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

四驱退坑了|文手转画手中,偶尔会瞎写点东西吧,大概|因为不会上色,一直在学,上色风格一直在变|墙头多爱玩失踪关注慎|微博@学历暴跌央 @央的练画po,很无聊

【歌王 莲真】麦麸这东西很危险的

*我只看过动画

*西皮味儿淡如水,但还是有西皮

*没什么家庭大义,这里的莲真就是单纯的偶像

*所以也很哦哦西,我这里的圣川脑子有洞

*时间线啊,大概在第四季之前吧

*副CP:室友组无差,有一点那翔,前辈组岭二x兰丸,有那么一点点

很平淡,很单纯,很淡然的文

就两章然后就坑了,OOC得挺厉害的,与其说是文不如说是群口相……

大家随便看看吧

【歌王 莲真】麦麸这东西很危险的

00.

神宫寺莲突然就感觉自己很不懂偶像的世界,连带着也不懂shiny的世界。

圣川真斗就在他旁边,一脸肃穆。

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有多让圣川难办,神宫寺莲知道,他的发小甚至都没听懂。

那是当然,不谙世事的大户人家贵公子,就连放松的时候看的都是演歌和时代剧,他能知道什么叫麦麸——神宫寺莲不吐槽,吐槽不是他的风格。他只做实际的事情,于是他挥手:“拒绝麦麸。”他挥挥手,“再见,拒绝麦麸。”

日向看着他,一脸悲怆,他来跟莲说麦麸的事儿又不是因为他想,shiny下的指令为什么要跟我说拒绝。

日向表示不行,神宫寺表示不听,林璃在旁边站着,后头跟着starish的四个前辈。圣川呆呆地站在莲旁边思索了一下现在的局势,决定加入战局,这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混乱。圣川先生脑子有洞,而这并不仅仅体现在一言不合就跑出去淋瀑布上,也得怪神宫寺,不知道他那么熟悉自己发小的人怎么就放心让他自己在一边思索,难道神宫寺不知道放着火星人在地球上是很难生存的吗?

“为什么要麦麸。”圣川打断他们问。

寿前辈很和蔼地看着圣川,在神宫寺莲反应过来之前用平稳地语调说:“因为那是一种在增进偶像之间情感的同时快速增加组合在年轻女性内部人气的方法,有效,快捷。”

“那为什么神宫寺不麦麸。”

“因为很危险。”兰丸把岭二一掌糊到旁边美风蓝的肩膀上,他用很摇滚的口吻跟自己的后辈说,“这次我希望你站在神宫寺这边。”

圣川没注意到他两位前辈的异样,握着下巴思索人生。莲觉得他应该说些什么,刚要开口,就被他可亲可敬的前辈打断。

“以前你的前辈——兰兰也麦麸过!”岭二从蓝肩膀上抬起头,“虽然最后终止了。兰兰的rock精神记得在麦麸中发挥到了极……”

圣川:“老师,我同意麦麸。”

日向:“谢谢你的配合,圣川。”

神宫寺:“……”

神宫寺突然发现自己那位黑崎兰丸一生推的发小就这么被寿岭二忽悠进去了,而要说服这么个死心眼子比跟日向老师耍心眼难得多。他放弃了挣扎,退而求其次,涩着嗓子没那么从容地发出了最后的疑问:“至少换个人来组合……”

圣川:“组合?”

神宫寺简直想拍自己一掌,说什么组合啊,他发小估计又误会了。

日向看着这两人,心累,很心累,他呼出一口气很疲倦地问:“你们要谁啊。”

御曹司一个听懂的一个没听懂的两个人思索完全是两个路线,一个是图至少方便没那么尴尬,另一个是希冀跟自己的心之友再一次组合,总之异口同声动作相同连声音里的急迫感都一模一样地高呼着一之濑时矢的名字。

“你俩挺配。”美风蓝很淡然地开口,“同步率百分之九十八,麦麸的不二选择。”

“嗯,就你俩。”寿岭二拍了拍日向的肩膀,手指呈V字形指着莲真二人,“我看行的。”

神宫寺第一次很想让这几个前辈赶紧巡演去,爱去哪儿去哪儿,快点走人!

01.

前辈第二天真的要走人了,但他们就算走人了自己也还是得跟圣川麦麸。

首先得给圣川解释什么叫麦麸。神宫寺默默哀伤:希望发小听到解释以后那个传统而有洞的脑回路不会说自己在耍流氓。他深呼了一口气推开练习室的门,然后看到一之濑时矢跟圣川在对望着着,一之濑跟跳芭蕾一样舒展着胳膊拉着圣川的手,他的表情仿佛是个王子,而圣川跨立着侧身迷茫地对着他,两人深情对视,旁边四个组合里的其他成员张着嘴用手机录像围观着。

神宫寺:“……”

“toki在给masa解释什么叫麦麸。”音也走过来害羞地笑了笑,“这真的很让人难为情诶,不过我觉得莲的话应该更游刃有余吧。”

神宫寺看着浑身僵硬被一之濑以经典的诺基亚牵手姿势引导的圣川,有点脑袋搭不上弦:“啊?”

“因为莲比我们更加开放啊,很成熟的感觉。”

神宫寺顺着他的话头眨了眨眼:一之濑额头冒着汗,他一边揉捏着头发丝儿一边用siri的口气说:“我昨天也查阅了这方面的资料,从几个专门的漫画里我大概知道这样做并不过格,实际上一些麦麸麦的过头的可能会有一些超出于你想象以外的事情发生。我和音也商量了很久,觉得还是搂抱更适合我们组合的阳光感。然而你和神宫寺应该要更进一点,因为每个组合的气质不同,虽然圣川可能不想接受,但你们大概要做到比较深的……”

神宫寺:“……”

“oto,你平时到底是怎么看我的。”神宫寺顿了顿,不等音也回答又叹了口气,“你们也麦麸?”

“大家都麦麸。”音也回答,“都麦麸的,昨天晚上我跟toki看了一晚上的资料,《穿越之霸道伊达政宗爱上我》一类的,但还是有些不懂啊。”

大型犬拉着长音感慨:“麦麸好难啊!”

神宫寺看了看,自己和圣川,音也和时矢,他又环视了一下,翔正在和那月对着那两个凡尔赛玫瑰指指点点,塞西尔坐在行李箱上拿着个手机很不情愿地拍着,偶尔冲着耳朵上的蓝牙抱怨着喊着你给我换个人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卡缪那个人简直了——

所以说神宫寺真的很不懂偶像的世界,前一天他们还是男友型偶像男团,今天就集体麦麸了,早乙女也是胆大,愣是不怕女友粉们高呼着呐喊着举着粉拳悲愤着的抗议,那月和翔那俩平日就基基的就算了,自己这牧羊人型的偶像,你突然就让人转型……

牧羊人决定给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小羊们(公)指点迷津,他敲敲门板:“你们这样做不对的。”

他在众人充满希望的目光中走过去,托住圣川的腰,打算给对方掰个像个男人又基佬味十足的姿势——虽然他也不很懂,但至少比刚刚那个凡尔赛玫瑰要好——他托起圣川的腰,正过对方的腿,顺便把对方那个从小留到大有时候会收脸有时候就显得脸很大的姬发给撩到耳朵后边。

“好了圣川,把手给我。”

“……”

“圣川,别挂在toki身上了,把手给我。”

“……抱歉。”

神宫寺把两只手插着抱在胸前,无奈地看着他:“……我就是想给你摆个合适的姿势,你怎么就不能配合,难道说你还在因为昨天晚上的吵架而——”

“神宫寺,你说怎么做就好,我自己摆。”

圣川尴尬地把手从一之濑身上放下,他刚刚一直抓着对方,但也没有与心之友有超过两个手掌面积的接触。

“我自己摆。”

——圣川真斗,纯情少年,DT贵公子,十级拥抱恐惧症。

02.

脱了衣服就是大卫像,从石膏的角度来说确实很哲学呢圣川君。

神宫寺把自己的脸埋在手掌里,发小好歹也算是个跳舞跳得好的,怎么一摆姿势这身上的关节就这么硬。

他还认真回想了一下以前他们拍的CD封面和海报,嗯……好像蓝发青年凹得最狠的一个姿势就是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啊还扎过头发……

“……你记得我之前Dear Burning my Lady那张专吗,你学着那个凹一个?”

“……我怎么知道你CD封面……”圣川叹口气,凑合着把手抬了一下,“这样吗?”

Dear dreaming your lady——这还怎么burning,神宫寺看着自家发小跟老年人伸懒腰似的姿势:这还怎么burning,您这也忒小清新了,别提撩妹,硬要说的话有点像瑜伽……

“masa要不要换个表情?”

音也在一边一直看着,他有点看不过去了:“就是欧洲男模的写真那样,稍微害羞的笑,眼睛往上抬那种?”

“抱歉,能不能说的不要那么抽象……”

“录Independence的时候的toki。”

toki:“???”

圣川想了想,拒绝:“不行,那种大概我没办法驾驭。”他眯了下眼,牵扯了一下脸上的肌肉,然后沉思许久——不行。

“那圣川喘过吗?我记得录night dream的时候你那组的喘息很好评。”

圣川真斗点点头,一脸严肃地喘了一声,本来在一旁愁着的神宫寺一个没憋住噗嗤一声。

圣川很恼火:“有什么可笑的,我们那组都是正经人……”

翔在一边脑子里构建了半天,有点想象不出来当时唱歌的情景,他问真斗:“当时大家都一脸严肃地唱歌吗?”

——突然间降下的!

——夏季的暴风雨!

一直掉线的塞西尔回想了一下当时大家的表情,蓝前辈卡缪前辈圣川好像是木着的,自己依旧走阳光开朗路线,一之濑疯狂卖色气,嗯……

他有点不敢想台下看着这么五个人喘来喘去是个什么视觉效果。

“麦麸……是两个人的事情!”塞西尔赶紧插话进去,把大家的跑偏到“正经人在舞台上是怎么喘的”的注意力给拽回来。

神宫寺一脸无奈:“你的意思是全程我托着圣川?”

他抬头看看天花板,然后很潇洒地笑了笑,打了个响指。橙发的青年转身,冲着自己的发小张开双臂,以一种温柔而又帅气的表情接近

——然后再接近。

“好了这招可行性不大。”一直靠着室内栏杆的一之濑拍拍随着莲的动作退退退退退到墙边上的圣川真斗,他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心友僵硬的动作。

那月一直在一边坐着围观,他抱着一盒饼干晃着腿,感慨:“麦麸真难啊……”

来栖同学不知在想什么,捧着脸不说话。

“麦麸真难啊,是不是,小翔?”

“……”

“小翔在想什么?啊,是想吃饼干吗。”

来栖同学浑身一抖突然灵魂回归,他把那篮子饼干扑棱回那月手里:“不吃——”他回了一声,皱着眉头,“我就是在想,为什么突然就让我们麦麸,这跟我们以前的路线不同,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月担心地看了一眼他,突然就很金毛地温柔一笑,揉乱了翔的一头金发。他把饼干放在翔的嘴前,没有接他之前的话。

他问:“吃吗,我在楼下买的。”

不是自己烤的吗——

翔一愣,就着对方的手咬了下去。

其余众人:……

翔:“唉想那么多也没用,我也提个方案吧,我觉得即使麦麸也要麦的有男人味,你们觉得——”

神宫寺:“你不用再说什么了。”

一之濑:“这样吧,你们去练歌。”

塞西尔:“剩下的我们讨论就行。”

翔:????

TBC.

这就是个坑,不会有以后了,OOC得厉害

当彩虹组相声看吧hhhhh

之后为了克服麦麸圣川君首先要在身心受到强烈的刺激,做过更过分的事情应该就不怕抱了,指明后续道路,这辆车送给有缘人开(闭嘴)

评论(13)
热度(73)

© 阿央 | Powered by LOFTER