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布艾】相性一百问71-100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姦了,你会怎么做?

央:让布雷特说不出话好像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艾:妹子,看看真相,他应该是懒得理你。
布:只是一瞬间不知道怎么答好。
艾:每次我一提这茬你就得开始虎脸训人,这种双标待遇我不开心啊!
央:换题了。
艾:这题——
艾:一定会拍手称快啦哈哈哈哈哈
艾:(正色)说实话这问题不可能发生,队长实力可赞可赞的,一般人还真打不过他
央:暴徒!就不是一般人!实力超强悍的那种!比如卡罗!
艾:……我觉得卡罗不会想强○队长的。(细思恐极)
央:别代入啊!
布:这问题出的……
央:好了布雷特你回答。
布:……我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但首先是要找警察。
央:……你每次的回答都真他娘的实际……
艾:我觉得槽点还是在队长居然能代入进去。
艾:我看起来不强悍吗?
央:是啊你感觉就像是会反过来强○暴徒一样。
艾:……我对卡罗没兴趣哦。
央:都叫你别代入了。
布:就题论题,如果是卡罗那种他的确打不过,但说实话这种事情发生且他无法处理的几率非常小,我不认为艾吉在遭遇这种问题的时候无法自己解决而要来请求我的帮助。
艾:并且卡罗对我应该也没有多大兴趣,他常年无视我的,真让人火大。
央:好了放过卡罗吧!下一题下一题!
央:这节目卡罗中枪无数。
艾:你自己提出来做类比的……


72、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艾:……在一些情况下我不管之前还是之后都是迷迷糊糊所以——
央:我不知道你是逃避还是在意,总之放过半夜推醒的梗。
布:大概是之前。
艾:我信你(严肃脸)
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布:其实后来就都没有了,都在一起住了那么长时间了,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艾:我也差不多这情况,说白了为什么要不好意思呢?反正都是自己熟悉的人。
央:刚刚做完不尴尬吗……再来一发啊dirty talk一类的都没有?并且前面说过有时候会玩奇怪的play吧。
艾:啊啊尝试过……没怎么沉浸在气氛里。
布:你挺开心的。
艾:是啊你一个劲儿叫我闭嘴,dirty talk什么的我想玩一下都没办法。
央:那再来一发的情况。
布:有是有,不过做多了会很累吧。
艾:再来一发就再来一发呗,其实那样会不好意思的是H中啦。
央:H中会不好意思吗?
艾:不会。
布:我顺着话题捧个场的时候你看起来很别扭。
艾:……你那不是捧场,没有那样捧的。
央:顺着话题捧场?
艾:比较学术的……黄色笑话?
布:糅合了双方话题和场地氛围。(摊手)
艾:你情商到底是高还是低啊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央:反正不管高低都能对付你吧,从答题到现在看到你好几次自作死作到死。
艾:(拍椅子)总之都下一题啦!


73、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艾:很寂寞啊……
布:……艾吉经历过这事情。
央:卧槽。
艾:大学里的学生,那时候我17,那个孩子19(深沉脸)
艾:帮完忙后把他送回家聊聊天啥的就蹦出这个话题了。
央:卧槽那你怎么回复的?
艾:对不起哦我喜欢女人。
央:太伤人了!并且这不是假话吗!你和布雷特他们都不知道吗!
布:当时还没有太显眼,我们在大学里工作室都差着十万八千里。
艾:过了两年孩子缓过闷儿来了过来问我布雷特的事情。
艾:我就问他你难道认为他是男人嘛。
央:……
布:那个学生直到毕业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
艾:别这样,后来学校组织温泉旅行的时候谣言不是不攻自破了吗。
央:是因为你熊才会有这种谣言吧!
布:不过那一阵子缠着我们俩的人变少了,之前因为年幼的教师很少见一直被瞩目着。
央:布雷特很心塞吧……其实布雷特我能理解缠着的人变少(小声),艾吉那边女孩子不会多起来吗
艾:对不起啊,我喜欢像布雷特那种类型的。
央:……
艾:这么回复就好了(风轻云淡)
央:该说你机灵还是……
布:下一题吧(揉眉头)
艾:同情你,那段时光你很不好过吧。(拍拍肩膀)加油振作哦队长!
央: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74、你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艾:很擅长哦。
布:并不擅长。
艾:……您过谦了。
央:你显然很是满意。
艾:不不不满意说不上,怎么说呢,这方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衡量,嗯——
艾:你知道他是个天才吧?
央:你快放过天才这个梗……合着IQ200以上的都加○鹰是吗……
布:大概是用不擅长形容比较不合适……?
布:准确来说是放不开吧,但我个人觉得不算擅长。
艾:放不开是真的,要不然你也不会说出那么畸形的黄色笑话……
央:其实我觉得布雷特就算平时开玩笑也不会擅长说黄色笑话吧?性格使然而非因为H才这样——我是这样认为的。
艾:不不不你不了解他。
艾:他可是天才啊!
央:都说了求你放过这个梗吧。


75、那么对方呢?

艾:中等,有时候偏上有时候偏下,不算特别好但总体还可以。
央:你这有比有较的……
布:还算可以但我觉得有些吊儿郎当,整体来说中等偏上。
央:不是,你们这中等的标准都是什么啊?
布:大概是自己吧(笑)
艾:吊儿郎当的是哪个人啊(摊手)我这里每次可都是很努力的。
央:毕竟是迷迷糊糊被弄起来要进入状态很难吧。
艾:诶,说的是~呐。
布:我倒是放不很开。
艾:从每次都要很努力地迎合话题却说出那么畸形的……
艾:总之我明白你啦。
央:你们这个意思,貌似对于H技巧这里都包括有情调之类的乱七八糟的……
央:单纯指动作之类的呢。
布:那个我还可以(笑)
艾:我大概不需要什么动作吧,这题要是这么理解不就对我太针对了?
央:这篇问卷什么时候对你不针对。
艾:(想砸人)
布:总之如果只算动作的,大概都可以吧。
艾:技术不好也没关系,反正已经认定了。
布:没办法,都已经迷上了。
央:听布雷特说这话好难得……也就是说只要是对方的话不管技术如何都喜欢这样?
布:就是这样。
艾:况且那种青涩派的调调也很不错。
央:艾吉闭嘴,情调全被你给毁了。


76、在H时你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艾:“今天是你的party”
布:“今天电视坏了。”
央:艾吉那个想想挺黄挺正常的……不是布雷特你那个。
布:我想让他别聊电视科普台的内容了但又不想完全让他闭嘴……
艾:……你是想玩dirty talk吗
布:倒也不至于。
布:……就是你正常点,表达害羞的方式的话哼唧两句就好了。
央: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奇怪你们俩在节目上能够跟一个陌生人和盘托出自己的私生活。
艾:也许队长感觉太羞耻了良心发现决定让我在上面呢?
布:我觉得主持人会跟我一起训他让他能改过自新别再说那么没品的话。
艾:那你让我说不出来就好了。
布:闭嘴吧。
央:我是感觉布雷特有点可怜……他都提了那么多次了艾吉你也听两句。
艾:(腆着脸)啊,那是我个人的兴趣爱好。
央:……我记得你对上下没什么概念啊。
艾:对对对,生活中我无所谓,但你要知道每次聚会的时候我的心情。
艾:他们都叶休叶烈豪烈的就我这儿算是坐定了,丢人败兴,丢人败兴。
央:你其实可以撒谎的。
艾:怎么可以撒谎撒谎不对!
央:……(你平时哪里不撒谎了,并且我觉得他们都撒谎了)
布:他总是在奇怪的方面坚持。
央:说来,艾吉说没用的话这个习性是打开始就有吗?
布:啊,不,最近半年吧。
布:虽然我知道大概又是三分钟热度,但真的让人挺提不起兴趣的。
央:那你每次也够辛苦……
艾:其实做到后半部分我就不说了呢。
布:不知道是我的功劳还是你的功劳。
艾:双方吧。


77、你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艾:有表情的时候都很喜欢,不要笑。
央:不要笑?
艾:他一笑我也想笑,感觉和看到麦当劳门口的蓝蓝路叔叔一样。
央:诶诶诶?怎么这样?TV里布雷特笑得挺好看的啊。
艾:……是啊,张扬跋扈又鬼畜,跟汤姆苏似的。
布:(笑)
艾:一看他这表情我就觉得他要给我开处分。
央:……我觉得你还挺喜欢他苏的那一面,其实要开处分那也不至于引得你笑……
艾:准确来说他一直就没笑过每次一笑就鬼畜或者开浪了,要我在做的时候看他笑我总是能不明原因的到达一个新的高度。
艾:这一笑一口大白牙——哈哈哈哈哈哈
央:你这我看得笑一会儿,布雷特你说你喜欢哪种表情?
布:眼角有点上挑的笑。
央:跟平常差不多嘛,下眼角笑得时候挑上去确实很漂亮呢。
布:有些微妙的不同。
央:……更加骚气?
布:……虽然对你的措辞有些不满,但你这个说法很准确。
央:谢谢。
艾:咳咳咳——(止笑没止住呛的
央:那边笑够了哈。
艾:够了够了,下一题。
央: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们俩怎么混一起的,明明我是布艾推来的(ry


78、你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艾:大美妞的话。
艾:不行。
央:没人威胁你没人斜瞪你连布雷特都捧着腮帮子直愣愣往前看,你就那么快给否定了。
艾:怕你又整我(耸肩)
央:你还真说对了(笑)
布:我这里也不行。
布:大概。
艾:喂,等等吧
布:万一特殊情况发生我也不保证会出现什么……
央:比如……?
布:……援助交换一类的。
央:你别说的你跟女高中生一样。
艾:啊我知道,就那种跟赞助人上床然后对方给学校实验室资金支援那一类的吧。
艾:放心啦你整天闷实验室灰头土脸的,比起你我才更应该担心。
央:要是你经历那种事情怎么办……?
艾:拒绝掉然后找三国或者休米他们直接借钱。
央:嘿,你怎么那么聪明。
布:借钱不好。
艾:借了他们不会在意,我猜不用还的。
央:不是那个方面不好啊,小艾吉。


79、你对SM有兴趣吗?

艾:我想跳过。
布:我也是。
央:你俩怎么现在突然害羞了……是有些不好的回忆吗?
艾:……曾经想作死过来着。
央:……结果?
艾:手铐钥匙掉床缝里了。
央:……
布:因为拷在床头上还不能搬床,很麻烦啊。
艾:能搬床也不行吧,你在床下放了实验器材,坏了很麻烦的。
布:反正察觉到了以后十分紧急啊那个情况。
央:……你们,最后怎么解决的。
布:用锯子把床头的一根栏杆锯下来了。
艾:那之后我都快得性冷淡了,一抬眼就是一个大锯,以及面无表情的队长。
布:其实要是普通的手铐用撬棍和钳子之类的搞一搞应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键这用的我们新研发的合金……
央:新研发的合金让你用来做情趣用品……
布:总之那以后就没兴趣了。
艾:可惜当时自己做的道具。
央:不愧是科研人员,道具都是DIY……
艾:质量相当不错,后来把按摩棒给小时候四驱队的教练按肩膀了。
布:(捂额头)
央:……这件事情我不会告诉他的。
艾:……谢谢啊。


80、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你的身体了,你会?

艾:很~正~常~
艾:那就我索求他吧。
布:我早说了都是他主动。
央:借坡下驴干的真好啊布雷特。
布:(笑)其实我们都没有很过分的索求的。
艾:想起来就做想不起来就歇着。
布:大多数时间都很忙吧。
央:我还以为你们的日常很黄暴。
布:都不是小孩子了。
央:……退热了吗好危险啊这个发言。
布:……不会随时随地罢了。
艾:必要的时候还是有啦,交流感情也是必须的。怎么说呢,长时间不做还是会不安。
央:那布雷特长时间不做的话艾吉你会怎么样,半年不做一次那种。
艾:……带他去医院看看病吧。
央:从某个方面来说你真的对自己很有信心啊。
艾:没事就怀疑爱人不忠是小孩子干的事儿。
布:我一直当你是小孩来着(笑)
艾:啊啊,那你就这么一直认为下去也没关系,被人照顾也挺好的(回笑)


81、你对强*怎么看?

艾:会想做这种事的人都是太天真!万一被反杀了呢!
央:我明白你,你消停会儿吧。
布:总之是违法行为。
艾:一定会被有关人员带走啊(捶胸顿足)

央:但现实中这种事例还是很多。
布:但绝大部分都是为了满足自己,总之只有失败者会去做这种事情。
央:……对了,我想问问,我记得艾吉你之前说过你貌似想过——
艾:我没付诸行动啊,看到布雷特上街买个菜都能顺手抓个犯人啥的我就放弃了。
央:……哇哦。
艾:所以说,会选择这条路的人啊,不是失败者,就是幼稚的人,要不就是浮躁。我已经好好反省过了(沧桑脸)
布:我原谅你,不给你记录在案了。
艾:(指)你看你看他平时也就说这种笑话。
央:很冷啊布雷特。
布:……(笑) 

 

82、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艾:我睡得正香别推我起来……
布:为什么这人死都醒不过来……
央:……手铐钥匙掉床缝和胡说八道小艾吉这俩梗不让你们痛苦吗。
布:一个做之后发现的一个做之前忍耐的。
艾:叮——所以说不符合题意,答题的主持人扣分。
艾:说实在的,其实都挺好的。
央:没啥可痛苦的?我感觉你们的生活很混乱啊。
布:习惯了就好。
艾:也许哪一天这痛苦没了还不习惯呢,像现在我每天晚上差不多都会半夜起来一次,看,人类的生物钟多奇妙!
布:我是不是应该道歉。
艾:我理解你的。不过以后要是太晚了还是直接睡吧。
布:那估计真就得半年一次。
央:布雷特的生活,总觉得透露出一股子科学狂人的气息。


83、在迄今爲止的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艾:(捂脸)我他妈不想回忆……
布:(把脸扎到裆里)我也不想。
央:到底是在哪儿。
艾:乔家大院。
央:……
布:去她家作客,客房里。
艾:真的很让人焦虑啊,刚坐下乔来了,刚趴床上乔来了,刚洗完澡乔来了,总之乔就是来了。
布:那个时候还没有公开关系。
艾:然而之后就人尽皆知了。
布:(墨镜后的眼神死)
央:……你们不能锁门吗?
艾:锁了啊,然后最让人焦虑的时候到了。
艾:我们锁上之后啊
艾:前戏都差不多了啊
艾:门锁咔哒一声。
布:米勒来了……
央:……他也在啊。
布:大家都去了。
央:……他去你们屋不带敲门的吗?
艾:关键是他走错了!乔她们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构造,一把钥匙能开家里的所有客房!
央:……
布:不过让人开心的就是他们从容地接受了这一切。
艾:米勒还给我们写了个请勿打扰的牌子挂的到处都是,真孝顺,孝顺的我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揍了他一顿。
艾:顺便一提揍他的时候我很兴奋。
央:真是和题目完美契合。
艾:我们赞吧。
央:我觉得米勒更赞,我能和他搭CP吗?


84、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艾:(仰望天空)你们把什么程度称作诱惑。
央:求欢。
艾:哦那经常。
央:……
布:(揉眉头)他不说我一般想不起来……
央:去看看病吗?
布:我没病谢谢。
艾:我也觉得他没病,有病就没那么欢实了(拍对方大腿)
艾:其实吧我们都觉得吧,他就是把科学当情人。
艾:要不第一次看到他啥都会我那么惊奇,说实在我一直以为他是那种用公式就能够满足的小变态。
布:(把艾吉手拎起来)这算诱惑吧。
央:你现在不管对他做什么,我都没有异议。


85、那时攻方的反应是?

布:先训斥他,然后就可以进入主题了。
艾:啧啧啧道貌岸然。
布:身为一名赛车手,能够合理克制自己的欲望是最基本的。
艾:(小声)有本事你别上啊。
央:我大概能明白,从某方面来说确实就是个小变态……艾吉你每次就不会暴躁吗。
艾:习惯了,反正等他说完就该我说了。他用队规烦死我,我用动物世界烦死他。
央:……
艾:从来都是他自己浪过头。
布:但我也还是希望你能闭嘴啊。
艾:……你先别训我啊。
布:(笑)没办法,看你那张脸就忍不住了。
央:忍不住什么?忍不住训吗?
布:嗯,挺欠的。
艾:有这样的队长吗?有这样的队长吗?有这样的队长吗?
央:除了米海尔以外的队长不都这样嘛……
布:(看地)WGP队员太不省心留下的后遗症啊。
艾:……

 


86、攻方有过强暴的行爲吗?

布:(看地)貌似没有。
艾:他才不干那么perfect的事儿,不过我有尝试着强暴他来着。
央:……你不说强暴的人肤浅失败又浮躁吗
艾:对啊,我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我那个时候傻逼。
央:……那结果呢。
艾:反被艸了。
布:我以为你是在诱惑我。
艾:亲爱的,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认为拿着手铐的男孩子从背后扑过来的目的仅仅是让你把他拷在床头上。
布:(正直脸)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布:我把他拷了起来。
艾:然后我被艸了,over。
央:然后手铐钥匙掉进了床缝……
艾:(悲伤的表情)
布:你不用太悲伤,锯的是我的床。
艾:屁!老子那时候都和你同居了,就一张双人床你说是谁的。
艾:再说一抬眼看着大电锯在自己手边划拉的又不是你……
布:吓得第二天发烧了呢。
央:没关系吗
布:没关系,我帮他请了假。
央:……(不是说这个啊)


88、对你来说,H的理想对象是?

艾:(对着布雷特看看)
艾:他性转一下。
布:艾吉现在这样就很理想。
艾:……
央:……
艾:……他现在这样也很理想。
央:很羞愧呐小艾吉。
艾:他对我那么好我都不好意思调笑他了……
布:你能调笑我哪里?(失笑)
艾:性别。
布:……
艾:开玩笑……其实这样就挺好,你挺完美的。


89、现在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

艾:……符合。
布:嗯。
艾:说来这题跟废话一样啊,明明上面都有答过了。
央:这题大概就是想结合上面那题让嘉宾享受一下吵架之后迅速和好的快感。
艾:要在两道题以内先吵架再迅速和好……
艾:大概星马兄弟那种类型?
布:他们和好不了吧。
艾:……叶利他们?
布:吵都吵不动。
央:你们在很正经地分析着这题适用于哪类情侣是吗。
央:其实我刚都是随口说的,不用走心的真的。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布:手铐算小道具吗
艾:电锯算小道具吗
央:……其他的你们就再没用过。
艾:第一次就落下了深沉的阴影,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所谓的新花样。
央:哇哦我以为你喜欢冒险。
布:我觉得冒险并不是指这种……说实在为了避开他的手指我锯床头的时候也冷汗直出啊。
艾:一直让我把手躲开。
布:越躲越靠近锯子。
艾:吓得你把墨镜都戴上了。
央:我感受到你们的阴影了……

 

91、你的「第一次」发生在几岁的时候?

央:这题也不用答了吧。
艾:前面说过了——诶你这儿重复题够多的诶。
布:这样很没有效率,下回你们这儿要再做访谈,我可以来出题。
央:下期大概是叶休。
艾:放心吧,绝对把题出得精美绝伦,比如[如果叶利漂白了你还爱他吗]这类型的?(灿烂笑)
央:这什么啊,休米是非洲人控吗。
布: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
央:闭嘴啦!
艾:不不不,你看铁狼一整队脸都这么白,说实在的你不觉得有叶利这么个调和肤色的很重要吗
央:你们俩太过分。


92、第一次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艾:是。
布:是。
艾:其实不是也没关系吧。
央:你这个问题真有深意。
布:我没所谓,但是在我之前要是和你做了……反正儿童保护法应该不会干吧。
艾:那你怎么没被抓起来。
布:(摊手)谁知道,我等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警察。
央:……你的幽默细胞真的很畸形。
布:是吗,休米他们一直很能理解我的笑话。
艾:没办法,休米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感动的我想给他送花致敬。
布:(笑)这是正常的幽默?
央:这是正常的嘲讽,你回家可以揍他,我不拦着。


93、你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艾:没太多想过。
布:肩膀?
央:诶为什么是肩膀。
布:感觉很安心吧——就在身边一类的。
央:别家不都说前胸后背脖子嘴,你这答案真是一朵奇花……
布:亲吻不一定要与色情挂钩的,这是人传递情感的一种方式。说实话,亲吻要比单纯的做更让我感受到联系。
艾:……(捧大脸)
艾:你原来想那么多。
艾:我一直以为这就是种亲热的方式罢了。
布:(笑)


94、你的嘴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艾:眼睛,因为很少看到但又确实挺漂亮。
艾:跟探索发现一样呐。
央:……你能不能正常点。
布:手指。
央:……你说说为什么。
布:很漂亮啊,手指很细长。我也挺喜欢亲小腿和膝盖内窝的那块地方
艾:你那样跟个恋足癖一样好变态的(耷拉脸)
布:他小腿确实很漂亮(指)
布:后来我就不怎么亲那里了,反抗比较大。
艾:你那跟亲女生一样我倍儿膈应……
布:那你觉得男的该怎么做(笑)
艾:反正不是你那样哦(回笑)


95、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艾:不多说话?
布:就是这个,你能明白真是太好了。
艾:我一直明白,但我就是不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聪明。诶队长,你要是实在忍不了我教你个招,乖乖躺平了礼尚往来一次,我保证我一句话都不说。
布:那我能取悦的事情大概就是乖乖躺平。
艾:诶,对咯。
布:但这事儿一般我不会做。
艾:二般你也不做
布:这是原则问题。
艾:哎,其实也不用真这样,就聚会的时候你伴着我撒个谎,嘛事都没了。你好我也好。
布:不撒谎也是原则。
艾:你这话比乔把鹰羽龙追到手这件事都不可信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啊,队长。
央:你俩怎么不去说相声——快转下一题吧。


96、H时你会想些什么呢?

艾:还能想些什么……总不能真的边想动物世界边做吧。
布:我觉得做的时候是最清闲的时候,彻底的放松,什么都不用想。
央:奇怪的想法……没有要使坏之类的吗。
艾:白天的工作累都累死了还使什么坏,精神没那么好啦我们。


97、一晚H的次数是?

布:大概一周才一两次……
艾:并且做完就睡……还有这题的营养真是越来越低了。
央:我就很好奇你们俩平常做的工作就那么忙。
布:没活干就找活干,比如找隔壁的米勒去看看他那里的研究项。
艾:没活干就出去浪,比如找隔壁的卢奇去看看能不能再逗他玩。
央:你们的生活真是充满乐趣。
艾:是啊充满乐趣,我把卢奇逗毛了以后我俩在房里打架碰坏东西。
布:然后我赚钱买新的。
艾:哎呀真是充满乐趣的生活。
央:哪里不对吧!


98、H的时候,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艾:有时候,有时候。
央:有时候自己,有时候对方?总而言之你别念歌词了,说清楚点好不好。
布:看情况而定。
央:那你们是梗喜欢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
布:看情况吧,不一样的环境下心境也不一样。
艾:但到底心境不一样在哪其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
央:一时冲动?
艾:这话很贴切,但你这么一说我们俩跟流氓一样呢怎么。


99、对你而言H是?

布: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
艾:确认情感的一种方式。
央:你俩这同步率。
布:我不会谈恋爱,如果说要让对方安心的话,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法。
艾:我是太会谈恋爱了……不过要是布雷特的话我觉得我可以从他的行为里看出他的想法。
央:不管什么行为?
艾:不管任何行为。
布:H是要为感情服务的,不能本末倒置了啊(感慨)
央:你俩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呢——


100、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央:来来来这都最后一题了。
艾:今后麻烦你了呦。(伸掌)
布:请多指教吧。(拍掌)
艾:哈哈哈哈,我记得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吧。
布:但现在已经有些不同了吧。
艾:……差不多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了。
布:今天可以去休米家蹭饭。
艾:我还以为你喜欢吃我做的汉堡。
布: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笑)
艾:那请多指教(回笑)

-END-

最后是匆忙写的
我想……以后大概会改一改。
感觉艾吉的形象塑造……越来越脱离原设了呢……(ry

 还有LOF这敏感词有点让人蛋疼啊(

评论(11)
热度(12)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