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那些腥风血雨百花缭乱的WGP日常-交换队员篇-2

章1 章3 章4 章5上 章5中1 章5中2 CP观


02.拖家带口

“我们澳洲队是一个整体zeyo,如果听不到队长的声音我会睡不着觉的kini,所以必须要带着电话才能来这里呐抱歉zonamoshi。”
天知道卡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要有怎样的好心情才没有把这个不会说谎的小姑娘丢出门外。

这次的交换队员其实是一场阴谋,虽然始作俑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所举办的活动没有增进大家的友谊反而让队与队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大多数队伍都打算利用这一周的时间造势,把握人气,还有一些队伍例如NA Astrorangers还有ROSSO STRADA等则想着要探听些情报。
但实际上并不是很多人都处于这种任务中状态。
星马豪在红色的技术间里好奇地乱窜,艾吉找到了做蛋糕用的奶油棒很开心地玩着。
希纳玛紧张兮兮地看着卡罗,右手拿着黑色的大哥大,上面有澳洲队的标签;何望是个幸福的胖子,他从沙发缝隙找到了本巨乳系的小黄书。
“真是太不健康了阿鲁!”他用一种我明白的眼神看着白毛队长。

那书不是我的……意大利队队长很想辩诉但又习惯性地板着个脸,而以他一贯的作风堵住队员嘴的方式就是暴力。于是他把小刀往桌上一砸,吓得艾吉的奶油洒到了豪的眼睛里——真心的,那场景比何望手里的小黄书还要R18。
“集体会议!”
然后,卡罗活了那么多年也从未看过的场景出现了。

“……等等zeyo!队长队长zeyo这里的队长表情好像很严峻kini!”
“即便我发现了你的库存也不要这样吧阿鲁……再说我也喜欢巨乳大家可以一起聊天了阿鲁!”
“……卡罗,我很不爽你是没错,可你以这种表情表现跟我战的情绪我就不好办了。”
“喂,卡罗……”星马豪从队伍中离开上前一步,自从知道了卡罗开始正常玩车了以后他便对这孩子有一种相当莫名的好感,“那个,刚来我们是太……嗯……抱歉。”

“傻蛋,你在道歉哪里。”卡罗撸了把脸,“我只是看你们还挺有秩序,有点受惊。”
“……”艾吉搔搔被奶油糊上的头发,从沙发上跳下来,“那个,卡罗……虽然这么说不好,但这里的大多数都是队里最无组织无纪律的……”
“是吗?”
“是啊!这里唯一的良心只有希纳玛啊!”
卡罗托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甩甩手走回房间。

“自由练习。我回房休息一会儿。”

他用后背抵住那扇因为泄气而无辜地被小刀戳得千疮百孔的房门,长叹了一口气。

***
“你吃了吗?”

没有人告诉欧尼他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这里是菜来大饭店,虽然光蝎有独立的练习场但大家还多是聚在这里。大三元老师很干脆地就请各位交换来的队员来搓了一顿,摆的一大桌的菜让各队都开了眼界。
“真是高级呐GESU。呐,这是什么GESU?”
“猴脑呦。”
“GEGEGEGESU!!”

欧尼没有动筷子,他默默看着桌上的菜,把头发往后一甩便朝着正招呼人的光蝎队长走过去。
擒贼先擒王,先发制人勇者胜……他这样想着迈出了步。

“嘿,小男孩,我跟你说,你也知道我们ROSSO STRADA……的手段。”欧尼笑了笑,紧贴在阿东的耳边,“最好能给我最大程度的自由,或者可爱的姐姐也可以呦。我是有任务的啊……boy~”
“哎呀呀,有人问你吃了吗你应该说吃了而且说是韭菜盒子呀!不知道国风可不好办了,你要明白我们的习俗……”阿东笑着也贴过去,“饭后一小时,天台。”
“屋顶那个小场子?东东呦,没想到你一张温和的脸下灵魂是那么够劲!”
“呵呵。”阿东意味深长地用单字笑着拿出了绑腿。
***
“里欧,我爱卡罗。”
“等等,欧尼你怎么了……”里欧在Odins很开心地过活着,不得不说这里的纯爷们儿真他妈多太让人他妈的幸福了,结果欧尼就给他来那么个丧气的电话,“虽然队长的确很有男人味儿我很中意而且饭里的小苹果丁强迫症我早就克服了他还一直给我做着让我超感动……但爱这个词我还以为是我或者卢奇先说的呢!结果你居然说啦?怎么啦?”
“里欧,我爱卡罗。”欧尼揉着小腿,难得地颤抖着,一边阿东给他做着护理,“你还记得以前那个总是给我们面包吃的中国人嘛?听说他打散了街上的混混们,结果我出了眼界了……中国人都会武术!”
“我踢着你腿上的麻筋儿了……还有我只是跟我大哥学的哪是什么武术啊……”
“东,你哥哥是做什么的?”
阿东沉默不语,只抬头留给对方一个纯情的笑脸。
***

赛场,是赛车手的仙界;胜利,是赛车手的浪漫。在急速冲锋下向着终点飞去,路旁的呐喊声都被风扰乱变成嗡鸣。这时人身体里的血液高度膨胀,挤得脸上渲了一层艳红色,习惯勾心斗角的卑鄙的人类在高度刺激下追求着速度的飞跃,几声最后的呐喊如同绝望中希望的光芒一样引领着人前行。当腿被铅块缠住,精神在雨水中浸入湿沼而牵上过分的重力时,也许只有那一抹光能够引领我们前进,或者说是给我们找来了真实。
我们的灵魂就在这里,我们的心就在这里,我们的精神就在这里。
我们是赛车手,我们等待着命运为我们让路。

日本的武士,牙买加的疯狂奏鸣,美国高文明下的机器人,北欧世界身披铠甲的战士与热带雨林里一抹瑰丽的清凉。
我们现在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所以,请大家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吧。”星马烈拍拍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大家进行指导,毕竟对你们中的许多人我都不了解。总之,走一步看一步。我们TRF并不会耍什么坏心眼,只希望遵守赛车手精神,与大家求同存异。说实话,我并不很喜欢勾心斗角,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家相信我。”

这次来到TRF的朋友是熟悉的队伍中不很熟悉的那个人,各怀心思的四位新队友在刚来时便对练习场进行了细致的考察。毫无疑问的,他们都带着任务,也许就是烈刚刚所说的那个“勾心斗角”,成人的卑鄙被现实挤压进而在孩童的天真中扩大化了。
小小的队长没有什么威严,在原先的队里即是如此,更别提是在陌生人面前。但毫无疑问的,这句话结合着开始那一段激奋人心的赛车手宣言给人一种震撼,这到底是战略,还是什么其他的,也许谁都不明白。一时间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异样。
“我们是……赛车手吗?”
薇琪的喃喃自语让珍娜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如果没问题的话……那就这样吧。不过我也知道结果啦,说也没什么用,到头来也都是这种表情啊。嘛,你们不会相信我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烈看了看穆恩思*,又看了看珍娜,最后把目光移向哈玛的时候几乎都有些莫名的悲凉。然后他说话了,在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战友”面前。
“……对不起,其实我啊……”他想伸出手,最后又放回去,“其实我嘛……我真的,很喜欢大家。如果是朋友的话……就好了。”
“能做你们的队长,真的很幸福。”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该说的!我是个赛车手啊!”

“我们是朋友!我知道你的节奏!”
“一起鼓励海教练的那一场比赛我还记得……烈队!”
“我……当初聂明真的很受你们照顾,看来我也的确只是个小女人。”
“Retsu·Seiba。其实我早就承认过你,你也承认过我。就在那一场比赛中……”哈玛伸出了手,与其他人一同,“我永远记得你,就像记得每一次对主的宣誓。”

“啊……谢谢大家!”烈高高兴兴地握手,同时从身后抽出一摞纸来,“为了更好的训练,请大家把你们通常的训练方式和赛车的长项填在这张表上。请大家相信我,我会争取让大家在这几天里有所进步的,绝对不会让你们感到拘谨……”
““““烈队!””””

***

“呐……就那么直接把车子的节奏说出去,也不大好诶……”
“笨蛋!你就是个笨蛋!空气刀的原理怎么能告诉外人!笨蛋!”
“真是小女人啊——为什么当初只警告了聂明没警告你?好吧我知道我失态了。珍娜,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哈玛。”布雷特非常冷静,“没关系,我们还有最后的武器。”
“其实布雷特,我把马尔斯计划和卫星的一些事情也……”
“哈玛,你为什么是哈玛。”
“……”哈玛苦恼地扒住自己的额头,“队长,真的很对不起,但我感觉Seiba也许是真心的……”
“不管真心不真心,我们必须改变策略。等到交换队员结束之后再讨论,而在这期间……有什么事,跟我播报。”
“明白!”

***

并不远的操作间里,烈正慢慢地总结着新队员们交上来的表格,远程跟弟弟打情骂俏。
他歪着头用手掌把电话贴在脸侧。

“我说啊,你要小心卡罗……好啦好啦我真的对他没有好感——什么记仇啊Sonic又没被毁,我跟J不是也挺好吗?……嗯。嗯?我什么时候欺负J了?嘛总之你快点回来啦,没人吵架都烦死了,安静到要死真的不习惯……我怎么可能去ROSSO STRADA给你送小香肠!”
烈歪了歪头,似乎在逃避弟弟的撒娇攻势:“好啦知道卡罗是好人,真不知道谁是你哥……什么叫我才比较阴险?我哪里有阴险,我很朴实好吗?——哦你啊,你那是傻!”

“说起来,你居然会担心情报的丢失啊,真是难得……哦?艾吉是去打听情报的结果只打听来卡罗会做饭吗?”
“不,是他已经忘记这码子事儿了。真是个笨蛋啊,唔噗噗估计布雷特这次可perfect不了了!”豪明显是很开心地说着现任队友的坏话,希纳玛给了他一个两分钟的手势——他借走大哥大的时间不能太长,不然吉姆会担心——“这时间真是碍事……总之,烈兄贵我有点心悬!你这么笨又容易被蒙!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哦没问题。”烈爽朗地笑了笑,把手上的文件排成一摞放在一边——

“绝·对,没问题。”

豪打了个寒颤。

TBC.

附带小剧场<通报任务情况的艾吉酱☆>:
“嘿,队长,你知道吗?那个卡罗……对就是那个超欠揍的,居然会做饭!”艾吉用无线电联系身处使馆宿舍的布雷特队长,本来与对方亦竞争对手亦哥们儿朋友的自己在得知了什么大新闻以后第一反应便是与他倾诉,“我本来还以为他只会勾女人和耍阴谋,没想到还是个全能。不过可喜可贺的是,似乎这一次他不打算耍阴招……但是队长,他还是很强。跟我们做对抗赛的时候连那个星马都没有赢过他,以一个车头的距离输掉了诶。”
“艾吉。还有别的吗?”
“啊,我也没赢过他。”
“……我知道你赢不过他,还有吗?”
“哦呀?嗯……哦对了,他好像对星马弟弟有琦念。嘿嘿……”
“……艾吉,你的目光都在意大利队队长身上吗?我让你去干什么,告诉我。”
“嗯?你让我干什么?”艾吉想了想,“哦对了对了,好像上头下规定要换队服,然后我终于能摆脱咱们那个超人色调的衣服了。还有就是……卡罗有肌肉!而且身材超好,他穿着那件从领口开到肚脐眼的私服出场时我感觉自己好像输了!”

布雷特默默挂断了无线电。

评论(1)
热度(18)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