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那些腥风血雨百花缭乱的WGP日常-交换队员篇-4

章1 章2 章3 章5上 章5中1 章5中2 CP观

04.教育方式

吉姆算是个很普通的男人,褐色头发,五官平常,对于每场比赛都尽心尽力,身边有基友也有妹子。他是个和谐的澳大利亚人,没错,和谐zonamoshi,和谐又专注zeyo,即使口癖有点奇怪也没什么的kini。

卢奇斜瞥着眼前这个温和的小队长,听着他们的训练方式就发出一声嗤笑——这招来几处不满的眼神,但他并没有过多在意。卢奇本就是这样,他比卡罗更像狂鹰一样锋芒毕露,尖锐的让人有些反感。实际上,棕毛的小孩儿丝毫没有注意到吉姆先生上电视五官临时错位搞天窗车型还碰上大泥地只要换太阳能就遇上阴天一出门就碰见星马兄弟的幸运E体质,以及他本身出门一说话就招仇恨走哪里都能碰到卡罗扎车直扎那个最结实的三角箭的神奇电波。我们知道,两个幸运E碰到一起会进行激烈的化学反应,天神变色日月无光,就像是一片漩涡中让人难以抗拒的一点,一切厄运都会到来。

也许将来,这个新·AR BOOMERANGS 所遇到的一切险阻,都可以用一句“这都是你们两个的错”来解释。

于是这次,藤田J也在这队。

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实话,J主要是担任牧师的角色,加血辅助给状态都是他的活儿。可别忘了有那么一集他遇到了土方令,有那么一集海豚成了鲨鱼。

在来到AR BOOMERANGS后的第二天,阿令就又来和他见面了。小子还是长发飘飘优雅地站在树上,下面一抹一抹的玫瑰花,在月亮下绽放着光彩。J看到令戴上了假面,笑得也更迷人。他把一个芯片扔给J——那是鲨鱼的内核,狂躁的血在挑动着J的记忆。

训练的时候卢奇看到了这小子,安安静静的不突出也不张扬,默默地拿着个紫色的车子绕圈转。他和吉姆好像很聊得来的样子——总之都是懦弱的小少爷当然聊得来——在一旁笑得欢实。由于自己暴躁的表情以及曾经那点可怕的黑历史,AR BOOMERANGS 里没什么人愿意接近他,抱着奇怪的“啧果然没人来吗一群废物点心果然怕我了啧啧啧”和“有点寂寞——才怪”的纠结心情他蹭蹭蹭地走到了J的旁边。

他回国期间并没有忘记WGP,卡罗是个好队长,给这位在禁闭室呆了一个月的小孩收集了所有的录像带,如果排除掉他透着寒光的眼睛和那抹轻蔑的眼神的话,他的行为简直能说是模范。卢奇君认认真真地看过了所有,也无疑的,他知道EVO进化成鲨鱼之后拥有的杀伤力。或许正是因为这份杀伤力,他才兴奋起来,激动起来,才能在他所认为的这群败犬里找到可以一战的对象。

实际上他并不怕。

卢奇在WGP上第一眼看到J,就认定了他是个温吞性子的软蛋,因为曾经投身黑暗而憎恶黑暗,因此变得有些束手束脚了。或者说大家都是一样,在蔑视着自己内心最深层的欲望的同时,变得比原来弱小了太多。BS Zebra的遭难,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外壳。卢奇观察着那蓝发小子的mugnum挡在空气刃的前方,愣是没有收到丝毫损伤,便在心中把鲨鱼芯片的威力向下压了一个等级。然而现在,他看到了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呢?遵从自己的想法,回归最原始的自己不就好了嘛?

回归黑暗不就好了吗?

“藤田J?”卢奇叫了一声,看到J有些惊讶的回过脸。

“把你的杀手锏装上,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吧?”

**

吉姆先生讨厌战争,因为战争这种罪恶的东西,污染了太多,毁灭了太多。

就像那个臭名昭著的卢奇,一脸自在地向藤田J宣战以后便清出了一片跑道,很有主人翁意识地请J装上芯片试跑。J的鲨鱼芯片吉姆先生也听说过,尤其是这次,在接受完土方令的赠予后J专门找自己商量过,这是加强版,却还不知道威力,土方令送来的原因——不明。J因为不好意思而没有说出口,从那令一向奇怪的价值观和冷冰冰的客套话里的内容看来,孩子可能是把鲨鱼芯片当不久后的生日礼物给他的。

说到生日礼物,这方面阿令真的是并不擅长揣摩着送礼。鹰羽龙前来问过J是否有什么需求,而那时候的J仔细地想了想以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只需要一根新的发带就好,绿色绑头太微妙了。

在那位棕毛的眼神下J无可奈何地装上芯片,同时往自己手上带了个钢铁的爪子套——这是令配套送来的——就像非洲队的冲田海常带的那一只一样。

卢奇冷笑:“你这是在吓唬我吗?小孩。”
J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卢奇:“能不能……不跑。”
 “跑。”那位破坏狂嘴角挑的笑让人想起未改变时的那个白毛队长,“老子要把你,这个纯白的藤田J和那个漆黑的藤田J一起,完全打败!”

另一个新入驻的队员——热带队的克雷蒙蒂娜在一旁为J鸣不平,而吉姆先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眼睁睁地看着J顿了一下,小心地发动车子,一开始还平安无事的EVO在半圈后显出了一层黑色的空气罩,它飞跃奔驰,在超乎常人想象的速度中暴走般的笑着。

同时把跑道的边沿削的一干二净。

你知道什么叫屠龙刀吗?

吉姆决定发挥他队长的用途:“藤田J,我觉得跑道的缮修费你们TRF必须出kini。”

由于同是幸运E,他想放过卢奇一马——毕竟那个可怜的年轻人正被热带小姐撺掇着实现他比试的诺言,在他的车子四分五裂之前,还是不要太压迫他比较好。

**

米勒在silver fox活的很纠结。他的确蛮喜欢这位温柔又认真的小队长尤里,在这共处的两天时间里已经深深被其人格魅力所折服的米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布雷特交代。
 跟艾吉他们比起来他还是有点本心的,至少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但紧攥着的拳头已经彰显出他内心的不安定。说实话这位北俄极地的队长的认真与勤恳劲儿他在这几天里看了太多,有时候甚至感受到了一点不安,或者说是对自身的愧疚——真的要去摸他的情报吗,人家连给队员们夹个鱼都会帮忙把刺择了。

来到训练场上的时候尤里还是没有跑车,只是在一旁站着,背挺得可直,不像是布雷特那样总是在墙边酷炫地倚姿势。
 他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嘿……嘿?”因为莫名的心虚,他多喊了两下,“尤里队长?”
 “哦,米勒啊。”尤里扭头的时候笑了笑,稍微弯腰去摸了摸他的头发,笑得特别温柔,“迟到了吗?赶紧去练习吧——邦尼!第二个弯道转弯的地方车子行进轨迹方向不大对,你检查一下轮胎的磨损情况;玛格丽特,不要离边沿太近,容易冲出跑道;帕特丽夏,齿轮还用的习惯吧?”
 “yahoo,习惯呦队长!节奏超棒超棒yoooo!”
 “习惯就好,多跑两三次让车子记住感觉。”尤里微笑,“以后回队了,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来找我。”
 “尤,尤里队长……”米勒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哦对了,上场之前过来一下,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小块铝合金的链条,你的车子性能跟你们队那个……哈玛的车子不大一样吧,抓地力不大好,这样遇上那种浮土路可能会吃亏。这链条也许不会对车身重量有什么影响,你在轮胎上开一条刻纹以后把链条藏进去,来,试试。”
 “……”
 “……怎么了?”尤里往休息区走了几步,看到米勒没有跟过来很是诧异。那小孩儿正把头往下低的紧,像是有什么心理斗争一样的喃喃自语。
 “……抱歉。”

尤里睁大了眼睛,看着米勒把墨镜摘下来以后一字一顿地说——

“我全部都告诉你。”

**

布雷特趴在桌上,眼神集中,好像在想着什么。休米负责处理队员情况,把训练场地和项目摸了个一清二楚,他叹口气看着旁边的小队长,敲了敲桌子。“你不会还在思虑自己是不是个gay吧。”休米说,“我就是在逗你玩,真的。虽然我觉得肯定有点问题,关于你和你那被宠到能跟卡罗挑衅的二把手艾吉桑……”
 “抱歉。”布雷特揉揉头发,“刚刚米勒来讯,然后就把线断了。”
 “……他说什么。”
 “他说他觉得尤里挺好把事儿全说了。”布雷特颓然地趴在桌子上,这是一向精英的他难得的疲乏时刻,搞得休米想拍下来然后传到推特上。小队长深吸一口气然后扣扣太阳穴,好像特别头疼的样子,他说:“早就告诉他不要太轻信别人。”
 “这不一定,你总是绝境逢生,说不定没那么糟呢,嗯?”休米抬眼看着小队长,“所以你也不必那么多想,听我的,顺其自然,虽然现状看起来的确是很糟糕。”
 “我的确没想太多,说实话米勒的反应在我的料想以内。”布雷特墨镜下的表情虚晃得有些看不清,“哈玛投降之后就想开了,我现在是在考虑其他问题,关于我个人的。”
 “……”

休米受不了地把文件往旁边一放,挑起一边的眉毛用有些凛然却又不招人讨厌的视角斜俯视着布雷特。

“如果你对那小红毛有意思就快去告白,然后好好问问那位情报网万人迷他在那个由各队主力组成的RS里有没有得到什么神消息。”
 “你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呢。”

“我就是过来人。”

**

叶利打了个喷嚏,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叹了口气以后特别诚恳地问朱莉安娜:“真的不能再加件外套吗?”

**

“你有他的电话吗?”

EW的生活不能说不好……不,甚至都可以说是帅爆了的贵族生活,不管是场地,还是生活待遇,以及平常休息时CD机放出来的悠扬的小提琴声都让人不能自已。有时候训练结束,闲暇下来的时候看到那个养眼的贵族小队长贴着窗边往外看,手里握着的手机巴掌大,空荡荡地组成一幅画,有点寂寞的感觉。
 大家刚刚来报道的时候也是如此,安静得不敢去打扰这位天才,两个世界一样的鸿沟将他们分离,直到他转过头来。
 米海尔从椅子上跳下来后环顾四周,微微笑,握起一个又一个人的手。

“安东·弗迪雷维奇·罗吉科夫。”
 “你……你知道我的名字?”
 “你有尤里的电话吗?”
 “……啊?”

“威廉·阿尔瓦雷斯。”
 “你有吉姆的电话吗?”
 “外带希纳蒙拜托了。”

“塔姆塔姆·文森特。”
 “你有皮哥的电话吗?”
 “不我对丽塔没兴趣。”

“鹰羽龙。”
 “你有星马烈星马豪乔布雷特藤田J土方令的电话吗?”
 “还有你的也来一份吧。”

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米海尔近乎于疯狂地抄录着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

**

“哈?米海尔?”卡罗扬起一边的眉毛,做出不在乎的表情,“那小子被家族保护得太好,连兴趣爱好都是老头子的玩意儿,有手机以后像是女高中生一样疯狂交换邮件也是正常的。”
 “……是吗zonamoshi?”
 “嗯,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不大爱动,去也就是去森林湖边这些比较安静的地方。所以想要跟强者相聊的话出去拜访人家处于闹市中心的家庭他会受不了。”
 “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方面阿鲁……”

“你们怎么聊起米海尔啦!先给我松开好不好!”艾吉两只手大拇指被绑地丢在一边,身上有些可怜兮兮的青伤,这些是他在逃卡罗的飞刀时冲到希纳蒙的房间里结果被小姑娘的叫声吓到从车窗外翻出去又正好砸到在外面散步的豪时被神经反射冲出来保护豪的何望揍的,孩子委屈地憋着嘴,看着这些现任队友们把自己绑起来以后就再也没管,心里倍儿难受。
 “你的叫声太吓人。”卡罗把小刀在他眼前晃了晃,“简直像犬吠一样刺耳——尤其在我要睡觉的时候更甚。”
 “唔噢……正常人被队长告白当然……不是你是我们以前的队长。”艾吉趴着嘴解释,“突然就打电话来开个不有趣的玩笑到底算什么……都会被吓到吧我觉得。”
 “嘛艾吉你反应太大,我被烈兄贵说的时候很平静啊。”

卡罗一个趔趄踩到了艾吉的脚腕。

“这样吧,这样吧kini,你这个无线电我们就接收了——虽然说来别人队居然带着无线电要窃取情报有够低级。”希纳蒙把艾吉那个自带无线电的墨镜放到一边去,她的大哥大早就在艾吉逃亡的时候被弄坏了,因此好脾气的小姑娘难得的,有些生气,“如果布雷特再打来,说他是认真的话你们两个就淡定地聊聊,我们也做好事儿zonamoshi,你也不要再那么吓人了zeyo”
 “反之,如果没有。”卡罗站起身来装作故意地又在艾吉脚腕上补了一脚,“你最好让布雷特给我准备好开这种容易让人神经衰弱的玩笑的理由。”
 “……队长快来电就算是道歉也好啊!你要我一个人面对这些吗!混蛋布雷特!”

**

“布雷特,你又在干嘛。”
 “……如果艾吉给我回讯,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会表白,真的。”
 “……加油。”

*TBC*
 下章完结交换队员篇/wwww\下下章开生日会篇(不
 其实这章写的手感不是特别好,主要在于没什么特别的梗了……
 /wwwww\顺带决定不混贴吧了转战博客自己一人乐挺开心的
 其实我觉得卡罗跟谁CP都没什么差感,目前定的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到一起的]卡海/wwww\

 

评论(3)
热度(19)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