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全员】那些腥风血雨百花缭乱的WGP日常-交换队员篇-序+1

章2 章3 章4 章5上 章5中1 章5中2 CP观

序:

今天的世界依旧和平美好,波澜不惊到让人想大打一个哈欠挥挥手回去睡个回炉觉。


TRF过着以前的日子,几个人时常聚在一起,有时是训练,有时是话家常。鹰羽龙交了个女朋友,在大家衷心的表扬声中他的面部表情时时处于一个欲言又止想说没法说纠结到半面瘫的状态。
烈依旧在做着他负责的队长,但是气场比以前要强许多。他把弟弟拽在身边用规矩绑着他,然后一脸温和地环视世界杯的队伍们。
滕吉比以前精明多了,他说从烈的脸上能看出两个字,一个是屮GESU,一个是艸GESU。


ROSSO STRADA依旧凌乱地内乱着,卡罗作为意/大/利队的队长甚至以为自己要变成时刻都在胃痛的德/国小白脸。
“我喜欢这个小女孩,有点男孩子气的更让人兴?奋!”
“卡罗还在那里,我想也许听他……”
“哼,真听话啊。卡罗吗?有我在这白毛威风的时光可长不了……——啊那边那个不要换台继续看下去。”
“妈的,卢奇不要再看成人节目了好吗,会肾虚。”

卡罗拍了拍桌子:“明天有一场选拔赛,有一场……”

“比起巨乳果然长发才是萌点?”
“卡罗……所以卡罗已经……”
“不看成人节目的男人才会肾虚!!”
“你丫当初在红灯街看得还少吗?”

真不愧是意/大/利人,被训练得再心狠手辣也还是没法儿将不着调和发散性思维舍弃。
面对队友时一向只有瘫和扭曲笑两种表情的队长慢悠悠地起身,不带任何关注地走出会议室,面部平静不起波澜,他想等到大家都饿了的时候,会到电视机收音机台式电脑玻璃台灯PSP都被他毁掉的食堂来集合的。
在这之前,先擦擦刀吧。

卡罗从兜子里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小刀。


NA Astrorangers的日子和谐而充满生机,艾吉一如既往地在作死,被教练拽出来狠训了一顿。乔说她有了喜欢的人,最近一直在MSN中,不知道和谁聊得很开心。
布雷特倚着栏杆望着天,大使馆外的天空一如佛/罗/里/达的灿蓝,像是不属于日/本般的的自由阳光在空气中蔓延着,这让他想起祖国。
哈玛悄悄走了过来,两只手跨住栏杆,摆出个沉思者的姿势向窗外看,他在想着第一次WGP上他与那位看起来温和实际却无比狂帅酷霸拽连时髦值都点得超高的日/本队队长的较量,到了后来脑袋就偏了神。最好懂的人,也是最不好懂的人,我猜,他现在在看着未来,而不是过去。
艾吉在他们中间找个了地方蹲了下来,依旧是那个作死的笑,一只手攥成拳戳着地,像是对女神效忠的希/腊斗士。
时间流逝。

“十分钟都没有换个姿势,你们是有病吗?”星马豪特地从哥哥那里请假过来给乔和龙搭线,没找到小美女却看到了深井冰的三个人。呆愣愣地观察了十分钟以后他表示这是他看过的最神经质的队伍。
“Go·Seiba,你来了。或者说我等到了你。”布雷特仰望着蓝天,然后打了个响指,“乔回老家了。”
“啊!等等,为什么?你们不是还有比赛吗!”
“我想她是要处理一些事情,像是勇者对抗黑炎龙。我相信她会成为伟人。”哈玛笑笑,“我看到了她的特攻服,没想到这一天那么快就要来临了。”
“我们谁都没想到,Seiba。”艾吉吹了口口哨,连他身上的那股子流氓气质也突然变得神秘,“她走了,做着你想不到的事。即使她明天就会回来,她也成了超人。”

“过来吧,小豪。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喝杯可乐!”米勒朝呆愣中的孩子叫着,因为隔得比较远,他必须要用吼的:“乔明天就回来!”
小豪也吼:“明天就回来!我知道!她干什么去了!你们这群神经病,不会让女孩子平事儿去了吧!”
“不!!不是平事儿!!是漫展!是!漫!展!她是粉红战士!!”

星马豪回家以后跟哥哥说他想让日/本队全队都去一趟美/国队进行参观。
“美/国队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豪顿了顿,继续说,“可以交流,可以成为朋友。更重要的是,虽然有四个神经病,但他们还拥有一个正常人。”
烈抚摸着弟弟的头,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看见我就满脸不自在?”三天后的友谊赛上,布雷特撇头看向刚刚下场的日本队成员,“你们队长是情绪紧张吗?”
“是吧……”J歪着头,“他已经这样很久了,我们都习惯了。说来布雷特你的姿势……”
“怎么了?果然还是用JOJO立比较炫酷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总之……就这样吧。”

今天的美/国队,依旧倚栏杆倚得很销魂。


Eisen Wolf的情况有些不妙。这并不是说他们又脑袋崩弦地派了二队来参加世界杯,车子的性能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该私奔的私奔,该合体的合体,在比赛方面来看是前途一片大好格外光明。
米海尔从意/大/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上午过去的时候卡罗正沉默地把小刀擦得锃光瓦亮,据他说四个小时前他就已经开擦了。
——没擦透真神奇。米海尔看看他。
——不,擦之前这是锈的。卡罗答话,那扯淡的表情让米海尔打了个寒战。
“没有问题吗?”
“那群败犬,我可不想指望他们……丫蛋的。对了我说啊,红毛队长最近的表情让人很不爽,你不去趁人之危一下还来找我闲篇?”
“他看我的表情也很是那样,不想撞枪口啊。你的表情也很难堪的。”
“豪那个笨蛋去美国大使馆那里了,想心情好也没办法。”卡罗把刀放在一边,冲小王子一抬下巴,“战友,递给我酒精。”
“战友,加油。”
卡罗冲对他鼓励的米海尔很潇洒地挥了挥手。

Eisen Wolf不妙的原因好像就源于此,比如说每次米海尔从意/大/利一回来大家看他就是跟吃了翔一样的表情。
“没关系,我们是助攻。”阿道夫拍拍米海尔的肩膀,“不管你喜欢上了哪个队长!即便他看谁都是满脸不爽我们也会支持你的。”
米海尔说你们的脑有点问题啊虽然微妙地有重合但我觉得你们说的那个绝对不是我想的那个。

这时候叶利和休米从练习场上下来,并肩(重音)走了过来,看到队长以后习惯性地想要行礼,被米海尔制止下来。
“不要那么生疏——你们两个满头是汗呢,刚练习完吗?”
“对,不过这次并没有作合作练习,我让叶利对我进攻。”休米撇头看看旁边的小伙子,“技巧不错,非常难缠。”
“但大概也发现了车子本身的问题,我想我们还需要对设定做些调整,但是……”叶利也回看休米,“如果依旧要玩‘私奔’的话,我认为还是这样最好。”
“你所想的是这样?”
“我觉得是吧,毕竟搭档了那么久,一下子离开你有点不习惯……”
“上次二队失败是因为没有我?(笑)”
“如果你想那么理解就这么想吧,虽然并不是这么回事。”

诡异,太诡异了。米海尔沉默地看着他们,为什么你们那么正常的交流氛围却还是不对,考虑过我的心情吗。

好像是听到米海尔心音似的叶休两人回过神来,直愣愣地半天才说了一句:“队长是刚从卡罗先生那里回来啊……”
好了,我明白你们是在误会些什么了。米海尔拍拍手:“今天晚上集体会议,我觉得我需要让你们的助攻不要错了方向。”
一个努力中的队长,一对夫妇(雾),两个连目标都搞错的助攻。米海尔糊了一把脸蛋,他大概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上次世界杯中落败。

我们的故事,从这四个队伍的日常入手。在世界的关注之下,就那么普普通通地开始了。


队员交换的故事。

01.波澜乍现

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六点,万物复苏,晨曦初启。
ROSSO STRADA的箱车停在离使馆二十公里以外的荒山,为了方便车子的调整和训练,那些粉丝多到让人嫉妒的意大利帅哥要在这里进行为期一周的练习。
欧尼抱怨着这里没有美女,里欧则感叹人生多么苦涩荒凉的世界没有小花伞让他感到了绝望,卢奇最近喜欢上欺负左拉,具体行为就是讽刺那个白毛队长卡罗。
卢奇仰着脖子说了:他看起来是狂帅酷霸拽,实际上当真不敌我,如果ROSSO STRADA没有他,哼哼……那就是我的天下!
左拉吐槽去你妈蛋你个心理不健康不就是小时候贫民窟里你喜欢那小姑娘爱丽丝给卡罗递了封情书吗你至于吗。
卢奇把神剑号的刺刀弹出来直冲着左拉的额头就飞过去。

天边刚泛鱼肚白,一周的时间已经将近完结。明天他们就要返回使馆重新调整队伍和车子设定。那个在外人看来狂帅酷霸拽的队长卡罗穿着那件紧身黄背心在厨房里溜达着,手里拿着一瓶醋和一袋番茄酱。
也许大家会认为这一切显得那么荒诞而且可笑,但的确的,那个潇洒到背离世俗的中二病正在给整队人做早饭。

六点十五,鸡蛋煎好,上面要铺牛排酱。面包不能热过但必须用粘芝士夹好,不然欧尼会狂躁化出去搭讪一切他能看见的女孩子。
六点三十,意大利面完成,里面要放海鲜酱料,装点用的水果不能是高糖分的,必须切成块状。曾经忘记切块的卡罗盯着里欧看了一天——那位清秀的少年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直在喃喃着让我出去之类的话。
六点五十,两份三明治夹鸡蛋,配汤早就已经做好放到了一边,一份加了半锅的水,另一份则放了一罐西班牙辣酱。卢奇和左拉的味觉不是很正常,一个太淡一个太重,小时候乱七八糟的东西吃多了留下的后遗症,没办法。

于是七点二十的时候,来了一通电话。
“嘿,战友,早上好啊。”
“早上好。”卡罗恶狠狠地切着苦瓜,动作果断果决到让人心里一颤。因为占着两只手,他不得不用肩膀夹住手机,“终于早起了啊,米海尔。”
“嘿嘿,打算给休米他们做个爱心早餐。天天练习也怪累的,总不能真成少爷吧。”
“你过来ROSSO STRADA,我让你感受一下保姆的生活。”
“抱歉,我还没有变成自虐狂。”米海尔在那边轻轻笑了下,“诶,对了,问你一件事。”
“有话说。”
“碳烤鸡翅要烤到多黑?”
“……大爷的。”卡罗把苦瓜装好盘后擦擦手把手机从肩膀上拿下来,“已经变成黑的了!”
“嗯……碳烤嘛,烤成碳的意思吧,不过虽然外面黑糊了剥开看却还透着血丝,我有点心虚呢……”
“替我给休米带个话。”卡罗把一串小刀挂在裤子边上,“祝他一路好走。”*

他把飞刀扔向队员们的房间。
“他妈的,都给我起床!五分钟以后不集合完毕就把你们送Eisen Wolf去吃碳烤死神镰!”

<<“好今天的WGP焦点依旧准点开始了哦!今天巨蟹座的吉祥物是红宝石,啊,这个红宝石是指一种矿物,而不是宠物小精灵哦。最近的一周都没有赛事安排,由于连续的降雨和大雾比赛完全没有办法进行。许多FAN已经开始抗议了——今天我们特地请到了光蝎的教练大三元老师,作为铁心先生(瓷艺上)的师父,大三元老师也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呦!那么让他来给我们做次讲话。”
“迷你赛车非常值得我们去游戏,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也很为之而迷恋。能看到大家在赛场上随迷你赛车而奔跑的场景,就是一种幸福。然而最近的连续降雨把原定的月球陨石跑道陷入到一片湿沼中,不管是车还是人都会有掉进水沼的危险。经委员会协商,还是决定取消这一周的比赛,真的是,非常的抱歉。”
“啊,不能再玩赛车,即便是一个星期,也多么的可惜啊——但是但是但是!我们给大家推出了一个特别节目!队员们的日常训练和他和他和他的相处模式,许多fan已经给我们来信说要看看日常的WGP小队,而特邀嘉宾和指导老师铁心老师在本来要进行的各队参观上做了些许改动——”
“大家好,我是铁心。噗噗噗……如果只是一个队伍的话,那就太无聊啦!果然还是抽签打乱一下比较好,馁?”
“就这样!我们即将推出时常一个星期的跟踪镜头,WGP焦点节目也移至每晚六点半,这样,各家的小朋友们就可以跟大人们一起在吃饭时——”>>

电视关掉。
“四驱斗士依旧是那么闹腾啊。”
“没钱了吗?”
聂明看看四周,遥远的另一头朱莉安娜跟教练谈笑着。
“呐……烈兄贵,名单发下来了吗?”
“豪。”
“……烈兄贵你不要一脸艸地看我……”
“这次你要去ROSSO STRADA……”
“卡罗?!”
今天的哥哥,帽子依然是绿色。
“阿碰和立直不在一起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双胞胎一起说,“我们是远程连线,不会因为不在服务区无法共同沟通的。”
“神州行。”
“我看行!”
尤里一脸严峻地看着分下来的名单,对于他而言这就是一场战斗。

于是,各队开始召开紧急会议。

“卫星脱离,非战斗的战斗,米勒,哈玛,给我重视起来!”
“我们的团队合作在这一周里会得到极大的削弱,幸好他有队长看留本队的规则……如果哪里有问题,联系澳洲队的fox 2,让他来对我通报。”
“我的天蝎号已经饥渴难耐了阿鲁!”
“聂明,你不要多说话,这一周也许是整个世界杯的关键。”
“朱莉安娜,你负责调整好所有关口,把可变式尾翼卸下来,练习的时候不要再装上它。”
“这是一次示威的好机会zonamoshi!”
“节奏!节奏,让他们看看我们的节奏!”
“星马烈。”米海尔把耳机取下来。
“星马豪!”卡罗的小刀上显出他自己的影子。
“我们需要造势,毕竟现在的日本队还太过弱小,还未开发秘密武器的我们,在上一届WGP里的表现过分出色了。我们需要的是神秘感,是欺骗。”烈看着豪的眼睛。
“烈兄贵,能不能看看别人,龙也要去Eisen……”
“因为你最不严谨!豪!”
“那你也不要一脸艸地看着我啊烈兄贵!”
铁心喝了口茶。
“你们这群小孩儿啊,我就是想让你们增进一下感情而已呢!对吧,TRIDAGGER?”
被不知不觉摸了车子的龙高抬起右手。
“请问我可以揍他吗,土屋博士?”

那么,就在一片平静中
波澜四起。

-TBC-

说明一下借用的梗:
*碳烤鸡翅
用的微博上一个霓虹的少年做的碳烤鸡的梗,实在太萌逼就用在这里。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少年如何在正确的指导下做出碳块!有看到这个围脖的帮忙补一下地址。

***紧身黄背心
决赛第二场前夜,卡罗桑风骚的黄背心·完美的背肌·我苏了一个小学生救命……
说来我真心觉得裸穿那件背心跟没穿一样都让人想舔prprprpr(。

想要写交换队员,人妻卡罗(。),被艾吉玩的水深火热的卡罗(。),被豪酱搞得乱七八糟的卡罗(。),被NTR小王子拖下水的卡罗和幸运E卡罗。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跟你们说我超爱欺负他的。

评论
热度(37)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