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布艾】相性一百问51-70

5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布:攻
艾:受
央:……这样就过去了?你们不掐掐吗?试图反攻之类的……?
艾:掐管毛用,反正回去后一切都还是没有变化,还不如接受现实。
央:这气场有点诡异啊?艾吉以前是试图反攻过?
艾:第二次吧,应该是礼尚往来他一次我一次,我看着队长被伺候的很舒服正是有成就感的时候——被人翻了个个儿。
布:……其实这上下问题我觉得不用太在意。
艾:没有太在意啦☆说实在的很舒服呦
艾:就是这上下上的说出来总觉得面子挂不住(*/A\*)
央:我以为你不在乎这些东西来着
艾:我不在乎的话就角色性格偏差了吧


52、爲什么如此决定呢?

艾:他睡得太晚了(虎脸)
央:是前面那个半夜迷迷糊糊把你撂倒的梗吗
艾:我一直觉得这是最主要原因
布:其实我总认为是你主动
艾:队长别戴墨镜了,你看看你视力都成什么样了
布:这应该不是我视力的问题。
央:说正经的,到底为什么这样决定呢?
艾:布雷特在床上不做体力活动一般就是秒睡。
央:你技术问题吧。
艾:(不理主持人)其实也是习惯了,现在再倒过个儿来有点怪怪的,刚开始那几次都被他抢位!可恶!早知道就不那么宽宏大量!
布:最早的一两次是艾吉提出来的
艾:第二次我明明就是想礼尚往来
布:但他不说清楚我也不明白
央:其实是厚着脸皮直接上位吧,根据队内闷骚队外浪的特性我大概能明白队长当时的心理想法。
布:(笑)这么看我我就显得冤枉了吧。


53、你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艾:挺满意的
布:不错
央:双方都挺满意啊这个情况——
央:艾吉没有再想上位吗?
艾:啊不,说实在的挺舒服,并且也省心省事,我对这个倒是无所谓布雷特技术也挺好。
布:谢谢夸奖


54、初次H的地点是?

艾:学校宿舍
布:生日宴会后直接就回去了(解说)
央:那时候同居了吗?
艾:……还没有/w\
艾: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跟我是个什么意思,告白回复哦这类的。
央:恕我问一句,那时候你们多大……
艾:风华正茂的14岁。
央:布雷特!你个死正太控为什么还没被抓起来!(指)
布:……
艾:我以为姑娘们喜欢比较年幼的调调。
央:那也不能犯罪啊……(痛心疾首)
布:……他表现得十分不安,我就想安慰一下。(摊手)
艾:就是这次安慰让我堕入深渊啊(捶手心)
艾:不过那次好像是我主动来着?
布:我很尊重你个人意愿的,要不是你非拽着我也不做(深沉脸)
艾:啧啧啧看这张正直的流氓脸
央:你们俩半斤八两。


55、当时的感想是?

艾:卧槽他怎么什么都会。
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世界观被刷新了吗艾吉
艾:本来以为布雷特正直无比的一颗心在他抬起我一条腿后碎了一地
布:……其实我也是看片子学的(揉眉头)
艾:(对主持人严肃脸)你知道天才的概念是什么吗
央:卧槽天才不能用在这里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让我怎么回答啊哈哈哈哈哈哈
央:咳,布雷特当时的感想是?
布:貌似安定下来了。
央:艾吉嘛……?之前是很闹腾?
布:问了之前表白的事情吧,借酒劲。
布:推了以后貌似安定多了,表情看上去很惊喜。
艾:摘了你的墨镜仔细看看吧布雷特,那个叫惊吓。
艾:我以为你是那种直到我坐上去才明白怎么动的人。
布:我又不是书呆子
央:其实队长挺人精的,这方面应该还不用引导
艾:全能型,脑袋好,体力赞技巧还不错,这家伙简直苏透了(指)
央:看来你很喜欢布雷特啊。
艾:嗯……应该。
央:你这大概应该的用着是害羞嘛
艾:闭嘴,快进下一题/w\


56、当时对方的样子如何呢?

布:眼睛睁得很大,不知道是喜是惊地笑个没完。
艾:看起来好像是在想事儿。
艾:跟他作报告的时候一个表情。
央:说的跟拷问一样
艾:前戏看着他的死人脸我根本就进不去状态。
布:后面你不是挺欢实
艾:那是因为你把墨镜摘了。
央:做前戏的时候队长墨镜没摘吗
艾:穿戴得整整齐齐。
布:忘了这茬了。
央:这要怎样才能忘记啊!


57、初夜的隔天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艾:以后做的时候别戴墨镜了
布:地板有点硌,回头买个地毯吧。
央:队长是怎么到地上的(惊)
布:那时候还是单人床,做完后他迷迷糊糊就睡了,我觉得我个人睡地板就好。
艾:连个被子都没铺拿俩床单就卧那儿睡了,不硌才怪。
布:我哪儿知道你被子都放哪儿?
艾:安定地和我内裤放在同个衣橱里。
央:我觉得这句话的槽点有点吐槽不过来呢……


58、每星期H的次数是?

艾:一两次两三次三四次的
央:到底多少
布:一两次顶多了,做太多对身体不好。
艾:并且我们闲着的时间没那么多,日常都挺忙的。
央:完全是老夫老妻的状态啊
布:在一起又不是为了做
艾:这句话我赞同呦,队☆长
央:在一起你们就是为了秀恩爱吗,可恶!


59、你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星期几回最好呢?

布: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宇航员
艾:在太空中做应该是蛮高难度的(正色)
央:队长是天才啊刚谁和我说的。
艾:队长要能天才成这样,他早就驾驶着巨大机器人拯救世界去了。
央:(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央:那你们在正常且不那么忙的情况下,每星期几回最好呢?
艾:一两次吧,现在这样挺好。
布:做多了对身体真的不好,不是忙不忙的问题。
艾:细水长流,玩多了也容易腻了。
央:艾吉显得很有经验的样子。
艾:你能不能别再挑拨了,想去看吵架可以去隔壁棚看卡罗。
央:那个人我不敢欺负。
艾:我早就觉得你对我很针对啊。
央:(装听不见)下一题。


60、那么是怎样的H呢?

艾:理想中的吗……
央:关于那个后面还有一题,这个是指日常的。
艾:大多数都是迷迷糊糊的。
央:咱放过半夜推醒这个梗吧。
艾:我实在痛恨队长这点心眼,每次想礼尚往来一下就出这招,我都想哭了。
央:咱要不就放弃礼尚往来……
艾:不容你说我也早放弃了啊……
布:……其实并不是故意。
艾:我信。(严肃脸)
央: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喜剧感。
央:队长你日常H是怎样的
布:大多数是正常的。
央:(默默看了大多数)
央:有的时候会玩点奇怪的play的感觉。
布:这不在问题范围里吧(笑)
艾:来来来下一题,感觉又要扯到另外一边去了(伸过身子来调PPT)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央:你刚真是强制性跳题
艾:谁叫我手长。
央:来来来答题吧,从布雷特开始。
布:眼睛
央:……这个答案真是出乎意料。
艾:我倒是觉得是最合理。
布:说出乎意料的话应该是知识储备问题,首先你要知道感觉末梢神经——
央:好了艾吉你说你的吧,我不大想在这里就被教生物课
布:……
艾:我肯定也是眼睛啊,不能因为不戴墨镜我眼睛就比队长坚强一个梯度吧。
央:除了眼睛。
艾:那就脚心。
央:……


62、对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艾:我觉得队长说的很有理。
布:其实我觉得艾吉最敏感的也应该是眼睛
央:你们上床是互盯着看还是挠脚心啊?能不能给点实在的内容!
央:没人愿意听你们上生物课啊,大家等的都是生理卫生——
艾:你这题目这么出了,我们要是说点别的总觉得别别扭扭对吧。
央:这前面好好的,到这里怎么耍赖了。
布:专业素养问题。
央:专业素养个啥啊,你是学航天的又不是学医的。把墨镜摘下来看着观众说话啊布雷特,艾吉你憋扭头!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艾:跟平常不一样。
央:废话。
艾:……
艾:大概是眼睛会说话这样的。
央:……布雷特没厉害到用眼睛调情这种吧(好奇看墨镜)
布:应该是我摘墨镜比较新鲜他总会盯着看。
央:……戴墨镜从小学戴到现在你也不嫌烦吗……
布:正经的上班和学术交流我是不戴的。
央:你之前还说你也不经常戴墨镜……
布:这话没错,其实只要有关工作的事情我都不戴,日常有的时候我也不会戴。
艾:他一工作一眼都不看这里所以我一般还是很少看到他眼睛。
央:说的怎么那么悲惨。
央:布雷特答题吧,一句话形容。
布:和平常一样。
央:该怎么浪怎么浪?
布:……你概括的很精准。
艾:原来你们都是这么看我的吗,我太伤心了。
艾:等等,为什么队长用平时比一下就可以我就不行?
央:他那个比较生动(深沉脸)
艾:我还是觉得你对我充满恶意。


64、坦白的说,你喜欢H吗?

艾:喜欢☆
布:嗯。
央:这题答得真是干脆又没料。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艾:这什么题……床啊。
布:也许他们以为还有沙发。
艾:沙发不行,不管你和我都很容易翻下去。
央:不喜欢沙发是因为容易翻下去吗
艾:也许还是因为他的宽度只能容下一个人。


66、你想尝试的场所是?

艾:大别墅?
布:休米那里貌似有个闲置的。
艾:果然是贵族!其实去三国那里也可以,带无人岛的小别墅,就是装潢心塞了点。
布:(拍肩膀)
央:……你是对布雷特的财力有什么意见吗。
艾:咦没有啊,你是从哪里脑补出来的。
布:别墅的话应该就是房间大一点?
艾:你想想,50平的大房间,随便咱滚——
央:哈哈哈哈哈哈我想起来布雷特有嫌弃艾吉睡相不好哈哈哈哈
艾:一语道破天机,留一点问为什么的空间不好吗。
央:不管大别墅的话题了,布雷特想在哪里尝试一下?
布:……汽车飞机内仓一类的。
央:你们俩真极端,大的大小的小。
布:其实普普通通日常的就很满足。
艾:嗯,像刚刚说的做多了就腻了。
央:那在床上就不腻?
艾:我也想床下试试看,队长喊硌嘛/
央:哪里对哪里又不对的……
布:下一题吧(扶脑袋)


67、冲澡是在H之前还是之后呢?

艾:看情况。
布:之前。
央:哦对,艾吉总被推醒来着。
艾:我连洗澡的主权都没有(假哭)
布:你贪睡不想动罢了。
央:那两位H之后不洗吗?
艾:肯定洗啊/_\关键也是得看情况,你说在外面做了,去哪儿洗比较好?
布:同样是看情况,一般来说太累也不会想动拖到第二天,很正常的事情。
央: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布雷特超缺觉的。
艾:应该不是错觉,他活儿挺多,上个星期是熬了两个晚上?
布:……一个半。
艾:整整三个晚上!
布:(无奈脸)
央: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注意休息啊……
布:尽量吧。
艾:一般他熬太久我也不给他招事儿了,贴贴心。
央:……我也不知道是该夸你还是该吐槽一下……


68、H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艾:礼尚往来
布:不许废话
艾:我一直认为他刚刚的要求一点情趣都没有。
央:(默默排)
央:现在艾吉依旧要求礼尚往来嘛
艾:早就死心了,一做立马去床上主动躺平,没有扯皮还省点体力。
央:说到扯皮……其实做的时候说些什么很提神的吧
央:dirty talk之类的,布雷特干嘛那么抵触(笑)
布:我无所谓dirty talk,他别在床上从宇宙大爆炸开始聊就可以。
央:一边喘一边跟你介绍行星演变史吗。
布:(看开脸)有的时候也说动物,基本上跟之前看的电视节目相吻合。
艾:……情趣嘛。
央:有什么情趣啊这个!
艾:并且到后面投入进去我也不怎么说话了。
布:其实只是为了玩吧。
艾:嘛,别那么快戳穿啦队长w


69、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行爲吗?

布:没有。
艾:还没有(叹息)
央:听艾吉的口气很是遗憾。
艾:我一开始一直是想泡个大美妞的。
央:那你现在——
艾:——但我现在也没得选了就这样吧挺好。
央:啧,封线太快了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艾:我曾经想过。
央:在布雷特答“哦”来回复你的时候?
艾:那一阵子我简直绝望,关键最绝望的是我发现我还打不过他。
央:所以说第一次做的那个表情应该是惊喜吧……
艾:……你又没见过。
央:布雷特答题。
布:我个人持反对态度。
央:纯情主义者吗?还是单纯的不喜欢反抗?
布:都有吧。
布:觉得问题想法太目的性了。
央:比起目的更享受过程的人吗你是。
布:目的性太强只会适得其反(微笑)
央:WGP不止RS,NA也输掉了哦。
布:……

 

评论(3)
热度(12)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