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新的小区里的所有邻居貌似都是熟人-同居伙伴-A

因为是新脑洞时间环境也不同所以CP观也(ry
当然主CP和人物个性还是那么几个,我就是混乱邪恶,这里的烈还是腹黑大魔王,不爽不要吃(你
当然希望有本来不爽吃的人一吃就上瘾——这就跟榴莲一样带有魔性我告诉你(
不算大长篇,只是单元剧。每个CP都有主场,大概就是这样。

CP观:
安定的夫妻组:叶休,烈豪
隐患的同居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意味):
布艾(双深柜),卡海(海箭头烈,卡箭头豪,专心致志于牛头人的两人组,对对方微妙的奇怪的好感),R吉姆(新大门,不是拉郎,我想写很久了)
奇妙的邻居组:
1.海  龙  乔

嗯龙被两个箭头互戳着,左边是海右边是乔,顺带一提左斜方是J
然而龙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不知道迟钝地当着自己的好哥哥()
这里的海是WGP后外加成年人的设定,但有时候会混进GJC的霸王感()

2.J   令  源

对于源来说J仿佛抢走了他的玩伴,而对于令来说J真好吃prprprprprpr(不
R住在J的正上方,每晚都会打电话或者来视奸()
因为离龙比较近而且关系比较好,经常被对门的海君奇怪的恶意着
活的很累


基本上我就是想写同居梗,每个CP都会写一次。我大概每次更新只会标注出现的CP,当然后面单人或者混搭也都会有。
目前的梗都来源于三十题和扣扣上聊的脑洞一类的……

同居伙伴(布艾)

大概是昨天晚上艾吉看到了招同租公寓人的报纸,就在路口那个冷灰色的电线杆子上。当时他还没注意到下面留的电话是多么的熟悉,而亚苏特亚这个姓他仿佛也不知道了似的——亦或者他根本没看到这一行标着联系人的小字——就这么冲着那涂着白蓝红三色墙漆跟法国国旗似的小区去了。其实就他的经济实力要独立租一套房真的不难,孩子就是不想应付那些收租子的阿妈也不想铲走在门口趴趴着的狗屎。并且他需要热饭,人做的人吃的那种,老天保佑,他再也不想去麦当劳必胜客或者外卖印度菜那里要一份外卖自己孤零零的吃了,太孤独太寂寞,吃着都难受。

于是他就要面对打开门以后露出头的跟个金砖似的同居人,小伙儿穿得挺熟悉,红色毛夹克黑背心下身大厚大厚的迷彩裤。艾吉第一反应就是反射性地往下看看自己修长的小腿和单薄的衣服,想着自己是要做个北风这个吹我好冷啊的姿势还是认真地吐槽嘿兄弟你的时令是不是有点偏差。

那个时节不对的小伙儿看见红毛显然很是诧异,他淡蓝色的漂亮眼睛里透着点惊讶:“艾吉?”

虽然衣服穿法看上去很熟悉,但一时还是有点想不到这是谁。艾吉插着膀子在那里站着快速在脑子里翻阅着从小到大遇见的所有人的信息,从学校门口卖烧鸡的大爷一直到刚刚检票口看到的帅哥乘务员,顺带盯着金砖头上翘起的两撮毛发呆。

看着对面愣愣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红毛,那边那个金砖皱皱眉,直起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个黑糊糊的挡风镜给自己戴上,一撸头发往门上一倚。这全套动作还没做完,那边艾吉就干干脆脆地一敲手带着诧异的表情喊了声布雷特。

“我真没想到要招合租的人居然是你!”小红毛看上去很惊奇似的挑着眉毛,掰着手指头数那些年的那些破事,“当年咱俩一个宿舍的时候你是多么嫌弃我啊——总让我把床上衣服收拾干净,五分钟内收拾不好就写检查。”

“我以前没有那么严厉吧,五小时的期限你给精简成五分钟,夸张的过头了。”布雷特笑了笑,把镜子摘下来放在一边手一摆示意艾吉进门。看到过去的朋友他还是挺开心,毕竟住宿到新地方人生地不熟,有个从小就认识的兄弟能过来一起住,这就是运气。甭管这兄弟以前是怎么熊着骗自己驴自己换着法儿的跟自己腻歪,那好歹也是兄弟——能一起洗澡一起看球的那种!在艾吉来之前布雷特甚至很严肃地想过万一过来应租的是个满身纹身的黑社会或者离家出走的高中生的话他到底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人家。这个脑子跟高密度计算机似的男人在沙发上沉思了俩小时,无解。

艾吉进屋后很自来熟地看了下房子,干净整洁有壁挂大电视,书房地下室全备顺搭独立浴室,呦呵,空调有仨,俩卧室外搭客厅,吹起来估计得爽疯。他回过头来问布雷特:“你这空调到了夏天打算开不?”——现在已经五月份了,看布雷特这身装备估计他还是八月伏天大棉袄的习性。艾吉问这话是认真思考过的,到了七月初他光着膀子估计能活一段时间,到八月要再不开空调红毛估计得死在地板上。

“空调要开的,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一身。”

“啧啧啧喜欢到从五年级穿到现在都快二十了……别扭头!你去那专卖店买衣服向来是一年买一件一模一样的当我不知道!”

艾吉扯着嘴角笑,露出一边的大白牙。他记性倒好,多少年前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布雷特倒不自在了,把大红色的夹克一脱,坐在沙发上啃着生鲜面包发短讯。小红毛顺手把夹克一拿一放,颇有种年轻十来岁的感觉——要知道他们小的时候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抛接外套,扔外套的人有时候是他有时候是布雷特,每一次一脱了衣服准有人帮忙接着点,默契的不得了。他蹭过去戳戳布雷特:“诶,有饭吃吗,我这儿还饿着呢饿着呢。”

红毛儿这主儿啊,说难伺候也不难伺候,他也不是非得吃美食大餐,能有个人帮忙陪陪唠唠嗑就好。吃饭不说话不爽快,从小就给惯得这毛病,就算是没人愿意搭理他他也得上街上拐带个小闺女进咖啡屋吃个午饭啥的,不为别的,唠嗑。

布雷特瞥着眼睛盯着他看了会儿,把吃了一半的面包拿到他面前:“能吃的就这个了。”

艾吉嫌弃地看着那小半块面包上的牙印,不满全都浓缩进了眼神里。

“老大,你怎么能不在家里储储粮,地震了怎么办。”

“我平常都是叫外卖。”布雷特把最后一点面包塞嘴里,一扭头发现小红毛一脸绝望,“你会做饭?”

“……我大概只会炒鸡蛋,加葱花不放盐的那种;自己煎过培根,不保证熟但应该还能吃。”

布雷特点点头,很坦然地一摊手:“那就比我好,我做饭跟做化学实验一样充满了未知性。”

其实这话还有点不靠准,这大天才做化学实验跟玩儿似的,七百多个瓶子给他兑他能兑出个对人类发展充满价值意义的新物质,没事还自己发明做实验新姿势,倚着柱子摇试剂瓶跟调酒师似的,同行们劝他他还很风轻云淡地表示这没有任何危险——事实上也从未出过任何危险——硬要说的话做实验对他来说估计比做饭容易。你说做饭要给他七百多个调味料他能兑……估计还真能兑出个新味道,对人类发展有没有意义就不知道了。

艾吉看看墙上的挂钟,七点多正饭点,他又扭头看了看布雷特桌上那巴掌大小的面包包装袋,暗搓搓很丢人地向布雷特表示了自己肚饿到快要死的状态并隐晦地向其询问这附近除了快餐店有什么好的选择。小队长神秘地点点的头,平滑的嘴角一如曾经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举起手沉稳地给了艾吉一个“放心没事这次也依旧perfect”的信号,沉静自如——“perfect。”他说,“七点半楼下鹰羽兄弟差不多该开饭了,上次问了句可以随时过去,perfect。”

小红毛观察了一下布队的表情,飒爽中带点尴尬,整个一千子杯再现。想想布雷特当初肯定也是推辞了许久最后才跟随自己的本心选择了蹭饭这条路,估计也是挺羞耻。艾吉认真思索着是自己刚来就去蹭饭丢人还是队长这么个看起来一向严肃沉静的人蹭饭了丢人,顺便get了一下布雷特话里隐含的重点。

哦鹰羽兄弟差不多该开饭了,说来这名字可真耳熟啊。

“……鹰羽兄弟也在?”

“在。还有乔也在,冲田海住在鹰羽兄弟隔壁,他们楼上是星马兄弟——也就是我们对门,咱旁边貌似住的是吉姆和R……R你记得吧?就是全美大赛的时候的那个战斗女赛车手,藤田J的姐姐。”布雷特站起身,从一旁的衣柜里倒腾出件衬衫套上,“我先带你出去跟邻居问个好,走完一圈正好去鹰羽龙那里吃饭。”

艾吉的表情非常复杂:“这整个楼都是WGP1的选手以及选手亲属……?”

“还有选手年轻时代的朋友——别这种眼神,刚知道的时候我也很震惊。”金砖同居人把墨镜戴上,立马就进入了小队长姿态,素着一张脸,让艾吉反射性地想敬个礼,“隔壁楼还有很多人,很多熟悉的人……总之有空再接着跟你说,今天先把这栋楼里的给你介绍了。”

实际上大部分人也不用介绍,他们还保持着曾经的秉性,外貌也有从前的风韵,就吉姆剪了剪头发,不过貌似没剪好,后面的头发淅淅沥沥还没有以前长着好看……总之我们回来从布雷特领着艾吉出门这里接着说——他们俩一出门就碰见从对面钻出来的星马兄弟了,烈一股子大人范冲着布雷特一低头,然后就伸手管对方要文件。

“现在是我同僚,一起干航天。”布雷特一边跟艾吉解释一边跟那边伸出来的手握一握,摊手抱歉似的点了下头,“数据还没整理好,明天给你。”

豪探出个头,猴急猴急地拍了拍烈的肩膀:“呐烈兄贵,差不多就快去龙那里吧。二郎丸说今天滕吉也来,估计会带上好的牛肉,然而咱们再不去可就没了!”

“豪!”艾吉找着伙伴一样的冒出来,直盯着对方湛蓝色的眼睛,他对这人显然印象很是深刻,手掌反射性地像是捧着车子一样地勾着,“什么时候再一起玩车吧!”

豪把蓝辫子留长了一点,现在向下垂着显得挺漂亮。跟烈不一样,他看上去似乎是专门干体育这方面的,手心磨了点茧子,有一种硬朗的气质。他先是瞪着眼睛看了对面半天,然后傻白甜地一笑——“……你是谁来着?”

“……艾吉啊,我跟以前比没怎么变吧。”

“……艾吉,是谁来着……”

“……”

跟豪解释完自己是谁大概花了三四分钟的时间,终于想起来的蓝发青年很是豪爽地和艾吉拥抱了一下,顺便跟他撞了下额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他眨眨眼,“或者要是无聊了,我跟你比比车也行啊!我的magnum还叫嚣着想跑跑呢,最近也不怎么让他飞了。”

“豪,你还要牛肉吗?”在一旁围观着的烈一摊手,“估计都被吃完咯。”

“要要要要要——!滕吉带来的牛肉,那估计得是从新西兰还是澳大利亚空运来的吧!”豪扭头的时候辫子也跟着飞动起来,划出一道风似的线。他和烈从楼道口出去的时候还冲布雷特和艾吉招了招手,这人依旧是从前那个性子,一直就没有变。

并不是所有的住户在晚饭点都在家里好好呆着,布雷特只是在门口给艾吉大致说了说现在大家住房的排布,意外地很好理清楚。实际上这就像以前的WGP小队一样,你要乐意跑别人那里去也行但不能呆长,比较要好的同邦人也还是扎堆住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大家的性格也还没怎么变,艾吉认真地问过布雷特为什么不陪着豪一起去抢牛肉,布雷特拍拍掌一摊手:“反正抢也抢不过,并且米海尔总是晚到,应该会带些档次差不多的不错的肉一起去。”

“……米海尔也在啊。”

“嗯,跟卡罗同住。虽然卡罗做饭手艺也不错,但有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去一起聚餐。”

“……米海尔也在的话,休米应该也得在吧。”小红毛看着走廊两边的门自语道,“我还以为米海尔肯定是和休米一间房,方便照顾。”

“……其实卡罗也很居家,他那队不大好管……大概。总而言之比起卢奇里欧他们米海尔应该还不算特别熊,并且跟卡罗同宿……看起来米海尔还挺开心。”布雷特拿出手机边走边打开信息栏,“休米的确也在,住楼上,现在也在找同宿。刚刚我就是在给他发讯问问情况,说实话你要是没到我应该跑去和他一起住了……嗯?”他哼唧了一声,像是不可置信却又似乎是理所当然似的带着点复杂——对哼一声就是那么复杂,前音上挑尾音后坠,复杂的不要不要的。艾吉凑过去看看他的短讯界面——然而根本看不懂——布雷特这个变态跟休米聊天居然用德语!

“……他说叶利来了。”布雷特看看走廊的顶灯,那正上方就是休米屋儿的门口,“嗯……并且叶利的肤色还是那样子一点没变,远看像个非洲人。”

“叶利?他们在哪儿呢现在!”

“小区大门口?”

“嗨,那咱们干脆也去迎迎呗,反正以后都楼上楼下的肯定需要多照顾着点!”艾吉一笑眼睛一弯,看上去挺是兴奋。NA打以前开始就跟EW特别要好,尤其跟叶利休米这俩人,感情简直跟对队内队员一样的深厚。不管对于布雷特还是艾吉,这俩人都算是他们童年的挚友了。艾吉其实特别喜欢叶利——这孩子老实,自己有时候耍赖皮扯着对方大腿演戏喊兄弟你何必抢我女朋友的时候总是乍着手一脸的委屈,最后还得布雷特和休米过来,一个把红毛拖回窝里教育,另一个好好抚平小铁狼受伤的青涩的心灵。

其实要是叶利真傻真反应迟钝艾吉也就不理他了,只是叶利是个聪明人,伶俐着呢,他也就是老实顺便惯惯同伴。当初对二队也是这样,对米海尔也是这样,整个一爸爸属性。艾吉跟布雷特熊的时候就老拿这说事儿,你看看人家对下属多好多赞多棒我要是铁狼队的就好了之类的,结果把布雷特说的心塞了红毛自己还得过去道歉。到底也是欠,没救了。

话拐回来接着说现在。艾吉这儿还怕布雷特不答应——其实哪儿有不答应啊,布雷特吃了一面包现在压根儿不急着蹭饭,人家就正是打算过去迎呢——手舞足蹈的解释:“我也想看看他看到这一栋楼的WGP成员的时候是个什么表情……我觉得肯定比我丢人啊。”他一锤手,不等布雷特说话就又拽着他,“你就跟休米说,让他们等会儿,多等会儿咱这就过去——诶你认道吗,我来时问了半天路估计走不到大门口,这小区布置的跟赛道似的,居然还有镜子屋!”

说到这个小区布置,简直是三国的脑洞WGP的财力,里面的房子一栋栋的安全系数都是五星,就是用户比较容易被困住。艾吉到后来才明白,自己能通过问路这个方法找到布雷特那儿已经算是厉害的了,怎么说呢,不愧是小学年龄就考上麻省理工的孩子。到了后期进出小区的方式简直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卡罗的“反正大门口就在那里我一口气往前走遇着草趟过去遇着山爬过去遇着土匪杀过去”的干脆利落主义和豪无目的乱转最后就能找到门口的幸运A主义,其他的像是吉姆的“跟着一个人走肯定没错的但为什么他总是跟我走的不是一个地方”的幸运E主义或者龙“能够在小区里冒险真是太棒了找不到家就露营吧”的so爽主义都算是低调的。布雷特是认路主义的,没亏了那IQ200+的脑子,就是如果认错道堵在死路了那就难出去了。

俩人慢悠悠往外走,布雷特一边观察着路旁的草和花一边给人带路,图像记忆得非常牢靠。艾吉就在旁边跟着,乖极了,就是有时候嘴欠点,但是不像以前似的熊到作死——笑话,现在再熊布雷特扔下自己跑了那可是真找不到家了——不过红毛总觉得自己忘记了点什么事儿,忘记的是什么事儿,却又想不起来了。大概过了好一段时间,都快要到小区大门,他才惊觉似的戳了戳前面领路的布雷特。

“……嗨,你问问,休米那儿有吃的吗?”

布雷特瘪着眼看了下他,掏出手机瞅了一眼,表情立刻变得复杂而严肃起来——比之前那个哼声还让人惊悚的复杂。

“……艾吉,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你说。”

“休米他们迟迟等不到咱于是就直接回了小区——从另一条道路。”他摘下墨镜揉了揉眼睛,“……回去吃牛肉吗?”

艾吉哀嚎一声。


*TBC*
这是同居伙伴篇A面,B面是叶休()
要产出的话还得找找梗()
最近文力下降了啊,随手写,估计以后还得再改,凑合看看吧。
最后

#布艾大法好#!

评论(4)
热度(9)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