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EG/闷雷/四驱】四队队长的交流探讨

在微博上po完忘记来这里放了。

以前的脑洞,大概就布雷特的都市传说进行一系列讨论的相声体。
无CP无CP,阿央这里一直推的是布艾烈豪卡海所以可能有些这方面的感觉但实际上还是无CP

OOC大发,虽然很努力EG了但依旧一点都不搞笑()练手作()




四队队长深入交流探讨会议

烈:大家开始吧。

米:开始什么啊,说交流探讨实际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车子的性能改进方向吗?

烈:会涉及各队机密的吧,并且有的改进的东西知道了也没什么大用。

卡:哼。

烈:你别那么敏感,布雷特那平射炮安我那车上有用吗,拐弯的时候我高喊一句power booster on……

布:你那车估计就没了。

米:弯道王子变成了全垒打王子。

卡:……那四个队长凑一起要说什么?不介意的话我先走了算了,你们自己慢慢聊吧。

米:应该就是话家常吧(笑)

卡:果然——小孩子们自己快乐地交流吧,我先回去了,再见。

米:再见咯,不送。

烈:那我们先从布雷特为什么大热天穿皮夹克开始说起。

布:……你又回来了呐。

卡:对于这个问题,老子觉得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值得听的成分。

米:没办法啊,布雷特是个身负了三大都市传说的男人。

布:哪三个?我自己都不知道。

米:夏天的红色皮夹克,毛领大长裤;无限墨镜制,那个男人的眼睛是邪王真眼还是镭射起源;神秘的JOJO立,离不开栏杆的美国队。

烈:嗯,就布雷特这个人开始谈起我觉得我们的会议内容会变得无比充实。

布:……卡罗,你干嘛拉开椅子坐下了,你不是要走吗。

卡:别误会了,也许从那些奇怪的传闻中可以知道你的弱点呢?美国队队长。

米:放心吧,他就是好奇。

烈:到底也是同龄的小孩啊,我懂的卡罗,今年我和你同岁呢。

卡:哼,我跟你们可不一样,老子——

烈:好那我们开始会议。

卡:……

米:说来大夏天毛领长裤红色皮夹克这我一直很不理解,就算布雷特内分泌失调感受不到温度的参差吧,这配置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也得洗三次澡,不然不会一股咸鱼味儿吗。

布:……虽然知道你大概没有恶意,但我还是希望你下次能不这么用词。

烈:洗三次澡的那是静香吧。

卡:静香?

米:没有童年的孩子啊……

布:其实夹克的布料很薄的,perfect,就一层超透气。

卡:你这话说得跟球鞋还是卫○巾一样。

烈:夹克先放一边,毛领子大长裤,怎么想夏天这个配置都不对吧。

布:你先告诉我什么是夏天的标准配置。

米:大概和卡罗一样。

布:肚脐以上的扣子不系的那种我驾驭不来。

卡:……

烈:也不用那么凉快,你们队其他人穿的就很符合时令啊,比如艾吉,管豪叫baby的那个,看上去很男女通吃的那个,熊的让我感到了一丝欣慰的那个。

布:我知道是谁你不用那么细致描述……

米:还有乔穿的也很正常啊,貌似很痴汉鹰羽龙的那个,后来管教授要对方住址不知道是要摸过去干什么的那个。

布:……你们不用补充那么多有的没的内容的我知道是谁,这样子总觉得我们队很奇怪一样。

卡:啊对了……

布:能别说了吗。

卡:……我说什么了……老子想说官方貌似出过你在树下睡觉那个海报看上去穿的挺清凉想帮你平反来着,然后你他妈一个字不听就让我闭嘴!

米:条件反射吧,然后你长得就不像好人呐。

烈:哈哈……不过说的也是,卡罗你别老那副表情怪凶的。

布:……卡罗,我在这里跟你道歉。不过我想我同意米海尔。

卡:……前半句?

布:其实我也是感觉那身比较帅本身又耐暑罢了,说实话我不像乔和艾吉那样子好动,一般都在空地看着他们玩,心静自然凉。况且我来日本就带了这么一身衣服。

卡:……小少爷你不回答我吗?

烈:只带了一身衣服是重点吧,不能买吗。

卡:你也无视我吗?你不是东道主吗?有基本的礼貌的话就不要无视我吧。

布:日本这里的衣服远看过去都星马兄弟鹰羽龙这种穿着风格的,我觉得我难以驾驭。

米:你把墨镜摘了就好驾驭了我觉得……

布: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等下我再告诉你们。

卡:……美国队的小少爷,你多高。

布:154,怎么了?

卡:啧这时候就听得到老子说话……欧尼和你一个身高的体型也差不多,老子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借一……

布:抱歉算了。

卡:至少听人说完话啊!

米:欧尼的风格布雷特就算把墨镜摘了也不能驾驭吧。

烈:欧尼?是对龙很感兴趣的那个吗?

布:那是里欧,对乔很感兴趣的那个是欧尼。

米:嗯,卡罗,你对谁很感兴趣?

卡:我居然坐在这儿跟你们说这些话题,我真是疯了……

米:风?

烈:卡罗,豪是TRF的财产神圣不能侵犯。

卡:谁要侵犯他——再说了风就是豪?你们俩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烈:哈哈开个玩笑。

卡:你哈哈个屁。

米:那下一个话题,布雷特的墨镜之谜。

布:这个其实不只是墨镜。

米:难道说封印着什么东西。

烈:你奇怪的动画看多了。

卡:是小型电脑吧,我针对这方面还细致分析过。

布:perfect!这墨镜其实是个微型电脑,可以和卫星以及小队内部的研究电脑相连接,及时反映比赛讯息与分析战报,与车子内部的芯片也有联系——

米:可是你白天没事的时候也戴着。

烈:你们队伍的人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会摘下墨镜,但我们却从来没见过你的眼睛来着。

布:……是啊,他们摘下墨镜,毫无顾虑地玩着,偶尔约个私斗什么的,成群结队地骗队长。

米:哇我们是不是戳到了不好的点……

布:我得去收拾烂摊子,得随时随地以队员为先。那群小混蛋,自己犯错了还不能打不能骂。乔已经算好了,米勒比我还能说,艾吉……连撒泼带打滚,从训练场这头滚到那头,晚上熬夜写报告以为他能安静点,半夜把我推起来非得读给我听。结果私斗要是输了教练还赖我,我能不随时戴着点这玩意儿以备突发情况嘛——再说了也挺帅的。

烈:其实大家都挺苦……我们队最熊的一个是我亲弟弟另一个就是三国,任性了还不能总说,三国的妹妹是我的克星而我的弟弟真的很爱哭。自从上次跟RS跑车我打了他一巴掌以后我也对他挺愧疚,非常愧疚,不怎么想说他了,心疼——都是卡罗的错。

卡:……怎么又赖我?

米:追根究底其实就是赖你,不服憋着。

卡:……我倒觉得管队员其实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肯下狠手他们就会听话。

布:怎么下狠手?我都让艾吉写一万五千字检查了,他是写,写完半夜两点把我推醒给我念,念错一个单词就重新念,死也要拖个垫背的……

卡:很简单,你看,你就随身带把刀——

米:布雷特烈你们俩都别听他的,用这法儿回头艾吉和豪手拉手离家出走了。这倒好,也是红蓝——

烈:我虽然知道你并没什么恶意,但真得很希望你能换一下用词。

布:换下个话题吧我还是没法那么狠……诶对了卡罗,你们之前针对我们队的电脑进行了分析,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也想听听——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的。

卡:没什么不方便啊,死亡之舞硬戳,挺管用的,最后赢了。

布:……

烈:下个话题吧,感觉越来越尴尬了。

米:那下个话题就是都市传说之三,倚栏杆——说来前两个话题结果都是觉得帅所以这么干了啊。

烈:这个大概也差不多吧,然而跟前面不同的是貌似美国队全体都很喜欢倚着栏杆,或者椅子背儿,或者墙——虽然布雷特还是重点。

卡:你们两个原来是主持人吗。

米:对这方面比较了解罢了,要不你来也行,我不介意的。

布:我们队全体的话没怎么倚着吧……只不过有那么几次比赛倚了会儿。

米:给广大队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烈:从早上一直倚到黄昏。

卡:那个时候我们对你们的持久力和耐力都表示了无比的惊讶。

布:……大概是比赛太精彩了?我也不怎么在意。

米:那队伍就先不说,布雷特,就说说你——你怎么总是倚着东西呢,或者就摆着奇怪的姿势,插个腰背个手什么的。

烈:不过我看好多比赛就布雷特自己来看,所以也能显出他姿势的特殊性。

布:哦我自己来看啊,他们出去玩了。

米:你一副孩子大了不好管的口气……

卡:不管是常服还是队服你都得倚着点什么,或者做出点什么奇怪的姿势,说实话挺让人奇怪的。

布: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吧,虽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并且靠墙站省力又可以锻炼身形。

烈:你是减肥的女孩子吗,靠墙站瘦腿。

米:说来我尝试过像布雷特那样子严肃地摆出姿势然后站着,休米看到以后好像受到了惊吓一样。

卡:……我记得休米和布雷特关系还不错啊。

米:休米咬着后槽牙但语气依旧平缓并努力保持着面部优雅地表情地问我:“亚苏特亚对你做了什么——”

烈:哇直接叫姓……

布: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

米:受人爱戴着呢布雷特。

卡:其实担心也是很正常。外界有说布雷特后宫王吧,这种传言。

布:什……!我没有啊!

烈:无线电给豪报讯,这是我们队的;跟澳洲队也不错,很友善地说要收购技术。

卡:宠那个红毛宠到没边——对是你们自己队的;然后跟另个红毛促膝谈心——对是米海尔他们队的。

米:布雷特的粉丝也很多,首尾相连能绕地球一圈。

布:豪我只是不愿意看着璞玉被埋没;收购技术也是正常的队伍交流吧;艾吉我宠他我也没什么办法管了干脆锅都我背;休米跟我以前跑过赛交流一下经验啊,我们队那群小混蛋哪个会跟我好好地谈论比赛的事情啊。WGP队内讨论的时候也是我下命令他们听着啊。

烈:我觉得像乔和艾吉那种个性会有一些意见?

布:有个什么意见,最终赛第二场人员分排的问题他们自己也能看出来的谁都不告诉我;私斗的时候我都跟他们说了别去别去结果成群结队地骗我。

卡:我都给你提议了。

布:……你那危险性那么高的意见我还是不采纳比较好。

米:畸形的教育方式。

卡:怎么畸形了?

布:你看你教出来的,卢奇,里欧,欧尼,左拉。

卡:……我竟然没什么话反驳你。

米:哎,你看我们队,多好多和谐。

布:其他队都是队长哭队员,你们队队员哭队长,休米叶利他们跟我聊天的时候还抱怨你早上起不来。

米:但我们队就是比你们乖。

烈:我们最后第一哦。

米:我们队比你们乖。

布:我们队戏份多。

米:我们队比你们乖。

卡:至少我比你高。

米:……可其他四个都比你高吧,并且我们队比你们乖。

布:这人怎么这样子呢,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烈:那我们总结下这次会议的主体内容然后就散会吧。

米:三大都市传说全破解——奇迹的布雷特!

卡:TRF和NA队貌似手下人都非常不好管。

布:还有我不是后宫王。

米:然后我们队啊——

烈:行,就这样了,散会——!




想不出来后续所以结束了(。

评论(9)
热度(31)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