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乌米】爬上那片绿藤蔓-2

02.

我和美.国妞相处得并不愉快。准确的说,除了我的老好人哥哥以外,没有人能够容得了她。她成天在院子里逛来逛去,拉出了家里的破旧的唯一的躺椅,在大太阳底下晒日光浴。她用叶子代替眼镜,抱着手臂,在大太阳底下睡觉,或是用私自从田里摘来的向日葵摆设在椅子旁边——她感觉那样子更有品味,更加优美。

 

纳塔申卡每次从外面回来,都会受到她的热烈欢迎,这让我们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她能采取平和一点的方式,而不是用我们辛苦种来卖的向日葵揪下花瓣,甩得满屋子都是。阿纳托利并不怎么去管教她,多数时候是无奈地说说,再用半是疲惫的眼神扫视整个儿房间。被艾米丽蹂躏过的房间让我们仿佛有回到远古的错觉——那是一片乱麻的战场,甲胄与破碎的军兵尸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大概三天,我们感到像是累了三年。阿纳托利跟我们说:实在不行,就去托里斯那里住住吧,纳塔申卡有钥匙,那家里也没有人。若总是计较,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气疯的。

 

纳塔申卡很干脆的答应了他。而我则由于担心留在了这里,顺带帮忙整理房间。

 

我讨厌艾米丽。直人说直话,我不想看到她一眼,甚至连她那些没品的星星耳环和发卡都不愿意看见。我们俩也许就是上辈子纠缠着的敌人,一直到这一辈子,那种恨意依旧在我心中保留。

 

今天的艾米丽依旧是顶着一张傻乎乎的笑脸到处闲逛,穿着露出肚脐的短衬衫跑到远边的田野去。那里是瓦连京的地盘,大片麦芽反闪着太阳光泽,一泽溪水从山脚勾到他的田壑之间,是让人嫉妒的生命力。她跟周边的孩子们相处得十分不错,于是一出门就遭到了一群小崽子的围攻,几个将要升入中学的先生头也不回的走过去,挺起了胸膛想以此证明他们“成熟人”与那些幼稚的孩子的不同,眼角却又有着好奇的眼光。

 

我趴在窗台边写作业,我又想起了我们的数学教师——那是名漂亮的华裔老师,纯色打底的对襟红衣上绣着的牡丹可真大气,花瓣交相散开,那是华丽的景观。而一直笑眯眯的他留的作业可不是一般的难。尤其在盛夏里,焦躁与蝉声相携而来,让眼前的黑体印刷字整个儿的模糊了,想集中精神就更是费劲。在卷末的答题处写下两笔,我又抬头看了看日期——4号,很好,距离那个美.国姑娘离开还只剩下两天。

 

我用力踩着那些破碎的花瓣和可爱的受欢迎的姑娘吃剩下的冰淇淋废弃包装纸,纸与草叶摩擦发出一阵窸窣的欢乐声音——那是今天早上的垃圾,我想等到晚上她回来的时候,还会给我们一点“惊喜”。我掰着指头算她离开的天数,而马上她就要回到她那个充满了铜钱味儿的家了,多好啊,她能见到她的父亲,母亲,那名温柔的,明显对她有点意思的家庭教师,而我们的小纳塔将从软绵绵的床垫中挣脱开来(纳塔申卡去了那名立.陶.宛学生的家中,消磨着意志),回来,回到我们的怀抱中——要知道,他可是很久都没有再敢走进家门,上次回来拿书的时候艾米丽冲着他洒了得有一斤的牵牛花瓣,虫卵漫了他一头。

 

“嘿安雅……你在开心什么?”

 

“……我在想前天纳塔申卡回家拿他精装的代数练习册的时候。”阳光从窗口门口流泻入屋中,洒了一房间的炽热。这是一种神罚似的苦痛,那就是在三伏天中享受阳光的烘烤与折磨,我勤劳的好哥哥也终于受不住回家,艾米丽不在还真是幸运,他不必跟纳塔申卡一样受到虫卵的侵犯了。

 

“当时小纳塔的表情可不是很好。安雅,他很疼你的……”

 

“……唔,怎么能只因为这个?这不是艾米丽就要跑回去了嘛,喜临门的事儿☆”我用眼角往一旁斜,我的兄弟正在给自己灌水,用的是艾米丽插花的花瓶——噢是的,这名善解人意的小哥把自己的水杯给了艾米丽做花瓶,真是温柔到蠢的朴实农民。看着阿纳托利在阴影处一边灌水一边坐在被摆在一边用来充当座椅的旧纸箱上,脚下是一层破布,上面都是泥和草梗,我真心希望他们不要相爱。

 

此种顾虑看上去实在是无理,毕竟穷小子和富家女之间始终有着巨大的沟壑,难以补全。而阿纳托利和艾米丽的性格又完全不搭调,那名悠闲的笨姑娘对阿纳托利的态度甚至还不及冷冰冰的纳塔申卡,那叫什么——冰山美男?别逗笑了,他只有面对你的时候才顶着个冰块脸而已。

 

然而我还是十分担忧,这份不可能的恋爱好像就会出现在他们之间。阿纳托利和艾米丽似乎总有种奇怪的默契,即使这体现在一个闯祸一个擦屁股上,但还是同步到让人感觉不可置信。并且我有一种直觉,这就和我看着那名东方教师时候的感觉一样,阿纳托利和艾米丽之间有一种暗流,桃红色的,在夏日的阳光下和着蝉鸣雀声,背景是一片大大的向日葵田,难受死人。

 

“安雅,你何必那么排斥艾米丽,好歹也是你的同级同学。”

 

看,又在为她开脱了。

 

这类似的话我已经听了不下十次,因为对艾米丽的态度问题我跟阿纳托利甚至有过一次吵架,但这并没有什么,并没有什么影响。我喃喃念叨着转过身去,不再理会阿纳托利。

 

反正两天后艾米丽正好得走,相信神明,相信生活,一切会更好。

 

TBC.

安雅大OOC我决定就卡这里了(。

评论
热度(2)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