竟他还给了个团队合作的理由,这就算小孩有良心了——但也觉得这个队友显得没什么出息。海倒也不怵,你们打你的,我跑我的,很合适嘛。

其实他也不是不知道,空气刀对上ZMC除了火花和碰撞以外无法造成任何损伤,跟重量级的Broken G和拥有ZMC刺枪的RayStinger不一样,Beak Spider更为轻巧而带有技巧性,就像是雾都小巷里的杀手,刀刃顿入身体中切纵开来华丽而又干脆。Neo Tridagger不是寻常的车子,如果说之前的Tridagger是赤裸的凡人之身的话,ZMC无疑是为其上了一层盔甲,普通的刃完全无法突破进去。但冲田海还是近乎于执拗地不断攻击着,像是在证明自己的存在,又像是在掩饰着什么一样。

“你还是死了心,专心地好好比赛。”

“你叫我专心比赛?我有啊,我一直很专心地要干掉Tridagger。”

骗人的——自己也知道什么才能真的干掉Neo Tridagger,其他两辆车都可以,总之不是Beak Spider。海斜睨着那辆带着火纹的黑色车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跟鹰羽龙跑车的时候感觉就是有那种紧张的刺激与愉悦,这仿佛是自己从未有过有希冀的渴望,甚至可以为了这种心情放弃大的输赢。一直落在后面也不会着急,只要能胜过对方就行。

“对我来说,意义可大了!”

能打败Neo Tridagger的,只有Beak Spider。

能战胜鹰羽龙的,也只有冲田海。

放出空气刀的举动让大神安心,也让自己安心。在碰撞中一路向前,海心里感觉自己好像改变了什么,又似乎依旧是原来那副德行,干脆不去理他顺着本能走。没多少人能明白那句话的深意,而他也不指望着别人能明白。开膛手杰克的刀已经不利了,但他还没有退出这个舞台。

然后就是第三场比赛,落魄的枭雄把刀刃收起,在一片雾气中那个杀人魔逝去,留下的刀被牢实地包在了鞘里。



**只是一次普通的相遇**



其实在WGP前,他们还见过一次面。

在决赛过后,两个人之前的芥蒂就已经完全消失。龙对海的执着没有多想,只是为他最后放弃攻击堂堂正正用速度比赛的手法开心了许多,在他的眼里这已经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而不是曾经那个带着冷冽气息难以亲近的敌人了。自然,还是有些愧疚——在Beak Spider被Broken G压碎之后,他就一直想找机会去跟海道谢,然而最后也还是没有。两个人在SGJC后就没了什么交集,风轮镇上关于开膛手杰克的传闻也消逝在时间里。冲田海,近藤源和土方令,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在大家的视线里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大神研究所似乎都移了址,火山口处留下的就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屋子,活动的也只有外面的空调机。

大神可能还会回来的,也许他只是出去旅游了呢?豪曾经猜测过:他也许是去了美国,或者意大利?总之已经被我们打输了怕了吧?就不用管他了嘛!——但事实就是直道WGP大赛过去之后,那个空房子似乎也只是个空房子,其转动的空调机证实着他的作用就是为全球变暖做出卓越的贡献。

在完胜的GJC之后是WGP的开始,鹰羽龙现在要将精力放在更高更远的地方。日常生活也不能落下,每天的采购和家事,偶尔的帮忙和临时工,还有他们这个年龄段必有的学习的苦恼——在这些事情都凑在一起的时候,冲田海的事情也许就可以先放放了。

龙再想起来这件事的时候也是冲田海现身的时候,那日子口儿龙正蹲在河边钓鱼,往鱼钩上钩饵时海的拍肩让他反射性站起来摆了个防御的姿势,看清了人了才安心地把胳膊放下来,饵却干脆掉到了岩石缝儿里。到这河畔来,也不知道冲田海走的是哪条路。龙一向在山上住着,趟过来也得沾一身叶子土,结果看这小孩儿一身银灰色的制服,干干净净的,倒是一点脏都没沾。在龙的心里海一向都很神出鬼没,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条练习的火车道就不知道他是怎么找着的,也就没问他这方面的事儿,直接递给对方一根杆子,俩人一块蹲在河边开始聊天。

“多谢你最后的帮忙。”

“没什么可谢的,能打败Neo Tridagger的,只有Beak Spider。如果在那之前Tridagger被别人打败了,我可是很不甘心的。”

龙看看海的表情,这时候那小孩正往水面上看,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但之前那份戾气却也没了。鹰羽龙其实是个很不擅长挑起话题的人,道过谦以后就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他感觉海似乎是还有什么芥蒂,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干脆不吭声,跟着对方一起在水面上看自制的鱼漂子的浮沉。

“你的车怎么样了。”

在安静中突然蹦出这句话来,显得似乎有点突兀了。海转过头表情认真地看着龙,似乎这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WGP快来了,你们是要去参加的吧——那你的车子怎么样?源之前那一下可不轻。”

“还好,很快就可以修好……比起你来说,我伤的并不重。”

最后一仗打得狼狈又让人后怕,现在想起来都带着点心有余悸的感觉。Broken G的破坏力就像是怒吼的坦克,而近藤源也正如黑魔王一样执意要去扫除一切挡在他前方的人和车子。拥有ZMC车身的Tridagger被削掉了一大块,而Beak Spider是彻底葬身于其下,仿佛堆积在一起的碎片一般看不出原形了。如今大神似乎已经不再管着他的孩子们,令海源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依赖他,然而那种伤却不像是一个人轻易就能修得好的。大神组之间的关系,龙觉得也许并不好,这从那次海带路到公园就能简单的看出来。无法加之援手的博士,内部关系冰冷的伙伴,以及坏掉的车子——龙在愧疚中含着点感动。

但估计海不会让自己插手于改装车辆之中,毕竟大神的黑科技里面含着不少秘密,若是让外人帮忙看透了,也就不好了。于是龙还想再说些什么,比如问候一下现在海的境况如何,或者干脆邀他在自己这儿吃午饭。将将张嘴就看到冲田海站起身来呼了口气,脸上的表情舒缓了很多,看上去确是要回去了。

“你这就走吗?”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办,毕竟我也不甘心就这样退场。”海笑了笑,“不过请放心吧,我应该不会再装上空气刀了。开膛手杰克的名号……该散就散了吧。”

“是吗,你也有自己的打算啊。”鹰羽龙听这话里,Beak Spider似乎是可以修复好,或者说连空气刀都能卸掉了,心里放松了很多。他看看冲田海,扬了下眉毛,显得挺高兴:“呐,海——什么时候就过来吧,有机会我们再跑一场。Tridagger和Beak Spider,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比试过呢。”

“……好啊。”冲田海小小地顿了下,再抬头的时候是个凌厉中夹着柔的表情,不像以前打战斗赛时候的步步紧逼,仿佛透着什么决定一般。

“在我打赢你之前,你可不许输啊,龙。”


-END-


我其实没想写这么长的……但习惯性流水账(
意识到写太多了当下该断则断!()于是结尾变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吧我虽然磨了挺久……但人物个性还是不怎么会把握。_(:з」∠)_
如果OOC太过分了对不起QWQ

评论
热度(8)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