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那些腥风血雨百花缭乱的WGP日常-交换队员篇-5(上)

其实早写完上篇但是一直没有网()

依旧是强劲OOC,现在开始回刷四驱了,我就总觉得我的理解越来越偏……

偏成了黑历史()

章1 章2 章3 章4 章5中1 章5中2 CP观

依旧是欺负卡罗,叶利,布雷特还有吉姆。

人物设定参考开始的引言,OOC有,虚构设定有,奇怪属性有。说来好久没写了大家还记得这篇吗……(

另外我觉得下篇会坑掉(再见)


05.友谊比赛(上)

时间飞逝日月如梭,总而言之在这过快的时间里我们还是迎来了周六的早晨——这是交换队员的最后一天。
这次的友谊赛规则很奇葩,奇葩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铁心闲的没事瞎编出来的。第一名的奖品也很奇葩,奇葩到它对WGP的最后结果基本没有影响,大家却还是趋之若鹜。
规则是这样的:奖项分为个人奖和集体奖,集体奖一名,奖励为获胜队伍可以对主办方提出一个要求,在不违背比赛规则以及资金控制在二十万日元以内的范围内主办方将尽最大努力实现这个队伍的愿望;个人奖亦是如此,前三名任意可向铁心老师提出愿望及问题,铁心老师将一一回答以及给予帮助。其余集体,在比赛中获得前五的团队 ,在之后的正式比赛中有约5秒的先手时间——这对起跑速度快的车子来说是绝对的优势。

这说明什么!
说明ZMC普及他队的时代的到来!
说明情报的最大探知!
说明ROSSO STRADA也许可以通过非冒险的方式来获得二十万元的奖金!
我要拿第一!我要战个痛!谁都不要拦着我!

卡罗面上毫无波澜一派酷哥势头内心汹涌无比,他认真仔细而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新队员——这可都是其他队伍的中坚力量——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心。
——真好,真好啊。
他看着天空,心境仿佛回到了被四驱车救赎的那个落雨天,那是短暂却难忘的天堂,是希望——

“啊对了,这次的比赛,虽然各队都交换了队员,但是按照原本小队的队员的名次分数累加得到成绩的,最后获胜奖励也是颁给原队伍,大家不要支援错了哦。”

——希望你麻痹,主办方能不能有个准。
抱着歇斯底里的心态,卡罗隔着一个操场冲着铁心那边的主席台像投标枪一样甩出了手中的小刀。

**

“咦,那是休米吗?他去NA了啊……”
“诶诶诶他抱着的资料是?这……那么短时间里布雷特就换了个二把手吗zonamoshi,他脑子没病吗?!”
“……说起来他俩私下关系好像很好……”
“珍娜,这事不能胡说,不能胡说——咿!他看过来了——!”

休米无奈地抱着资料走到布雷特跟前,把那一摞纸往桌上一放,朝厕所那边一群八卦的女队员那里看去。
“她们比赛前都是在干这些吗。”
“我觉得赛前认真观察周围对手的状态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布雷特淡然地说着,深沉地喝了口茶。
“你们队的乔也在哦,看着这边。”
“这说明她成长了,以前她只会在上场前盯着鹰羽龙的胸肌看,然而现在她眼中终于有我这个队长了,我感觉很欣慰。”
“你这个人,是该说你正经还是该说你乐观呢。”休米皱着眉头,往旁边一坐,开始调整车子,“我找不到叶利……总之谣言看起来马上就要传起来了。如果要辟谣的话,再怎样也需要一段时间。我这里先不说,你跟艾吉没关系吗,关系本来就不稳定哦?”

布雷特深吸一口气抬头向上看,摸摸无线电的通话又把手拿开,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
“我相信他。”他偏偏头,嘴角带着笑,“我对他有自信,也对自己有自信。”

——有自信你个大头鬼。
休米把手中车子的轮胎卸下来,一边检查一边默默腹诽。

“等下比赛他归队的时候,我也会跟他好好谈谈的——顺带把无线电的事情也说一说。”布雷特无意识地用手指划拉着桌面,“他一直没回信,也许是被吓着了——果然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等下我就道个歉吧。”
“你不怕他炸了?”
“放心,艾吉只是看着熊,实际上还是很有大局意识的。”

休米鄙夷地看着他。
——要我是艾吉,跟着卡罗都不跟着你。

**

“卡罗,你有什么战术吗?”
“哼,红毛小鬼,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啊啊,知道你肯定这么说。毕竟你又不可信又疯狂,顶着张骗人的脸天天演戏,如果要划分我对你的感情的话,反正肯定是没有好感的。”艾吉摊手,闭着一只眼睛看向阴沉沉在那里坐着的卡罗。那个人现在没了小刀,心情又不爽,去找以前的队友商量计划却又被嘲讽了起来,正在重重地敲打着桌子,周围一片阴沉的气场。艾吉眯着眼睛看他,突然笑了一下。

“呐,卡罗,需要我帮你吗?嗯?”
“……呵,为什么。”
“说为什么,因为你也算是我的队长吧,leader啊!”艾吉笑得很帅气,拇指和食指成L状指向卡罗,“leader~”
“别用那种叫布雷特的口气叫我,我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并且就算真的有人来投诚,我想也不会是你,我个人对你怎么样,我自己也清楚,后背还青着呢吧,红毛。我对你这样你还想来我这里混——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不,没有阴谋,只是最近的一些事情有点惹火我了。”

艾吉声音突然变得平缓下来,他有些阴沉似的说。
“让布雷特见鬼去吧!”
卡罗看着他带伤的左脚有些趔趄地狠狠跺了一下地,看上去不像是装的。

**

“卢奇。”
“哈?卡罗,你居然也能想起来找我?哼哼,是自己一个人就不能上赛场了吗?还真是脆弱啊白毛。啊呀,听左拉他们说你也去找过他们了?抱歉,这次可是还有个人前三奖,我对为了所谓的团队而把前三拱手相让毫无兴趣。当然,如果你求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
“卢奇,你丫闭嘴。他妈的听我说话,傻逼。”

卡罗深吸了一口气,用眼角瞟了一眼因为看见他一口气爆出来那么多脏字儿而有些惊讶的艾吉。

“我问你,如果我——好了闭嘴听我说,你他妈不想回队就禁食现在就把嘴给我封上——如果我和你通讯的时候频繁掐断无线电,然后在一个晚上和你突然告白,这个时候你被对方的队长发现携带了无线电,无线电被没收的同时被软禁起来,且我再也没有给你发过一条讯。而对方队长因此怀疑你串情报所以有事没事踢两脚,然而在比赛前一天的晚上突然哈玛……左拉,左拉发信过来跟你说我换了个二把手每天对他好吃好喝好待遇所有资料都给他管着看起来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队伍,就你而言你会怎么想?”
“啊,你要跟我告白啊。”
“……你他妈除了这句能不能听点别的!老子说了那么长一大段你就记得这一句吗!你是鸟脑袋吗!”
“我他妈对你从来没有好感,肯定跟以前一样想要杀了你。”
“那如果你对我一向很尊敬很听话……”
“你他妈放屁!”
“如果听不懂吗!如果!你会做出什么反应!”
“那我还尊敬你个蛋啊!跟新队员浪去吧——我不整死你就不错——老子跟你说,老子不知道你突然说这些是怎么了,但就我——”

艾吉看着卡罗切断了无线电,在那里头疼地揉着太阳穴。
“你也真辛苦。”
“……好了,过来吧,红毛。”
卡罗招招手。

“我姑且信你一次——虽然卢奇那个混蛋的建议也许并不能当做参考。”
艾吉一笑。
“我觉得这次能。”

**

“休米,你看着吧,NA的凝聚力。”布雷特上场前很自豪似的一转身,倚着栏杆做出了一个酷炫的JOJO立,“即使不在一起训练,我们的心也还连在一起!”

休米眼神死地看着他,敷衍地鼓了鼓掌:“啊,是吗,真好。”

**

烈感到非常的开心,不只是因为在这一周里他收集到了不少情报,更是因为在上场之后豪以极快的速度跑到了自己的身边——这就是听话,这就是懂事,这就说明豪永远都是TRF的私人财产不可侵犯!烈一边跑一边小声给豪分析着战局组织着情报,虽然豪可能并没有听懂太多,但还是竭力地理解着,在下一个跑道的分道口跟哥哥拍了下掌。
烈很舒心,非常的舒心,舒心得他的头发的红都似乎带了点阳光的色泽,整个人散发着明亮的气场。
然而就是这一时的疏忽给他带来了熟悉却又难以防御的险要。在一声撞击声中烈从快乐里回过神来,看到神剑号挤压着sonic在弯道上蹭出了火花,轮胎受到了极大的磨损。可是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前方有一个山洞似的黑暗地带,这会给那架熟悉的赛车些许可乘之机。

他抬头看去,欧尼冲他眨了眨眼。

欧尼吗……那还好。烈皱着眉头看着他,认真地思考着。

“呦,小男孩,又见面了。”欧尼嘴角往上一勾,腻着声音说道,“另外的人去追你的弟弟去了——啊呀,我倒觉得你比较美味,于是主动争取了与你对峙的名额。怎么样,开心吗?”
“我可不记得阿东他们有这样的训练方式,然而卡罗也已经禁止你们再这样做了吧。”烈疾跑着,寻找能否在神剑号的攻击下离开赛道限制的机会,再这样下去,导轮会受不了的。
“呀,我们可也是为了团队服务。要是赢了,就算是卡罗也不能说什么吧?”
“要是输了呢——”烈的声音在风里听着有些不清晰,但这并不妨碍欧尼听到接下来的句子,“或者说,卡罗没有依靠手段赢了,而你们输了呢?”
“……可恶,那我们也没有错!”
“没有错吗,显然你并不明白赛车手的魅力之所在呢。你没发现吗,从WGP1开始以来,你们的人气一路下滑,相反的,其他的队伍却慢慢的越来越高了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欧尼,你的女粉丝,就那个总是穿着小背心热裤的那个,最近没跟你出去对吧?她已经开始找叶利要签名了。”
“……珍妮佛?她怎么会——不,你到底想说什么!”
“赛车手啊,最有魅力的,一是堂堂正正,二是光明磊落,三才是名次。你看瓦尔名次不高,他人气也很高啊。”
“不是因为脸吗。”
“你看二郎丸都不上场,人气也很高不是?”
“不是因为萌吗,再说这和堂堂正正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她带着她的朋友来看比赛,却发现她喜欢的人一直在耍阴谋诡计,那面子上不好看,心理分也会下降。你看看那边的观众席,她身边还有那么多朋友,都穿着小背心小热裤,但说实在的,就算穿得像辣妹,也不一定就喜欢不良青年。她只是爱你的风流罢了——然而你看,她们正在对休米招手呢。”
“不是叶利吗?”
“穿那一身真的好意思让朋友知道自己是他的fan吗——啊,她看过来了。”
“哪里哪里?”

烈往自己身后四十五度角方向一指,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欧尼流畅地扭过了他修长的脖子。

也许只是一晃神,也许只是几秒钟,然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烈已经从困境中逃脱出来,往前奔去,靠着车子的特性与他的技巧,他有信心不会再被欧尼抓到,并且再往前就是卡罗——自从他洗心革面以后对这方面就管的很严,大概也不会对欧尼放任不管吧。

烈咧嘴笑了笑。
薇琪说的真的很对,欧尼这个满脑子女孩子的人是很容易被激到的,上到美女明星赛车女郎,下到最基本的粉丝应援,都能对他的心理造成影响。
他看着身后气急败坏“你怎么能骗我呢那明明是个大妈”地怒吼着的欧尼吐了下舌头。

笨蛋。

**

叶利很羞耻,羞耻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对热带队那件所谓的男性队服有太多排斥,虽然让一群小姑娘看到自己过分暴露的皮肤有些让人害臊,但作为一个严谨严肃的德国人他并不会违逆队长的命令。当然,作为一个男人,也无法直面四个小姑娘的泪眼汪汪。
然而这一切在他与休米,以及米海尔,以及黑斯拉,以及阿道夫。
反正是跟铁狼原队友相遇的时候破灭了。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叶利辛苦你了哈哈哈哈哈哈”米海尔笑得欢实,前仰后合地让人害怕他会不会从赛道上折下去,“身材真不错啊哈哈哈哈哈这现代科技的感觉也好适合你咳咳咳咳咳咳。”
“米海尔,稍微矜持点吧,毕竟要保证形象——噗。”阿道夫肩膀颤着跟米海尔建议,然而可以看得出来他也忍不住这份笑意——说实话叶利真的觉得他没什么笑得资格,跟他身上穿的那件救生衣一样的澳洲制服不丢人似的。
“不不不你放心啦,就着叶利这身装备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米海尔敲了敲手,“这次第一名预定了,我现在非常的兴奋。”

叶利真是不想搭理他们,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还在插科打诨,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他变了个队形跑到前面去,捅了捅休米。

“这次什么时候用杀手锏?”
“……”休米扭头看了看他,突然眉毛一撇。
“说实话你现在这样我还真的不怎么想和你‘私奔’了,跟外星人似的……不过还好。”他暧昧地笑了笑,“就和米海尔说的一样,身材不错嘛。”
“……”

——我们可是严谨的德国人!怎么能这样!你们的日耳曼魂呢!
小铁狼委屈得想哭出来。

就在这时候黑斯拉跑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叶利的肩膀:“别在意,兄弟。没关系的。”
“黑斯拉……”
“多亏有你在,我这身都不显得丢人了,真好。”黑斯拉被分到了奥丁队,现在这一身跟兽人战士似的,在刚相遇的时候也受到了一阵笑——然而并没有叶利这身惹人笑得激烈。他拍着叶利的后背和肩膀,脸上一派幸好有你的表情。

“你们怎么——”

“好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阿道夫黑斯拉,你们到后面待命,注意队形不要乱,下一个岔道从高速赛道穿过去,追上刚刚跑过去的三辆神剑号。叶利和休米到最后一圈再开大招,瞄着布雷特跑就好。”米海尔突然换了一脸正经的表情,打断的叶利的不平,“刚刚卡罗和艾吉跑过去了,也许他们组成了临时联盟,可能有诈——总之他们就交给我就好了。我有信心可以分开他们……啊烈被欧尼缠上了!——总之就是这样大家待命自己好好跑有嘛事听休米的。”

叶利看着米海尔一加速冲着烈那边就跑过去,而后面的队友也已经开始准备第一次换电池来进行首轮的冲刺了。他憋着句话没吼出来,闷着脸跑到休米那里。
“我们是看着布雷特对吧。”
“没错,锁住他。我知道他的所有计策,第二圈才可以显现出来他大概会用哪一个,但即使这样他还是个棘手的存在。如果米海尔可以压制住卡罗和烈,而我们压制住布雷特,那么我想最后的成绩不会差。”
“……豪呢?还有其他选手呢?比如瓦尔吉姆何望他们。”
“他们临时布局进行妨碍就好了,不用那么紧张。至于豪——”休米沉吟了一下,“米海尔之前跟我说卡罗应该会压制住他,虽然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
“好吧,总之我相信你,这一次也麻烦了。”叶利把手伸过去,“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休米目视前方跟叶利握了握手。

“……呐,休米,为什么不看着我呢?”
“不行,虽然我习惯了布雷特的jojo立但你的冲击还是太大了。”休米严肃地说,“我怕我笑到摔倒。”
“……”

——你们怎么能这样呢!你们真的不觉得你们过分吗!
小铁狼今天,也依旧很想哭。

**

其实在比赛之前,还有一件趣事,是在大家做最后的准备和安排的时候发生的。那个时候TRF正在整合最后的队形方案,队长星马烈和土屋博士在电脑前眯着眼睛琢磨了好久,由于不知道队员现在的实力如何,所以他们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分配好成员位置——万一龙被米海尔带的只会喝茶爬不了墙了呢;万一滕吉再光蝎那里看多了猴脑无法发挥出自己猴装完全体的实力呢;万一豪半道跑到人家队里顺带跟卡罗布雷特聊聊天散散心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了呢。

很忧郁啊,队长陷入了无比的忧郁之中。

还好到了赛场上以后各队的无线电频道会恢复,那个时候再好好嘱咐临机应变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烈低头想了想,决定用这仅有的时间跟一向稳定的J问一下他现在的情况。他跟各自准备着的新队员和博士说了句马上回来,就冲着AR BOOMERANGS的方向跑了过去。

“——嗨!吉姆!”

“噢!星马烈zonamoshi!”吉姆看见他,大大方方地笑了笑,“这次比赛又赶上背风面,对我们来说运势很差啊。”他苦恼地挠着头,耸了耸肩——AR BOOMERANGS 自上次的太阳能电池失败以后又搞出了个风力推进器,依旧的,这是个在迎风坡有用背风坡没用的缺陷品,然而至今为止AR BOOMERANGS 已经经历大概五场比赛了,要不然就直接背风,要不然就先顺风让大家开心开心然后突然变风向,基本是稳赔不赚的买卖。即使这样,吉姆他们也没有把风力推进器卸下来。

“布雷特曾经对这很感兴趣,说美国那边也许要向澳大利亚购买这个装置的专利呢kini。”

大家聚餐时听到这话,不禁感慨着澳洲队的积极与聪明——一次WGP一个新装置,不下十年澳大利亚估计就能赚得钵满盆盈。

闲话不谈。星马烈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吉姆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盯着气象塔看,眼神跟那些手里攥着彩票看榜的大叔们如出一辙。烈兄贵歪了下头,说实在的,他对这小伙儿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看到吉姆朋友这么撞大运,他心里倍儿难受。

“噢……其实我觉得你们还是把推进器卸下来吧,之前那个太阳能电池都比这个管用。”他冲着吉姆摊了下手,“你看到J了吗?我有点部署要和他说。”

吉姆点下头,这个时候队长前来部署一下是十分正常的。比如刚才,他就看到卢奇在那里冲着对讲机跺脚发狂爆脏话,估计是卡罗在跟他说些什么。吉姆又抬头看了一下天,指了指后面的练习场:“J在后面练跑,你可以去看看zeyo。”

“啊,谢谢啦!”烈一笑往后场跑去,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回身来,“吉姆,你不去跟你队友说些什么吗?”

“不了,由于推进器的原因,只要是顺风,就算是布雷特他们的power booster也追不上我们kini——当然背风就无力回天了。所以也不用说什么zeyo。”

——真可怜。烈看了看气象塔那一心不乱往东北方立着三角的小旗子,心里为吉姆默了个哀。

**

EVO+一圈圈地在赛道上奔跑着,凌厉的羽翼仿佛鲨鱼的锯齿在赛道的边沿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随着圈数的增加,划痕越来越深刻,有的甚至被划破透出另一边赛道的光景。J愣愣地在旁边蹲着,手里握着个芯片,看上去很委屈一样。

烈看到这场景一惊,赶紧向J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J可怜兮兮地抬头。

“距离上次跟卢奇较量,已经过了三四天了。”他软糯糯地说,“我已经把芯片卸下来了,但鲨鱼片的威力太大,又做出了新的屏障。于是我把海豚系统重做了一遍,让他一圈圈跑。也许GP芯片能找回原来的感觉……”

“……那结果呢?”

“……”J捂住自己的脸,“我现在都不想上场了。”

烈拍了拍J的肩膀,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看着赛场上不断奔驰着的EVO+和它身边那些骇人的沟壑,皱着眉头:“J,你要不要跟我回去一趟,距离新队待机还有十分钟,两队又离得比较近,你先回去用土屋博士那里的电脑分析一下怎么样?”

“……好。”J套上机械手停住了EVO+,动作帅气得让烈想艾特一下冲田海——全国大赛时期的那个——J忧郁地看看车子,又把它放在了地上,一撒手,裹着一层鲨鱼皮的EVO+冲着TRF本队的方向飞驰。

“这样子车子到得比较快,土屋博士一看应该就知道出了什么毛病了。”J塌着个脸,“并且啊——让它跑跑吧,这样子真是可怜……海豚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烈拍了拍他的肩,这个时候无言是最好的安慰。

因为ARB和TRF的队伍基本能通过一条直线连接,这个时间段又没什么人过来。烈和J很放心地在车子后面慢悠悠地跟着聊着天,直到看不到EVO+的踪影他们也不怎么担心——这个时候谁去惹那辆车子谁简直是自找倒霉——路过吉姆的时候两人冲着那边招了招手示意了一下,吉姆眯着眼睛微笑着点点头,继续仰望天空。烈注意到不知觉间他的手里出现了十几个御守,诸事平安的那种,随着风的飘动在吉姆的手里微微晃着,显得格外的凄凉。

“吉姆真是——天公不作美!”烈皱着眉头无奈地说,“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偶然……这种偶然到来的几率也太大了。也许他们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不是拿出什么秘密武器,而是更为踏实稳当地打过WGP。”

“……嗯,我同意你的后半句话。不过也许……这也许不是偶然……”

J有些尴尬地回应着,这让烈颇为不解。那只海豚使役者有点无奈地看着前方标志了ARB训练地的旗子,步伐开始加快,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这个时候风还很大,故意跟吉姆做对一样猛烈地刮着,甚至让人感到了一点心悸。烈跟上J的脚步,直到踏上外面——那片划分在TRF和ARB之间的中立土地的时候。

风骤然停了。

刚才的狂风简直就像老天爷放的一个屁一样来无影去无踪,让人印象深刻却又难以找到留下的痕迹。烈不解地一睁眼:“不对……不对啊!我刚刚进去的时候,明明ARB和外面的差别……没有那么明显!”

“出来的时候,风会……挽留你。”J忧伤地点了点头,“虽然挺为吉姆悲哀的,但我想回到了TRF以后跑两圈也许EVO+就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

烈看向ARB,眼眉中带了一丝同情似的凄凉。

顺便一提,这次的ARB非常努力,非常非常的努力,可惜奖励名额前五,他们拿了第六——命运悲哀之必然,简直让人心酸。

-TBC-

写不完了感觉……友谊赛不知道要分几段,现在还有一堆梗没写出来()我好sad(

评论(17)
热度(13)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